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本期导言

第三十六期导言:毕业后的南墙,悬浮与扎根

成长是有多个维度的。这一度的成长是越来越嵌入结构,感受其的存在;那一度的成长却是从中去发现更多超越的可能。成长是追着日头跑,丰厚生命;成长也会让我们遭遇伤逝,知道重逢不易,珍重每一场告别。我会勉励身边的朋友,体味过痛苦,幸福才会有质感,我们才真实地活着。作为主编,再一次感受到书写的力量。书写不仅是记录,还是反抗和赋予。在书写中,我们记录当下,反思自我,体味生命的意义,我们得以重新阐释和梳理与自我、与他人、与环境的关系,在空中落地,扎根大地。

五楼房客专栏

风筝离开的日子»

我想起他辞职的那天在微信朋友圈里说,妈妈,请放心。我想起他奔跑在南京雨夜,想起他穿行在演唱会座位之间,想起他说起旅行的时候,在凤凰,在古雷半岛。那些样子在我脑海里盘旋着,最后都变成了消融在夕阳与天际的背影。在聊了许多之后,啸帝说,我骨子里还是个文艺青年。于是他离开,北京的四月天穿着短袖,背着书包。外面杨絮飞扬,让我想到了有一次去找他,在总统府旁边的一座小寺庙看到的有如凝在空中的樱花瓣。

饮墨专栏

赴那五年之约»

乐观想,这就算是在找不到方向的日子里没有让自己懒下来或者变得世俗。而且这几年脚踏实地的生活里,其实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更多的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所在、更清楚明白自己能力的边界,虽然回头看的时候,谈不上特别满意,但是至少不算太空虚。这一次守住了那个五年之约的承诺。当然,希望下一个五年自己还能守得住。更希望到时候我能说我找回了那个盲目自信的、一根筋的自己,至少现在是这么希望的。

老特专栏

毕业了,上班吧»

五年来我工作,看着一家公司的从巅峰走向衰落,不得已出售自己,也看着又一家财大气粗的集团,繁荣外表下的艰难,以及千疮百孔的内部管理。我和爱人结伴去了许许多多的地方,逃避压抑的生活,又一次次回来重新披挂跟无聊斗争。我所想明白的一件事情,是今天的我们,真的已经变成无法容忍平庸和无聊的人,三观已经难以改变。与其期待我们长大成熟,懂得干一行爱一行的人生心得,不如让我们爱干啥,干啥。吃不上饭了,才会去思考。

林纯专栏

好好儿,和自己»

当下的状态下是,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哀的事,或者亲手犯下的错,不懊恼难过,不嫌恶自己。我不再把自我批评标榜为自己力求完美的必要手段。在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之后,我发现给自己营造一个充满敌意的心理环境,反而使自己的世界充满借口,行动力也大大减弱;光是要应付这些自己给的负面评价,就已经心力交瘁了。不再痛苦呻吟,不再追问无法改变的事实的原因,不再只是表现聪明、乐观和独立,不再以这些美好的形象封闭自己;相信行动,行动就能有无限可能性。

郑语专栏

这些年,我认识的台湾同行»

这些年来,在遵守规定和实现突破之间习得微妙平衡的台湾同行们也收获了一些朋友。拥有20年驻京历史的联合报前辈赖锦宏曾多次专访过不少省市大员,不少高官还曾多次与其茶叙进餐。但赖大哥是个极为谦逊的人,他面对我的恭维,面不改色的强调他的台湾身份,“他们需要在海外亮相,必须保持把我们当同胞又不是自己人的尺度,但又不时地流露出真性情来。”

马军专栏

一路靠北»

那些小时候跟自己的约定基本上都还靠谱的遵守着。总体来说,留在世界的比从世界拿到的多,万一哪天见了上帝,还能跟他老人家套套磁。虽然工作也刚刚起步,但采访写字好歹也算是掌握了一点核心技术,万一将来下了地狱,跟小鬼儿们讨价还价的时候,亮出一张香港的记者证,估计也能让他们少追我两步,毕竟跑的比谁都快。所以啊,也别矫情了,内谁不是说过么,世界大生命长。还有一身肥膘要减,一堆稿债要偿,好些地方要去,好多人要见,好多戏要演,好多逼要装。真他妈忙,真他妈忙。

启斌专栏

地安门的日与夜»

1955年,林徽因逝世前说:「今天,你们拆了旧的,明天你们会后悔,会再去建假的。」其实还有个问题是,这些人「重建」的建筑也好,新建的「世界」也好,总是缺乏技艺,和审美。其实城市和建筑也和人一样吧,多看一眼,都可能是最后一眼。其实,一直住在地安门钟鼓楼一带的我,甚至有段时间天天从经过钟鼓楼去上班,天天望着钟楼入睡,却直到今年元旦才第一次登上钟楼和鼓楼,认真在中轴线上看北京的日落。

图腾专栏

再见吧,喵小姐»

他知道,它再也不会跟他说话了。而缘分这东西终究不是逢到了就要把握的,情是债,辜负是债,离别是债,思念也是债。我说小Y啊,你要做好准备,某一天你拥有的都会失去,在那些猝不及防的一瞬间里,心痛的不知所以。你还记得最后一次别离前杨猫的话么?

贾志兴专栏

八首诗»

她点了两根叶子/沉浸在了音乐之中/身体轻轻的摇摆/手里摇动着酒旗/烟袅袅/包围着我们/我把厚厚的被子裹在她身上/和她一起低吟/她的样子很美/仿佛只剩下了美/和伴随美的忧伤

黄波铷专栏

孝中日记»

渐渐连青烟亦消失殆尽,爸爸和我绕到火化室的后半区,给负责焚化炉的老师傅塞了几个红包,托他一定烧得细心些,完整些,不要有别的骨灰混杂到一起。我抱着前两日在山下亲自挑选的汉白玉骨灰盒,侧放在一个晾晒的平台上,将盒盖打开。师傅戴着厚厚的白色手套,手持一把长长的铁铲,在炉中翻动。我站在他身后,透过那半尺见方的小孔,终于目睹了这从未预想过的一幕:熊熊烈火中,她渐渐现出纯白的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