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本期导言

第三十五期导言:每一个身份的人生

在每个人的身份人生中,身份平衡中,文章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责编以为,好的文章是有生命力的,它把生命力注入读者对应的身份,甚至于唤醒读者从来没有过的身份。公益文章唤醒读者的社会责任人身份,旅行日志则增强读者的旅思情怀,孝中日记给久疏家事的游子当头棒喝。
仅以拙言一篇导引诸读者细细品悟这些文章给个人身份生命的平衡带来影响。

五楼房客专栏

山长水远知何处»

我便思考起人生的旅途,一者如小文公庙之前的旅途,边走边玩,到了真正奇绝的时候,不过驻足停住,看一眼,而或干脆往前再走两步,再撤足而回;再者如前面因时间缘故,不敢多做停留,只一口气从小文公庙到大文公庙,再至大爷海,最后至拔仙台。前面所有只为赶路,牺牲太多,只想着山巅的风景,与一览众生的气魄。就我所见风景而言,山巅之景,未必便要比之前小山峰所见强到哪里去。由是如此,许多人便要后悔,需知收获与成本往往要拿来比较的,成本太大,收获却只多一点点,后悔便要多很多。

吴少杰专栏

漳校碎片»

从小学一直被所有人念叨着的“大学”两个字终于要在我面前拉开序幕,接受过的所有教导都告诉我那是一个天堂一样的地方。我甚至没有查询过“大学”是或者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只是静静张开双手,像等待一辆幸福的列车撞在我的身上,期待它在一瞬间让我明白或遗忘迄今所有的人生迷茫。而这六年下来,厦大却像辆老旧的三轮车,带着时代的印迹走过,把我的从路中间推开,告诉我生命的明白清楚没有这种强烈而被动的获得方式。

图腾专栏

现代诗两首»

像冬春的早晨/冷风呵成的回忆/谁的故事细碎成水汽/再蒸发出来一些流水的秘密/像十月十一月的空隙/那些风中说谎的年纪/你看大街上憔悴的痕迹/要么你痛惜/要么你离去/淹没进大雨的南方的日子里/我看不见自己/有一位老人在滂沱中死去

漂浪厦淡专栏

未拆封»

即便过完了24岁生日,我好像还不能在爸妈眼皮底下正大光明的和女生约会,看不得他们充满八卦的眼光,就好像我们还是像小时候那样,假期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才放心。实际上,我又有哪一个暑假是真正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的呢。这层窗户纸还是不要捅破,善意的谎言是避免家庭摩擦的润滑剂,又或许他们早就知道,假装何必为难假装。

郑语专栏

这些年,我认识的台湾同行»

这些年来,在遵守规定和实现突破之间习得微妙平衡的台湾同行们也收获了一些朋友。拥有20年驻京历史的联合报前辈赖锦宏曾多次专访过不少省市大员,不少高官还曾多次与其茶叙进餐。但赖大哥是个极为谦逊的人,他面对我的恭维,面不改色的强调他的台湾身份,“他们需要在海外亮相,必须保持把我们当同胞又不是自己人的尺度,但又不时地流露出真性情来。”

马军专栏

大雨过后,怎样才是胜利»

其实这场大雨给我们留下的东西可以总结出不少,我们现在知道了北京哪些地方容易积水,下次大雨就可以尽量躲避;我们现在知道了水下怎样打开窗户逃生;我们现在知道了双闪代表着免费的车可以搭乘;我们现在知道了北京的那么多的桥根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下水道。

黄丽香专栏

他们不是英雄»

2001年开始实施撤点并校,为了整合教师资源,很多屯里的教学点或者人数较少的村完小都被撤并到镇上中心小学去。烟屯处于龙茗镇东南村的一个非常偏僻的旮旯里,屯里的留守老人们不忍心将六七八岁的小孩送到镇上去让他们独自生活。董祥并没有想太多,他只知道自己不回来的话,学校里没老师,这个教学点就会被撤掉。

黄波铷专栏

孝中日记»

渐渐连青烟亦消失殆尽,爸爸和我绕到火化室的后半区,给负责焚化炉的老师傅塞了几个红包,托他一定烧得细心些,完整些,不要有别的骨灰混杂到一起。我抱着前两日在山下亲自挑选的汉白玉骨灰盒,侧放在一个晾晒的平台上,将盒盖打开。师傅戴着厚厚的白色手套,手持一把长长的铁铲,在炉中翻动。我站在他身后,透过那半尺见方的小孔,终于目睹了这从未预想过的一幕:熊熊烈火中,她渐渐现出纯白的本色。

蔡景林专栏

回乡偶书»

而我们的脱节从中学就开始了,因为我们被置于一种封闭的环境里,接触着目标差不多的同学(考高中、考大学),回家就关在家里,放假出去找同学玩,所有关于这个世界运转的逻辑,都是从书上、电视上来的……我突然开始怀疑“脱节”这个词,因为我从小就对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都保持着关注,知道的比他们都多,甚而觉得那些没有继承传统,被城市同化了的年轻人才是“脱节”,但不管是谁和这片土地脱节,总之我和他们之间,是脱节了。

常远专栏

成长是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熬出来的»

或许你终生都只是一个平庸的人,但态度依然会带来生活质量的云泥之别。你热爱生活和工作,真诚的感知、理解、善待他人,或许未曾给你的生活带来任何有形的回报和改观,却软化了你与内心、世界的边界。你不断接收到来自他者的正面回馈(感谢、笑脸、善意),再不断释放出正面能量,形成良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