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魔鬼之死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十月30日

卡扎菲应死在一群解放者的群殴之下,一年前此刻,不知打死他的人中,有没有高呼万岁的。昔日里也算志得意满、一脸对世界霸权不屑的脸,死后瘫软的皮肤皱巴巴的被灰尘淹没的再无光彩。

有人说,卡扎菲死的不是时候。他如果当年政变时不成功,后来又去打游击,最后即便被政府抓到给毙了,定然会被印到T恤上——这是切格瓦拉之路的翻版了。

我给他指出些问题,切格瓦拉当年在古巴算是成功了的,你看今日他的老哥们卡斯特罗活的虽然不怎么健康,但依然在那加勒比海岸边不惜一切代价的活着。只不过切兄革命之情未泯,依然深爱着解放事业,所以放弃一切,去了南美。

想到了不知是哪里听到的话,英雄是早逝的独裁者,独裁者是未死的英雄。切格瓦拉一死,我们再不去揣测他骨子里的浪漫主义情怀是不是也会惧怕自己卧榻之畔有他人酣睡,他诚然是在奔往朝圣的路上的。

仔细想死其实是一门很玄妙的技巧,重点在时间。北宋时有童贯,作为太监监军西北,大破西夏,也算有胆有识。后来虽然很窝囊的收复了部分燕云地区,但凭着宋朝祖训,竟以阉宦之身受封郡王。这时候如果死了,加上史书上一渲染,保不齐会有“若是童贯未死,何来靖康之耻”的说法。可惜死晚了,陪着赵佶往南一通跑,最后回来也就成了奸臣,直接处死。

人未尝有绝对的大善大恶之心,好比当年的解放者也许只是手头工资少只好上山去造反,也好比最后的独裁者也不过是真正到了王座之上难免有“孤家寡人”的感慨。我们将他们幻化成千百年一出的天才或者千百年一遇的魔鬼,仿若没有他们这世界理当陷入混乱或者一片太平。在我的思维里,没有罗斯福,大萧条也会过去;没有丘吉尔,大英帝国依然会打赢战争;没有希特勒,德国人自一战后的崛起与报复之心,终会迸发。

他们是时代变更的象征,却不是改造了时代。也许正是那种妄图将时代与个人划上等号的想法,才让那些独裁显得理所当然。

卡扎菲死了,本阿里早先已经跑了,埃及的穆巴拉克据说已经吓成植物人了。北非强人政治即将垮台,也许民主宪政会走进这些经过这一轮革命洗礼过的国家,但若仍将一切归根于卡扎菲或者穆巴拉克的出现,我觉得他们就会好像辛亥革命后的中国。

看似民国到了,再没有皇帝。而骨子里的中国人,却天天指望着去喊个万岁,才能心安理得。

自然,谁都没有资格说拯救了国家,而是一群人,作为历史的代表者,完成了时代应有的更替。

就好像二战即将胜利之际,丘吉尔随着保守党的失败而下台,在英国人民庆祝和平时代到来的时候,他们依然坚信着,这是历史的胜利,而非救世主的胜利。

我们看着卡扎菲的残躯被拖在地上的惨状,硝烟弥漫亦在远去。他不是个魔鬼,而魔鬼从未死去。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