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最后的温柔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十月30日

说了很多次深秋,遥不可及的,也许说来就来了。

一场雨,那昨天的温存尚来不及告别,就走的一点不剩。

我在生日到来前的半个小时跟暖说,喂,你哥生日啊。

她说记得啊记得啊,只不过没当年宿舍一群人等着熄灯围在一起说发短信了发短信了的激情了。

后来暖发了很多短信,很多很久没联系上的朋友发来了短信,包括暖整整一个宿舍。

也只有那个宿舍。

谁能忘掉2005年夏天到2007年夏天的芙二605呢?

那么巧,四个性格如此好的姑娘聚齐,又被我们认识,很多人,一起过了很美好的时光。

还有耗子,据说已经当了公务员的耗子。还记得当年你爱的姑娘吗?你说的、笑的那么无所谓,但我觉得你一直不会忘掉。

还有yoshy,传闻说他要结婚了。我说是传闻吗?他自己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我总想起很多年前,手机在生日即将到来的时候,会震动的不停。

若干年后,我总想,也许有很多的祝福,发到了我自己那个曾经的手机号上。

孤零零的祝福,是传给一个陌生的人,还是一段永不知回音的空号?

仔细想想,那些不知答案的未知,带着温暖,带着略微的惆怅。

实在很像旧时的月光,洒在今天的思念上。

我跟董x说,朋友,在你越安静的时候,越能体会。

他们在一天天变少,而朋友的定义也在一天天变深。

在我们不能再一起去盯着隔壁系美女的时候,在我们不能总是通宵达旦的烧烤饮酒的时候,在我们逐渐忙碌而少了联络的时候。

你一定记得,在某个夜里,来自远方许久未闻的讯息,带着一点时光的味道。

深埋起来的一幕幕重又浮现,你才记得你不是一直这样忙昏了头脑不知春夏秋冬的。

你也曾在那个新年的早晨,在海边,为着一个日出。

你也曾守在午夜的喧闹中央,不知过去,不想未来。

09年那年夏天之后,有许多人我再也没见了。

那长长的桌子,底下有很多很多空瓶子。

每个真正年轻过的人,不会让自己真正清醒的离开。

你会见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姑娘,不管自己在未来的风雨中多么飘零,也会想着带她远走天涯。

我知道许多人会从此不见,我却依然带着重逢的希望。

几年后想到这些,才知道,走了,就是真的走了。

这个想法划过脑海,不会让你难过,因为它们瞬息而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