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旅途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十一月30日

出差的空隙,从重庆绕道去了成都。

今时的距离算不得什么了,即便是巴山蜀水,也不过是两个小时而已。在列车上快速后退的风景,带着与北方凛然不同的温度与空气,世界如此之大,又如此之小。

去成都的想法,不过是boss让我去重庆办些事请的一分钟以后。在问过琦玮一些具体的流程之后,飞扬在重庆为我做好了无缝对接的准备。飞机,汽车,火车。

从想法到实行,不过十分钟。我跑到楼下订了机票,飞扬在重庆为我定了去程,琦玮在成都为我定了回程。

直到踏上火车的一瞬间,我才舒了一口气。这种不带丝毫停滞算得恰到好处的旅途,真是令人有种荡气回肠的快感。

毕业的时候,我在最后见到许多人,难免会有茫茫然便一生不见的感慨。

那时我以为,这是命运的距离。命运将人们放在世界的两端,走着不一样的道路,直至相忘江湖。

在工作的间隙,我也常常想起从前某个我不怎么留意的人,想起他一闪而过的背影,带动起一整片过往岁月的风起云涌。

落寞时,被生活的周折疲惫的一塌糊涂。

直到有一天,那天我在某个冲动的瞬间买下了几天后去厦门的机票。

生活是可以改变的。

你赚钱,你不顾一切,你忍受一切。

不过都为了那一瞬间,你骄傲的站在一切不可思议之上,告诉世界。

我回来了。

今次我也来了。

之前我与琦玮断断续续的邮件通了一年,我们在彼此不一样的世界与故事里还都保持着一丝的联系。

每个人的世界又是如何,每个人的姑娘又是怎样呢?

你带着好奇,带着未知,带着期待。

带着那缕曾经的风吹过悠然岁月的冲动。

直至见他那一瞬间,我突然感觉。

梦想不灭,青春永恒。

我们何曾失去过什么呢?

我见到了艋戈。

金融系留在成都寥寥两人,此两人半年未见。

距离并非阻隔往事的原因,不是吗?

那夜艋戈喝的想来不知酒醒何处,他说那许久未曾如此酣畅。

他加了一句,所幸明天,不用上班。

这句话,在凌晨的成都,是一条理想与现实的分界线。

就像我在清明时节的厦门,晃悠在白城门口,看一眼北方的天空。

也让我想到了多年前,那个凌晨五点永远在线的艋戈。

那个摇摇晃晃走向街口的背影,在暗黄的灯光下向我们挥了挥手。

回程,我突然想到了啸帝说过的那首诗。

我觉得,

任旅途走过千山万水,我们的故事是铁轨边的风,只有风景,没有痕迹。

愿生命留下诗行,证明我们依然青春盎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