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三十期导言:人贵在自省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漂浪厦淡专栏 • 发表时间:2011年十二月31日

开篇之前,说一声抱歉,本期导言终于在南墙诸君的“千呼万唤”当中问世了。加入南墙以来,我还是第一次写导言,马老师热情邀约不敢推脱,可生怕写不好影响了众人的观感。

最近很少写东西,每次提笔前总是发现自己语枯词穷,真心羡慕身边的朋友总能写出打动人心的作品,曾几何时,我也是总能对身边的一件小事“感慨万千”,可现如今,发现自己感知世界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弱,有时甚至麻木。曾经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做那些还什么都不知道就已经什么都不相信的人们,可现在发现自己也快要变成那群家伙。

12月,南墙里还是传出不少好消息,马老师虽退出了“非厦大妹纸不娶联盟”,却毅然告别了单身;言轻婚期临近,一组“人妻进行时”的婚纱照惹得众人羡慕。有人回到了厦门,有人还在路上行走,纵然“孑然一身”,可依旧怀揣幸福,对着熟悉的那片大海,呼喊着一定要相信爱情。

本期收录了三篇文章,在我看来,都与反省有关。

马老师写了《台北不是我的家》,曾经的台湾在他心中存在着一种类似乡愁的东西,没去台湾之前的美好期待和到了台湾之后的真正感觉似乎变得有很大出入,揭开美好的面纱之后,对于对岸深层次问题的失落感也直面而来。他说:“像极了追随了多年的电视剧,终于看到最后一集的时候,竟然得到一个和自己不一样的全剧终”。

和内陆高校不同,深处台海前线的厦大学子一直以来都对对岸的台湾有着复杂的情感,而随着两岸的开放,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到对岸走走看看,同他一样,我刚到台湾时,也曾有着强烈的“反认他乡是故乡”的感觉,可呆久了发现,虽然和台湾人民同宗同源,可我们终究还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马老师最后也出了他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收回强烈融入此地的心态,换成近距离的围观,也许这样,看问题可以清楚很多。

文坛风月帝五楼房客写的这篇《青丝散尽守梧桐》谈了谈他对电影《金陵十三钗》以及那段历史的感慨,在历史的外面看历史,永远也看不清楚。 所以关于电影和那里面的故事,就不知千秋功罪,谁来评说? 风尘女子们没能拯救聊世界,但是却守候了看起来似乎更宝贵的东西——尊严。

秦淮河我去过,和想象相比,失望的很。电影没看过,不便评说。关于那段历史,抛开旁枝末节,作为男人,心情复杂。

最后是陈大师的一篇《都在说,无人听》,他从某次聊天中一次小事谈起,说到了如何与人探讨抽象概念的沟通要领。大师觉得当我们在谈论一个抽象概念的时候,往往将自己心中所想赋予到概念本身,却不知这种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在对方心目中可能截然不同,由此造成了交流的偏差。而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就是因为大家“都在说,却无人听”。而解决此问题的方法,似乎也很简单,就是耐心听听,多了解了解对方心中所想,确认抽象概念在对方心中的内涵。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心中也完成了一个重要转变:“我与他不同,他与我不同,因此我们需要交流。将我们所谈诸多概念放到一个共同的语境中来,暂时性移除其「异」,关注其「同」。在由「同」建立起共同的交流场域环境之后,「异」将被自然且顺畅地引入。”

读了友人文章,回头反省自己和别人交流时常犯“都在说,没人听”的错误。有时即便自己意识到了,却很难做出改变,一边反省,一边犯错更加令人可耻吧。

年根了,我想说,人贵在反省,身边很多人总结着过去一年的收获与思考。在我看来,这似乎远远不够,人贵在不断的反省,我们反省的不单是自己犯下的过错,同时也要花时间留意他人犯下的过错,每当别人犯错的时候,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是否曾经也犯过这样的错,即便没犯过也要考虑那将来会不会也去范同样的过错。反省之余,更重要的是自我实践,规避错误更多时候是消极的成长手段,而做出改变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 也许有人嘲笑如此“如履薄冰”的活着,还拿什么来拥抱自由,但是我想说,下次逞匹夫之勇之前,倒不如尝试着笃行慎思一番。

新的一年,愿南墙诸君带着反省的眼光观察世界,用自我实践的方法做出改变,继续耕耘自己的事业,并以此追随世界的美好。最后,我怀着无比谦逊的内心,感恩过去的2011年,感谢南墙,感谢所有出现在我们生命当中的那些人和那些故事。

2012你好,祝幸福!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