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明天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一月31日

我希望,若干年後,當你問我“你在想什麼”的時候,我能像那主人公一樣,堅定而溫柔的說一句:明天。

剛剛,就在剛剛,我看完了《白宮風雲》第七季的第二十二集,也就是最後一集。回想四年多前,大二小學期在漳校的外教課上看到這齣電視劇的第一集的時候,我應該無法想像,我能夠看完這齣戲。更應該想不到,四年後,看到這處戲最後一集的今天,自己會是這個樣子,穿著這樣的衣服,對著這樣的電腦,坐在這樣的房間,身處這樣的島嶼。

我是個耐不住性子的人,從小到大,太多太多的是虎頭蛇尾,太多太多的是有始無終。即使是這部電視劇,我也曾不止一次的偷看過結尾,卻沒有一次敢把它偷看完。今天,終於看到了這樣的結局。卸任的老人,望著機艙外即將到來的家鄉,對著自己的妻子,說了一句:明天。

世界很大,總有太多的精彩我們無從遇到。很是羡慕那些走遍天涯的人,很是羡慕那些閱片無數的人,他們所經歷過的,甚至都可能使我們一輩子竟無從得知的精彩。然而世界又很小,總有一些事情我們無法的逃脫,幼兒園想吃又沒錢買的糖,小學時候嫉妒同桌的一百分,中學時喜歡又欲言又止的姑娘,大學時曾經玩伴炫耀的名校的照片,畢業后舍友的工資單,成家後同事的新房和新車,中年後鄰居孩子名校的通知單,老了后棋友健康的腿腳和心臟。生命太長,有時讓人不耐煩,生命又太短,短的能讓人一眼就看到底。

那,還到底爲什麽活著呢。

前幾天看到阿扁出獄參加自己岳母的喪禮。不管是曾經叱咤風雲的台灣之子,還是現在身陷囫圇的階下之囚,面對親人真實的死亡,還是要三拜九叩,一路爬進靈堂。說實話,當時的我竟希望乾脆讓小英趕緊上臺,赦了阿扁,放他回家算了。但當聽到阿扁政見發表會一樣的悼詞,心又堅定了起來:算了,人生跌宕起伏如此這般,竟還沒活明白,如此執迷不悟不知悔改,被關,也罷了。

大學從工科轉到文科再讀到研究所,這部戲應該是我接受過最完整的政治學訓練。我知道他只是一部戲,實際的政治遠沒有如此的美好和高尚。然而還好他是一部戲,讓我始終對自己所學的東西抱有一定的希望。也許真的會有那麼一天,我會覺得這個世界真的無藥可救,但是,只要有希望,我相信我就會一直有勇氣,和這個世界,奮戰到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