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异地恋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二月27日

每个喜欢坏男人的女人,之所以漠视从前,只是因为她们都以为自己,就是让他浪子回头的那个;每一对在异地恋中坚持着的情侣,之所以漠视周围,只是因为他们都以为自己,就是创造奇迹的那一对。

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就像怀揣着梦想前往拉斯维加斯的赌徒,或者是在08年指望着独善其身的中国股民。

对于我来讲,即便异地恋是当年漳州校区的映雪二与凌云二,我都只能坚持三个月又四天,你能指望我干什么呢?按道理,我就应该是那个打死也不相信异地恋的人。但是——我的父母在二十几年前一千四百公里的四年异地恋之后,终成眷属。

所以就异地恋来说,如果我相信的话,我就是在否定我自己;如果我不相信的话,我就是否定我的存在。

悦同学说过一个故事,一对大学谈了四年的恋人,在得知未来又在一个城市的情况下,毕业前竟果断分手。

而后居然撑不到毕业,又各自找了另一半。她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即便异地恋不可信,非异地也没什么可值得庆幸的。

分手这种事情,城市只是为自己找个理由,让你心安理得的放弃。

学长说,他长久的爱着的一个人,在澳大利亚,一个他都忘了叫什么的城市。那个女子,寄托了他已经有些模糊的青春中,最完美纯真的一面。距离让思念蒸腾四溢,漂洋过海。

联系即便稀薄,但就像藏北高原的空气,稀薄才知珍惜。

他说,追去吧。再远,再难,怎会远过海洋,难过相逢不相识。

可惜我们周围,就像异地恋的坟场一样。大学时,我见许多人因为从天涯海角而来,便因异地而分手;大学后,我见许多人从此海角天涯而去,又在毕业前草草了断了一些海誓山盟。

于是这里更像一场梦了,不知开始,不知结局。

只剩在海阔天空的世界里,那些兀自少年的声音里,一点天真的执念,残留过的执子之手、天荒地老。

也许有过真正离别的人会知道,那双曾几牵着你的手,在短短时光之后,挽起了谁的臂膀,戴上了谁的戒指?

于是是谁的唏嘘,谁的惊叹,谁的无声无息。

我的记忆里,与母亲在三十多个小时的绿皮火车上,去看北京的父亲。那个词,已经不再盛行。它叫做探亲。

而我二十年后的现实,是觉得五个小时的距离,就已经远的不能再触及。

从前的距离是一条长长的铁轨,手写下我爱你,寄给远方的温暖与信念;今日的距离是一条长长的网线,从甜言蜜语到零星敷衍,连一句分手,都等不到见面。

在那些冰冷冷的言语之后,我总想起我的母亲,在从前那被水汽模糊了的列车窗前,看着铁轨边幽暗的光芒。

如果爱情能飞越海洋,那么海有多远呢。

你大概记得。

你曾为了爱情,忍受孤独,承受寂寞。

你曾写下心中的诗行,做不愿做的事情。

你曾用心的畅想拥有她的未来,而后为之夙夜未眠,醒来却有无穷阳光。

如果你苍老的时候。

某天,你无端想起了一个人。

她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许。

但却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