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谁还记得这段路是如此漫长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四月30日

今天我去了一家银行,见到公司以前的客户经理。我记得刚刚见她的样子,在一个老客户经理的身后,眨着眼睛盯着我,然后递过来名片。那时我才来不久,还在做着出纳。我只能挠挠头说,我没名片。她说没事没事,然后偷偷跟我说,我也刚来,就来看看。

我相信每个男人会对一种类型的姑娘会很有好感,比如有的人喜欢皮肤白的,有的人喜欢头发长的。我这个人倒是很简单,我就喜欢戴黑框眼镜的,而且命中率几乎百分之百。

她刚好戴着黑框眼镜,梳着马尾辫。后来知道她的年纪已经二十六岁,那时我才二十三,已无法叫她小姑娘。其实也没什么,就觉得她穿着制服和高跟鞋的样子相当蹩脚,急了跑起来就一摇一摆的,一脸学生气。也许是她要管的户太多,总之其实见她的样子总还是挺少的,有时紧急业务的时候通几个电话,大部分时间基本两三个星期见一面。

有一次去她们那里办业务,就说一起去吃顿饭。她说要请我,我摆摆手,说如果你请我,就真成了业务了。只有我请你,才算朋友之间吃饭。

后来有一天,她要更多去处理一些别的业务,我们就换了一个客户经理。原来见面机会就不多,后来更少。我偶尔去那家银行的时候,说想去看看她,别人说她出去跑业务了。总之很少见到。

几乎快一年半过去,我再见她,见当初那个有些学生气的比我还大三岁的小姑娘,已经长了几根白头发。我说你啊,老的真快。她说可不嘛,累的。

然后我半开玩笑的说,你什么时候结婚啊。

其实我蛮想像以前一样,等她说早着呢,然后我接一句,怎么着,若干年后我未婚你未嫁,我就娶你女儿为妻之类。

她突然说,结了。

本来预料到的答案结果玩完了,我突然不知该结什么。就说了句,什么时候。

她说,年初领的证。

缓了几秒钟我便恢复冷静,又说,怎么样,感觉如何。

她说,你还记得怎么写的毕业论文的吗?

我说记得啊。

她说,开始特想好好写,想的还挺多,结果怎么也不敢下笔,还挺恐慌的。到后来发现deadline快到了,就赶紧往下写,也不管好不好了。最后写成了,兴许还洋洋自得,觉得还挺好。

她说,就这种感觉。

我当然知道写完的感觉,只不过后来会想,其实再多点时间,我还是可以写的更好的。

我路过银行柜台的时候,看到当年常给我办业务的当年的实习柜员,那时还老因为出点小错误被老柜员骂。现在正挺着肚子在后面转来转去,时不时跟新来的柜员说,这事小心点。

我问旁边的她说,这几个月了。

她说,5个月了。

我说,你也赶紧吧,年纪不小了。

她说,早着呢。

就好像当年问她结婚的事情,一样的表情,一样的答复。

好像过去的两年,都没有过去。

在我工作那年,有人会告诉我,如果我们三十岁那年,依然要靠体力去换金钱,就已经算失败了。

我那时还狠狠点头,仿然看见三十岁的自己,已经可以打着手中的电话,调动几十亿资金,随便一个关系,就可以千山万水踏破。

如今两年过去,我才知道,如果三十岁要达到这个标准才算成功的话,成功就果然是个小概率事件了。

我想的东西再没沿着毕业那年的海阔天空而去,而是像太多这个世界的人一样,在哪个年纪,找到哪个人。

三十岁的我们,可能还要背上电脑包,挤上那一班公共汽车。

唯一可变的时候,会知道走之前在镜子前紧一紧领带,那年的帽衫和球衣挂在房间的角落。

有些事物,会从习惯变成纪念,进而是一段过去的时光。

我们同事去参加大学进校十周年的聚会。

我看他从三月就开始挨个打电话去联系,口中常有的话是“你带家属吗”,“尽量别带孩子了”,“什么你还没结婚,这几年你都干嘛去了”。

我问他你哪年入学的,他说2002年。(真是废话,完全可以倒推)

2002年,韩日世界杯。

我突然还记得在下午物理考试的课堂,我们几个拿着收音机听中国对哥斯达黎加的比赛。

今年,算是初中毕业十周年,高中入学十周年。

而我大学入学十周年,也不过是三年以后。

我们18岁时,可否会想到自己28岁的天空,会是云向何方?

大一的时候,我看到央视的两集电视散文《毕业了》。

在我以后凡我有关毕业的叙述里,我都会想到里面提到的舒婷的两句诗。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手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毕业的告别之所以刻骨铭心,是因为有一场纪念。

而人生诸多不经意的告别,却是无人纪念。

没有了那双为你哭泣的眼睛,于是一回头,往往千山万水。

有一种唏嘘,叫忘去了时光。

几年前的夜晚,我在贴吧闲逛的时候,找到了一首网友写的有关机器猫的诗。

是写给野比大雄的,希望也写给我们。

少年之后,许多事情,自然感同身受。

现在的你

是否还能被竹蜻蜓

轻轻拉起

从窗子飞入天际

你还是不是经常哭泣

挂着鼻涕

去求可以实现愿望的道具

有一所木头门放你面前

你是否还会天真地

探头探脑

以为门那边就是梦想的目的地

上班会迟到吗

有没有被炒鱿鱼

你一定会变得

自己能够把握自己

静子是你美丽的妻

所以你一定

工作得非常努力

你有没有经常喝酒

纪念那些从不逝去的友谊

爸妈在怀念的你零分考卷

后山上的千年松

是被童年的风一直吹动

你的翻绳

也终于落了尘土

是谁笑着不肯离去

是谁哭着不舍依依

游乐场的木马终止旋转

摩天轮孤单伫立

生了锈的时光机

它的口袋里

一定还有你需要的工具

一双只能出锤子的手

也一定还能保护你

但看来

现在的你

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是谁伸出布满伤痕的手

一个魔法催动时光

我们回到一个淡蓝的午后

让画面久久定格

你是否仍然惧怕胖虎的歌声

喜欢静子的美丽

嫉妒出木衫的优秀

羡慕强夫的私人飞机

你是否还会以0.94秒的速度午睡

陷入王子公主的美梦里

我不会自私地

困你在童话世界

你有一天

一定也会倦了

你一定有了大人的苦恼

真正的失意

某年某月某日的它

不再陪伴着你

童年是五彩斑斓的火车

颜色渐渐剥落

渐渐远去

笑声不再清晰

是的

一切终将流逝

可一些最单纯的

信念与善良

早就像种子一样

在心里发芽成长

我们一起离开吧

不管童年有多远

珍藏着不会放手

我知道一定有那么一口酒

是哽咽了你的喉头

有人拍打你的肩

大雄

你怎么啦

打起精神来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