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三十五期导言:每一个身份的人生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吴少杰专栏, 本期导言 • 发表时间:2012年七月28日

一直以来,我们不只是在活一个”人“,而是在活着许许多多的“身份”。子女,将来的父母,恋人,职人,社会关注者,旅行者,邻居,路人,人生思考家,漫画狂热粉丝,种子收集大师。

每一个身份都有自己的诞生与消亡,巅峰与低谷。

像你从小穿过的衣服用过的饰物,它们一个个随着因缘到你的生命里来,装点生命的外相,予你困惑与快乐。然后有些身份在某些特定的时点消失了,像你三岁时戴的银项圈悄悄不见了,或像你咬牙把那些过时又喜爱的衣物整齐叠放在垃圾堆前。也有些身份无论何时何地都是舍不得摆脱掉的。

那个在老房子前跳格子在大树上掏鸟窝的顽童,被日夜苦读的三年没见过同年玩伴的高考生埋在了童年的黄土里。

那个暗恋班花五年曾鼓起许多次勇气表白但总是不了了之的小毛头,被那个经常在网上回复“楼主好人”求种子的废柴大叔和卫生纸一起丢在纸篓里。

那个总是撒娇让母亲做这个菜做那个菜的贪吃鬼,被那个嚷着要承担社会责任半年没回家的有为青年放进了古旧的雕花储柜里。

一个身份是一个人生,我们用一个身份送另一个身份走,走走走,竟似活过许多。

一个消逝的身份像死亡一样总有一天是不再痛苦的,而一个苟延的身份也像脑死亡一样渐渐地失去知觉,你不会为那个曾经嚷着打倒资本主义的自己已经消失而痛苦,大多数时间也对曾经喜欢看美少女战士的自己麻木。

你的痛苦,总是当下,总是两个灵魂同等强烈的身份之间的争夺。玩Dota还是陪女朋友,工作还是旅行,留学还是留下来生孩子,发展事业还是承孝膝下。

争夺失败的那一个身份突然像风中烛火灭掉了。它随时有可能再燃起,像Dota之后恳求女友原谅,像留学后又再一次发现对方;也可能将从此熄灭,像工作之后再燃不起旅行的情怀,像衣锦还乡却再无父母的暖心。

在每个人的身份人生中,身份平衡中,文章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责编以为,好的文章是有生命力的,它把生命力注入读者对应的身份,甚至于唤醒读者从来没有过的身份。公益文章唤醒读者的社会责任人身份,旅行日志则增强读者的旅思情怀,孝中日记给久疏家事的游子当头棒喝。

仅以拙言一篇导引诸读者细细品悟这些文章给个人身份生命的平衡带来影响。

2012年7月共有九人,以南墙人的身份各投了一稿,讲述他们另一个身份的故事。

马军的时事评论人身份,在台湾走了一圈之后,肚里墨水渐涨,看来暂时是消瘦不下去了。《大雨过后,怎样才是胜利》中,这个身份倡议政府和社会继续反思,简明阐述和对比了用来解释社会现象的制度流派和文化流派。最后它提倡有识者应多发声,积硅步,以待机遇。最后作为责编,希望马军的“男性”身份也能在台湾走完一圈之后,生命力更加旺盛。

景森的乡土身份,似乎回泉州适应家乡、儿伴的变化时碰到了不少困难。《回乡偶书》讲了多年与儿时玩伴不接触后,得了“长大之后实在和他们搭不上话啊混蛋“综合症,《回乡偶书》充满了时光的疑惑,充满了大部分外出读书的人普遍会碰到的疑惑。景森暂时封存了他作为公益人的身份,毅然回乡履行另一个身份的责任。在责编看来在任何身份摇摆中,任何坚毅的决定都是大智且大勇的。

《未拆封》写了漂浪厦淡的“伪男屌丝身份”被命运各种耽搁及捉弄,情感故事跌宕起伏之后,最终还是由于自己的“儿子身份”,未能将一张盗版DVD送达女神手上的悲惨故事。(上面的解释太损形象了,摔!)漂浪厦淡作为一个追求者的身份总是充满真情实意且坦荡的,但目前仍然没有一个女神能发现这些珍稀的闪光点,责编表示这些女神活该错过好男人。

丽香在《他们不是英雄》中开动了香哥身份(又称“伪柴静模式”),一个人在广西乡村搭便车行走,记录乡村教师现状近一个月,暂时成文此篇。它记录了广西某学校董老师的访谈和介绍,刻画了一个真诚丰满的乡村老师形象,此一管中可略窥乡村老师现状。丽香近来同样为了她作为女儿的身份暂时封存了她的公益身份,这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一样大智且大勇。愿有一天这公益身份再开封时,仍旧光芒万里。

《漳校碎片》写的是责编的“无能无行胆小脑子纯浆糊真屌丝身份“在漳校两年的若干回忆,现在责编的“无能无行胆小脑子纯浆糊真屌丝身份“已死,取而代之的是“愿思愿行乐观淡然有女朋友的穷丑瘦身份“。愿与诸位共勉。

《这些年,我认识的台湾同行》记录的是郑东阳学长的记者身份。这个身份在这些年的职人生涯中,见识了许多有趣的台湾新闻从业同行。在这故事中隐然能看到台湾与大陆新闻从业氛围的差异与交融。比如不知道胡总是谁的台湾同行居然当上了主播,可见这个主播一定很漂亮身材很好之类的(啊喂人家文章没这么说啊再摔!)。

图腾的诗人身份留下现代诗两首《南京与回忆》和《情爱的枪》,一直以来只能理解图腾的“橙色洞洞鞋的主人身份”的责编必须承认只看懂了题目。这没什么好惭愧的,责编相信诗这种体裁,特别需要共同的情感语境去触动读者。所以前者也许南京人能懂,后者也许只有枪的对象才能懂了。另外图腾的“足球爱好者身份”受了一个很专业的伤,责编的“足球爱好者身份”膜拜不已,祝康健。

五楼房客一动笔几乎就是肯定“风月文名作者身份”启动,《山长水远知何处》谈登山看水,但下笔山水无不有情。和历代教科书上的诗词作者一样,眼前唯山池亭坡,无他但此心中情感滔天,如人饮水,冷暖自知。DQ的“男性”身份的暂时失意,间接导致“风月文名作者身份”的生命力旺盛,间间接导致女粉丝无数。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呢。

《孝中日记》是波铷以儿子身份为去世的母亲戴孝期间的日记,它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砸在每一个南墙阅读者的头上,它让每个阅读者的生命里属于“儿女”的那个身份加上了一块重重的砝码。“南墙多有为青年,志在四方,或许有不少人像我一般,有时忘记了家中亲人的殷殷冀盼和切切等待。然而或许有一天你们会像我一样发现,他们并不会永远在原地等着我们。但愿诸君看了这篇长文,能够珍惜我们生命中这些最爱我们的人、为我们付出最多的人,能够多抽点时间陪陪家人,早点做一些一直想做的事情,说一些一直想说的话。” 责编每每阅读都几近哽咽,几无词句可达意,只愿诸位细观。

我们除了这里的身份,往往还有许多其他的身份。

一个身份就是一个人生,我们用一个身份送另一个身份走。

走走走,才终于活过了许多。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