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漳校碎片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吴少杰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七月28日

厦大六年,像极了从这片鹭岛到南太武的海,温柔轻和。在这里的成长轨迹,和这里山山水水的特征又非常相似。没有过多的震惊似的成长,只是偶尔站远了看看自己的生命线,对比起现在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便“哦”地一声。

清晰地记得2006年9月15日乘着快艇等待见上漳州校区第一面的时候,万丈的豪情和对人生的迷惑在那一瞬间交织如快艇尾曳的粼粼波光。海风带咸味扑面,刻在回忆的味觉里,心中充满了道不尽的复杂感情。

从小学一直被所有人念叨着的“大学”两个字终于要在我面前拉开序幕,接受过的所有教导都告诉我那是一个天堂一样的地方。我甚至没有查询过“大学”是或者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只是静静张开双手,像等待一辆幸福的列车撞在我的身上,期待它在一瞬间让我明白或遗忘迄今所有的人生迷茫。

而这六年下来,厦大却像辆老旧的三轮车,带着时代的印迹走过,把我的从路中间推开,告诉我生命的明白清楚没有这种强烈而被动的获得方式。

它告诉我要往前走,慢一点没关系,但要主动一些。

我从一脚踩进漳校大门开始,就很讨厌足球场对面的山,整座山像衣衫褴褛的人一样透露着不着寸绿的石头。现在再想它,却爱它爱得要命。

从小学开始我习惯在任何地点,尤其一个人的任何时候追问自己活着的意义,以及我将去何方,包括生命停止之后。在漳州校区的两年我没有改变过这个习惯,走路时时常看着地面或失焦地看着前面的风景。所以漳州校区在我眼永远是失焦的样子。能看得最清楚的就是自己随时随地混乱的思绪,鞋尖,还有足球场上的足球。

多年后想起漳校在我心里模糊的印象,才突然明白罗素在《幸福之路》里写的。我就像那台停止制作香肠的机器,望着自己空洞的内心一直不停地思考和分析自己,停止越久,向内越深,便越得不到任何答案和幸福。当然和一台制肠机不一样的是,我们有时候能够选择做些不是香肠的东西,但总之我们需要去做些什么,并从中享受。

漳校对我来说,某种意义只是高中的延续。但它多了一些东西,开始恋爱的权利、熬夜的权利、跷课的权利,然而没有任何如何过好余生的计划,多了这些选择权就是多了一些让自己彷徨与自我折磨的机会。那段时间,除了经常半夜写一些发泄情绪的文字片段博取一些共鸣,对如何获得人生幸福并没有质量的进展。

我性格里有懦弱和胆小的一面,所以在保有自己人生迷茫和思考的同时,尽力把我其他方面做得尽量良好、无害和无争。这博得许多远距离欣赏的喝彩,留下许多等待我走出迷茫区的选择权,也省下我许多打交道和处理矛盾的麻烦。

这性格也让我一直迟迟不敢恋爱,我害怕自己的荷尔蒙的控制,希望做出理性和长期有利的决定。和所有正常男性一样,迷恋美貌的姑娘、曼妙的女体和可爱的个性;但我的胆小和懦弱又一直驱使自己去逃避那些清晰可见的未来要处理的麻烦。所以毫无疑问,我错过了很多姑娘。

但这条情感主线的结局非常巧妙,我庆幸自己没有在这种拥有这种自虐而波涛汹涌性格的时候去和任何姑娘进入关系。后来我拥有了一个更加风平浪静的内心世界的时候,我遇见了自己期待遇见的姑娘,内心没有何挣扎就决定进入人生第一段恋爱中。

我和丽香在漳州校区一点也没有接触过彼此,直到多年后我们认识谈起各自经历的故事,却异常惋惜没有机会与对方共享那些精彩的故事和心路的历程。我想我们一定像漫画中的男女主人公一样,在同一个校园的无数的角落擦肩而过,食堂,自习室,图书馆,路灯下,但却从未在对方的心中投入任何会荡起涟漪的石子。

无法用最简单的一句话解释为什么我们在各自的生命中,错过了各自与其他人无数潜在的可能发生的感情故事,然后却在合适的地方,有着合适心情的时候,遇到一个心智合适的对方。数学老师叫它概率,我叫它缘分。

丽香有一次和我回到漳校寄了张明信片回厦门给我们自己,这样的事情我们一起去贵州镇远时也做过。也许有一天我们能收集到许多拥有共同回忆的明信片。
这张明信片上面写着:真希望在漳州校区的时候就遇见你。

我那时候没有参加过厦门PX,没有散过步。我觉得全世界变幻再莫测,比不上人生迷茫的问题大。于是除了不断思考和解析自己的迷茫以及踢足球以使我忘记迷茫,我对适应或推动任何环境的变化提不起任何兴趣。而在这之外,得益于自己的懦弱和胆小和怕麻烦,我在学业和学生工作方面都应付得不错。

但无论是我愿意去做,还是应付做的事情,无论是足球决赛踢飞的单刀,或者和小强和熊和囊宣的人在黑暗的小巷里吃烧仙草,都成了我人生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一部分存在,而且渐渐变得充满了喜乐了。正如足球场对面那裸露的石头山一样。

最近在老贾的集盒艺术营的书架上,发现了奥修写的《道德经心释》,抱着读几十页,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些不可言喻的东西。如果这本书里有一句话可以稍微解释这种获得,那是下面这一句:

We are human BEING. Not human BECOMING.

漳校从此做了些调整,隔海的大学生涯与恋情将变得更少,甚至不会再有。

它矗立在那里,我能记得的些许回忆也矗立在那里。

那些失焦的回忆,美妙的缘份都变成一种存在,成为打消我继续人生迷茫的理由,成为我充满自信的理由。

祝福漳校,祝福我的回忆。

标签:, ,

只有1条评论 »

  1. 我们是人 不是成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