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山长水远知何处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2年七月28日

端午应九英之邀,去登秦岭主峰太白山。主峰最高处为拔仙台,海拔3767.2米。我们几经坎坷终于到了距山顶。

过半小时步程的地方,近六个小时的山路并上不时袭来的高原反应,已是精疲力竭。九英说要上去祭奠一下逝去的爱情,我纯为登山而来,心中也无传说中盗墓笔记中所描写的种种神秘,自也无法杜撰出各种浪漫的理由。由是突然想到几天前欧洲杯上的巴神,于是对他摆摆手说,你上去吧,我要思考思考人生。

太白山鲜然以小文公庙为界,此处海拔约为3500米。此前固然也是山势奇峻,走起来殊为不易,但终归已为人所开发,惊险则谈不上;后者竟已是悬崖边的乱石为路,其模糊到只能靠着前人留下的几个箭头以至不迷失最终方向。常常小路过半米宽,左手峭壁右手悬崖,脚踩下去,石头常有松动之感。其晃动之余,凛然观身侧万丈,亦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此路走两小时有余为大文公庙,海拔3600米,有我们常在工地所见之简易房为招待所。其间有两三人常住,除收些住宿费外,靠着背些食品饮料走过崎岖山路至此再卖出赚取些差价为生。都是纯朴至极的西北人,脸色黝黑,不善言辞。碰上节假日,这里驴友一多,他们还能热闹一下;依照从前人写的攻略,若是平常工作时日,往往一天上不来一人。我想着他们对着苍山云海观日升月落,于这东中国第一高峰之上,仿若能感触到他们心底的那份寂寥与清冷。

再前行为大爷海,其间又是一小时半的山路。大半在山脊之上,两侧皆为悬崖。大爷海为山巅一小湖,直径应为八十米,有情调者言之于海边一宿,碰上如九英这般无情调者,便言之——就他妈这一破池塘害老子爬了这么长时间!我则笑说,此名定源自某北京驴友千辛万苦至此,不禁慨然而叹——操你大爷的海。遂名之大爷海。

我便于此停下了,此处离拔仙台应为半小时的步程,山势已缓。至此者,登顶不过时间缘故而已。想起前时最痛苦之时,应是走完小文公庙至大文公庙的惊险山途,已到夜间七点,而此处住宿已满,却再也安排不下任何人。海拔三千余米的山巅,进无可进,退无可退。而加之沿途碰上冰雹与细雨,身上衣服已湿透;浸了水的衣服贴在身上,在夜色渐沉之际,山风掠过,冷的无处可藏。此时是日落晚照,夕阳染遍山峰与云翳,我与九英却已无心于此。到最后,我们两人在守山人满是阴潮的厨房里与另几人蜷缩在用塑料皮垫着的地上,用体温硬扛着地底层层不绝的阴冷。后至清晨五点,待散去一夜的颓气,我们互相征询了意见以后,又再次踏上征途。

最困难之时过去,应是一鼓作气登顶,尽享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的时候了。早先来之时,我也用“无限风光在险峰”来鼓励自己。我便思考起人生的旅途,一者如小文公庙之前的旅途,边走边玩,到了真正奇绝的时候,不过驻足停住,看一眼,而或干脆往前再走两步,再撤足而回;再者如前面因时间缘故,不敢多做停留,只一口气从小文公庙到大文公庙,再至大爷海,最后至拔仙台。前面所有只为赶路,牺牲太多,只想着山巅的风景,与一览众生的气魄。就我所见风景而言,山巅之景,未必便要比之前小山峰所见强到哪里去。由是如此,许多人便要后悔,需知收获与成本往往要拿来比较的,成本太大,收获却只多一点点,后悔便要多很多。但对有一些人来讲,山顶的诱惑却早已胜过一切风景的考量,登顶即是他们唯一的目的。所谓山巅的风景,亦不过是额外的附赠而已,比之登顶本身来讲,已是微不足道了。

对照我们的人生,那在小文公庙便停住的人,所提倡的必是享受人生;直奔拔仙台而去的人,他们的一路虽都在前行,但想来放弃的不会少,在山顶之时,见到的风光却也并无自己所想的那般豪迈万丈,也许会有些微的后悔。他们所追逐的,就是一个又一个目标,也定然因此失落许多本应无忧的时光与真挚的情感。

在看着一群群人向山顶而去的时候,我想为自己这趟登顶的旅途做好最后的收尾,当勇气与坚持已无需验证的时候,我想证明自己拥有于最光辉处毅然回头的决心与智慧。当然,这只是我自己想的一种练习,我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许多人,从我身边走过,在山巅挥舞着双臂。

九英回来时说,他点了三根香烟,插在秦岭最高点的土地上,看海拔三千余米的山风吹散弥漫的青烟。爱情应该可以过去了,于是可期待又一次的。他问我原本想在山顶写下的那个名字如何了,我说,有时忘掉过去,是对未来最好的尊重吧。

青山在,人未老。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