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好好儿,和自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林纯专栏 • 发表时间:2015年六月8日

周末,南墙发来征稿集结令,主题是“毕业后的南墙”。心潮澎湃,无数个想法的小脑袋在胸中攒动,争抢着要出镜。可惜我平日里缺乏定期的文字梳理,这些想法都模糊得没有面目。正当发愁这会,K2发来一条:

“非常闹心。我明天一下午会,周六周日都要讲课,周一一个项目deadline,周二和丹麦电话会议。”

瞧,一股优秀的精英气息已经攻陷了我的想象力。无论是以主流观念之镜,还是小众的理想主义之镜为鉴,这都是个金光灼灼,引人朝拜的形象。

好啦,那么我呢?

记得有一年年底回乡,一位至亲对我说:“你读了那么多年书,平日里也老在那儿看书,到如今怎么这地没用,混得比那王二差得多,你看人家现在工厂都多大规模了!”那口气,竟有些悔不当初的意味!我又恼又羞,立马回嘴:“这么讲太不公平了吧!想当初一直给我灌输学习至上的不就是你们这群混蛋!”我满腹委屈,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活生生地被一群王八蛋鼓吹的成功标准误导了十多年,到现在他们把这评判标准一转,我瞬间成了社会学渣。

前阵子和友人聊天,两人都不无感慨,像我们这种学生时代的学霸,总有一种类似与生俱来的感觉,觉得自己应该是很优秀的。然而如今,无论是世俗生活中,还是精神生活中,却觉得自己过得很不如意。在这种落差极大的心理状态下,对生活的体验就跟坐过山车一样,一下子攀升到巅峰,一下子俯冲至深谷。和自己的关系,一会儿好得如漆似胶,一会儿反目互相指责。这种在精神上和自己“撕逼”的状态,让人即使一天什么都没做,能量却消耗殆尽,身心俱累。那么,“觉得自己应该是很优秀的”这种潜意识里的自我评价是怎么产生的呢?

“认真学习,考出好成绩,然后你以后就会挣大钱。否则要去大街哦!”这种教导,差不多是陪伴着我们每个人走进学校的第一天吧?随后,它被日复一日地强调着。仅仅因为成绩好,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各种资源和机会,比如当班长,参加各种才艺班,参加各种比赛,等等。尽管只是个小孩,但我认为自己已经把握住了在学校混好的原则:只要成绩好,就可以挑衅同学打架却受到偏袒,可以看各类诡异的小说,可以谈恋爱,可以凌晨看球。我甚至在一本日记里写到“我觉得老师和家长蠢得跟猪一样” …… 所以当考出好成绩对我们来说不是那么难的事时,我们便脱颖而出,被当作好学生的典范,成为很多家长口中的“邻居家的孩子”。这种用单一标准筛选出来的优秀,在长达十六年的时间里——特别是在那个最容易把被别人对自己的描绘当真的年纪里—— 一直被强化到简直要成为一个密码子,印刻在我们的基因里头。尽管当班长这些经历给我留下了超级差的体验——以致于我从小就非常肯定我讨厌当领导人物——但是小小的我的确迷恋那个被众人的赞赏高高托起的光环。这个光环迷惑着我,即使成年后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怀疑中,我还是执意不肯亲手卸掉它。
找到真相,并不是太难的事儿。难的在于接受。每个人由于家庭养育方式,成长轨迹,性格等因素,在接受不完美的自我这方面,会有不同的能力。于我,是花费了七年的时光认识并逐步接受的。在这七年当中,为了和自己更好地相处,可以算是耗费了巨大的力量。直到今年我才知道,如果没有构建一个恰当的自尊,一切都不会好起来,就算我得到了全世界,我也是一个痛苦的人。如果我只是一个痛苦的人,我不屑得到全世界。难怪以往各种积极心理学,精力管理,战胜拖延症,成功学等疗法,在我身上都不起作用。

当下的状态下是,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哀的事,或者亲手犯下的错,不懊恼难过,不嫌恶自己。我此生是无法成为科学家了(哎呀,我还是会对数学不够好心怀芥蒂),作家的资质似乎也不具备,但是只要能坚持写作就会令自己非常快乐;况且,搞不好我也能成为艺术推广专家(如果可以打广告,请关注我的淘宝编织店“恩念BBThanks”)!我不再把自我批评标榜为自己力求完美的必要手段。在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之后,我发现给自己营造一个充满敌意的心理环境,反而使自己的世界充满借口,行动力也大大减弱;光是要应付这些自己给的负面评价,就已经心力交瘁了。不再痛苦呻吟,不再追问无法改变的事实的原因,不再只是表现聪明、乐观和独立,不再以这些美好的形象封闭自己;相信行动,行动就能有无限可能性。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