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一路靠北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5年六月8日

最近减肥,经常拿出大学毕业时的照片出来看,那是六年前的夏天,我最胖的时候。

人胖是不喜欢照相的,至今我为别人拍过的照片,比别人拍自己的照片,至少多出三个数量级。但当时请卡尔拍的那组照片我自己特别满意,那时的自己虽然胖,但是笑的好开心啊。

从厦大毕业至今,六年过去了,我都没有那么开心过,一刻都没有。即使每次小别再回到厦门跟鹭岛“新婚”时,都没有那么开心。

现在开始相信年少轻狂了,当初无数次觉得自己就会留在那个岛上,现在那个岛在梦里出现的次数都越来越少了。跟自己的承诺都说了不算,以后也就别瞎跟别人吹牛了。

在那个岛上,学习过,恋爱过,文艺过,颓废过,工作过,生活过,见过朋友在那里结婚生子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见过朋友在那里与世长辞化成一抔灰土荡漾在鹭江之上……那个岛,已经成为了自己人生至此的一部分,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离开那个岛,去了台北,又回到北京。自己不是旅行爱好者,却也因缘际会的去了不少地方。曾经鹭江难为水,除却厦门不是云,再去什么地方,感觉都是漂着。这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的是回到厦门,物是人非,宿舍进不去了,校门也快进不去了,当初的老友们天涯各处,连上弦场的天际线,都长出了两只奇怪的建筑,当初寻求内心安静的发呆圣地,现在看见就一肚子火。当年坐火车回家时还矫情的一路听34小时《一路向北》的单曲循环。现在回顾毕业这六年,一路靠北。

迷迷糊糊的进了新东方,迷迷糊糊的辞职去台湾,迷迷糊糊的回来当记者,迷迷糊糊的又想干别的。不知道苏轼是不是一样迷糊,才写得出“人生如梦”这种屁话,想起当年自己还大言不惭的在厦大图书馆讲一场叫做“我的大学无规划”的演讲,臊的慌啊臊的慌。

不过想想,还好,那些小时候跟自己的约定基本上都还靠谱的遵守着。总体来说,留在世界的比从世界拿到的多,万一哪天见了上帝,还能跟他老人家套套磁。虽然工作也刚刚起步,但采访写字好歹也算是掌握了一点核心技术,万一将来下了地狱,跟小鬼儿们讨价还价的时候,亮出一张香港的记者证,估计也能让他们少追我两步,毕竟跑的比谁都快。

所以啊,也别矫情了,内谁不是说过么,世界大生命长。还有一身肥膘要减,一堆稿债要偿,好些地方要去,好多人要见,好多戏要演,好多逼要装。真他妈忙,真他妈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