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再见吧,喵小姐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图腾专栏 • 发表时间:2015年六月9日

男人买东西一般讲究快准狠,买猫也是,小Y看着眼前挤成一团的小家伙们,倒没有特别心动的感觉,他指着角落里那只离群的,就它了。

——为什么呀?
——我觉得它挺有个性。
——什么呀!

女朋友娇嗔着,再选选吧,她抱起其中一只,用火红的嘴唇亲上一口,然后放下换另外一只来亲,直到七个小猫都极不情愿地被她宠幸过后,她又重新抱起第一只来亲。跟买包包一样,循环往复,至死不休。

好难选哦,她说。

小Y看了看手表,也好,毕竟是为了哄女人开心,再等等吧。

半小时后,可能蹲累了罢,女朋友终于站起来。

——要不,都买了。
——你养。
——我养就我养。
——没钱。
——哎哟,好烦,那你说,哪只最可爱?
——这不都一样么?
——瞎说,猫跟人一样,长得好看的和长得不好看的,仔细看是能看出来的。
——还是都一样。
——那你说,要公的还是母的?
——母的。
——为什么呀?
——因为我喜欢女儿。

小Y说这话的时候,也是过了脑子的。女朋友整天吵着要结婚,他这么一讲似乎提前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父爱的光辉和结婚的诚意,况且小Y记得女朋友说过,她喜欢女儿。嗯,她对这样的回答果然很满意。

半小时后,在店家的挑选下,女朋友相中了一只她觉得很特别的蓝猫。个头稍大,但最漂亮。

——多少钱。
——3200。
——我只带了3000,要不换个便宜的吧。
——捣什么浆糊啊,你以为这是小卖部买东西吗!
——要不我去ATM取钱。
——别了,我出200,记住,猫头算我的,身段算你的。
——好好好。
——要不是看你们这么喜欢猫,我也不会这么便宜卖出去,店家说。

小Y看见旁边那只老态龙钟的大猫,心想这大概就是辛苦生育的猫妈妈吧,听说它五年产了四次胎,每次六到七个不等,除去夭折的一些,这些年它大概为店家贡献了四五万人民币的净收入。一边感叹英雄妈妈产量非凡的同时,小Y心里也在暗暗同情这只职业受孕的母猫,心里默念: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小Y摸了摸大猫的头,带着一丝怜悯,它抬起头蹭了蹭小Y的手,然后慵懒的跳上沙发,虎躯一震,不小心露出底下两颗强壮的罡丸。

——这是我们家大丸子,可能来事了。店家说。
——那母的呢?
——翘的咯,前几天生完小猫就死了。
——我操。
——什么?

没什么,走吧。

小Y拉着女友离开,此时此刻,她抱着怀里的小宝贝,估计已经被自己的爱心感动坏了,小Y像碰到了第三者一样被晾在一边,他心疼起那只产后死去的母猫,它会爱它的孩子么,还是恨她的孩子呢。他这么想着,心里不高兴了,女朋友走在前面,她或许能察觉到小Y的不愉快,那可是半个月的工资啊。

女朋友在买猫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和小Y分手,原因是,她要嫁给别的男人了。第三者总是这么出其不意的降临,在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时刻,就这样出现,在被害人的生命里,不管高矮胖瘦,都能给人巨大的压迫感。

男人过来帮忙搬东西,小Y站在一边看,抽着手里走油的烟。

他从来不抽烟,是老爸让他孝敬领导的,搞半天一根没给出去。

——那···猫怎么办?女人说。
——喜欢就拿走吧。
——好。
——3000还我。
——抠!

女人看着男人,希望他撑足场面,不料新欢却说,算了吧我们不要了。

——那猫你拿着,给我200。
——为什么?
——因为猫头是我的。
——我拧下来给你。
——算了算了,你留着吧。我走了。

我走了。这是女朋友说的最后一句话。

小Y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试图酝酿种种情绪,奇怪的是,一改从前因为失恋而产生的暴怒伤心后悔和失落,小Y每天照常七点起床上班晚上九点下班然后噼里啪啦打上两个小时的游戏。回头想想,大概也没喜欢到缠绵悱恻的地步,要不然矫情的时间应该长上半年。也可能是因为生活并没发生太大改变,以前是一男一女,如今剩一人一猫,反正都是二人世界。

小Y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那是和女朋友分开后的一个星期。当时因为吃了太多没熟的香蕉导致便秘坐在马桶上痛苦呻吟。

——你干嘛放她走?
——谁在说话?

小Y环顾四周,最后发现只剩那只猫对着自己,没错,就是那只蓝猫。小Y吓得直接从马桶上翻下来,使劲用头撞墙证明自己是在做梦。

——你就这么不知廉耻地拿菊花对着姑娘?

蓝猫接二连三的讲话,嘴巴一张一合,像极了一坨小怪物,这让小Y对世界产生了怀疑。他拉上裤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你知不知道,当初你相中的那只角落里的猫,就是我?
——那又怎样?
——说明有缘分。
——等等,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说人话?
——也可能是你听得懂我说话。
——我去,学了十几年英文六级没过,猫语居然一点就通,你是不是偷偷咬过我?
——那只会得狂喵病···
——狂犬病我知道,狂喵病没听说过,你狂一下我看看?
——喵···嗷···哦···
——呵呵,小老虎好吓人的。

也不知道是一个人处太孤独,还是天生和这只猫咪有太多无聊的共同语言,小Y觉得能听懂猫说话真心是一件快活的事,就好比哈里波特听的懂蛇语,这让小Y觉得很酷。

处女座的猫生来有洁癖,而且脾气不小。猫盆一天不洗它就会绝食抗议,把碗里的猫粮撒的到处都是;猫砂半天不铲它就会躲到主卧的被子里撒尿,为此小Y曾在半夜三点的浴缸里哭着刷棉被。

——你他妈就是欠揍,总有一天我把你吊起来,打爆你的头!
——你就这么跟姑娘说话的?

小Y蹦着脏话,猫却懒撒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一遍一遍开始舔自己的屁眼。

——这算自慰么?
——再这么粗俗我就不跟你玩了。
——那你在干嘛?
——洗澡呀。
——我带你去冲淋。
——别别别,千万别,男女授受不亲。
——哈哈原来你怕这个。

小Y抱着猫冲进厕所,任凭它怎么挣扎、叫喊,小Y抓住前爪,就是一顿猛冲。蓬松的毛发塌下来,整个脑袋就剩下一双可怜巴巴的大眼睛。好像强奸过程中的无力反抗,猫终究是没了脾气,在浴缸里耗尽力气,摆出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

小Y暗暗得意:总算找到了治你的办法。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毛发吹干,喷上香水,整一个出浴的小美人。猫却喷嚏了半天。

——我对这个过敏。
——不是吧?你怎么忌讳那么多,那会不会死?
——咬你一口就不会死。
——那我再拎你去浴缸。
——别别别,你赢了。

睡觉的时候猫会蹦上小Y的床,小Y总是毫不客气把它踹下去,而猫却越踹越来劲,直到小Y无可奈何把它放到床脚,才肯停歇下来。关灯后默数五秒,毛茸茸的脑袋就会凑上来,呼——吸,呼——吸,毛发随着气息触碰着小Y的鼻尖,让他痒痒的,却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给我取个名字吧。
——好呀。
——叫什么呢?
——我想想。
——你要想多久?
——···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睡着了?
——···
——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不负责任的主人!
——你还有别的主人么?
——L呀!
——她只付了你脑袋的钱,所以她不算。况且她走了。
——你为什么让她走?
——我不知道。
——为什么不知道?
——诶···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好呀,叫什么?
——杨猫。
——啊?为什么?
——你是我的,所以你得跟我姓。

有人说,养猫的男人是变态的,这点小Y承认,有时候,他会把养猫幻想成一个活生生的人,看它摇晃尾巴婀娜踱步,心想她变成一个姑娘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所以,你最好不要意淫我。
——既然我能听的懂你说话,为什么你就不能变身呢?
——因为月圆之夜是送给狗的。
——那我去养条狗好了。
——你敢,我就挠死它。

一般意义来说,猫是不怕寂寞的,哪怕一个人呆上一天,它们也会睡得心安理得。

而杨猫不会。

每当小Y下班回家,杨猫就会像狗一样聒噪地在他身边打转,把口水弄满裤腿都是。

——你就这么离不开我?
——因为我饿了呀。

杨猫摇晃着尾巴跑到食盆边上,掉在外面的猫粮它是绝对不吃的,而今天它正好踩翻了自己的饭盆子,于是一天没有进食。小Y从包里拿出新买的猫粮,他习惯在猫粮袋子还剩一半的时候在淘宝订上一份新的,原装/进口/只选贵的。一个月下来,伙食费比自己的还贵。

——你今天为什么给我买韦嘉?
——因为快递一直没到,所以我只能去超市临时买一袋。
——不行,我就那么好打发么?我要我的皇家K36。
——凑合一天得了,皇家明天就到了。
——不要,吃这种会掉毛,掉毛就不好看了。
——小东西要什么好看,反正锁在家里都是给我看。
——家里有镜子,我给自己看。

杨猫在无聊的时候会叼着小Y的相册看,从小到大的照片,每张都看得津津有味。

——是不是觉得很帅?
——有么?
——那你为什么要跪舔。
——拜托,用爪子翻相册很累的!
杨猫是个容易吃醋的家伙,这要从看到博士照片说起。
——Y,你为什么你养猫不养狗?
——不用溜,方便。
——骗子。
——又怎么了?
——你明明养了狗。
——哪有?
——你看,你搂着这个王八蛋拍了那么多照片!
——那是我妈妈养的。
——你妈妈养的也算你养的,天知道是不是你当初养腻了不要它的,然后就给你妈妈养了。
——你怎么跟个娘儿们一样,烦不烦呐。
——我就是娘儿们猫啊,哼!

晚上的时候,杨猫爬到床上来,钻进被窝,爬到小Y胸口。

——过两天,我妈妈要来。
——她会喜欢我么?
——会吧,你那么讨人喜欢。
——那博士会来么?
——会吧。
——我不要它来。
——做人呢,不能这么小气。
——可我是只猫诶。

小Y的妈妈因为临时有事最终没有来成,但杨猫仍然因为接受不了博士的不期而遇选择了跳楼。当时小Y开门去楼下超市买东西,杨猫因为太过敏感误以为是去接那条丑恶的松狮上楼,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决绝的跳上窗台从十二楼跃了下去。

小Y不知道杨猫是怎么想的,在它腾空的那一霎那它会后悔么?还是觉得过瘾呢?这种无来由的对狗的嫉妒到底是为了什么,以至于要付出生死的代价。

小Y刚走到花坛边,只听喵呜一声,杨猫就这么摔在他身边的草丛里,匍匐趴在地上的时候呜咽了一句,然后没了声音。

小Y把杨猫送到医院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当初分手都没有那么痛苦,而如今却轻而易举得撕心裂肺起来。

兽医把杨猫放到小Y面前的时候,它慵懒地打了个滚:我饿了。

——什么情况?!你不是死了么?

后来小Y才知道,猫不容易摔死,是因为在高空坠落时,它会自动舒展自己的身体,本能放松所有的关节,因为骨质很轻,所以会像降落伞一样掉下来,而掌心的肉垫会像气垫一样起到缓冲,加上花丛有一定软度,猫掉下来时并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而在四五层的小高空坠落时,反而会因为来不及舒展全身而让躯体受伤。

真的是奇妙的动物。

而杨猫并没有奇妙到哪里去,从医院回来后,接连一个星期没了精神,小Y以为是惊吓过度,没想到却连着好几天便血。

——怎么办,再去趟医院吧。
——犯不着花那冤枉钱,死不了,我咕噜咕噜就行。
——咕噜咕噜是什么?
——疗伤,我有九条命。
——原来你还会易筋经啊。
——别逗我了,难受着呢。

杨猫疗伤的那几天,它没能爬到小Y的床上来睡觉,小Y突然觉得空荡荡的,半夜醒来会悄悄去阳台的猫房子里看看它,摸摸头,还在,心里就踏实好多。

他不喜欢别离,虽然人生充满了别离,小Y觉得,他没办法控制别人的去留,但自己养的猫,总是能好好留在身边的。

一个月后杨猫恢复了以往的活力,似乎坠楼对它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杨猫认家,所以白天小Y不在的时候,允许它自己跑出去和院子里的同伴玩。

院子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野猫,杨猫说,它和大家都处的来,因为它长得漂亮,杨猫说,小Y啊,回家的时候,多带些牛奶和巧克力,它的小伙伴常饿肚子。

——你们猫吃了这些巧克力不是会死么?
——那是狗,谢谢。

杨猫喜欢缠着小Y给他讲《加菲猫》的故事,里面有一段是这么写的:加菲有一天不小心走丢了,被卖到了一个宠物店,它非常担心它的主人乔恩会思念它成伤。在一个清晨,乔恩走进了宠物店,店主热情的问他要不要买宠物,然后乔恩发现了走失的加菲,再次把它买回去了,然后皆大欢喜。在故事的最后,那个世界著名的肥猫加菲说:我永远也不会问乔恩,他当时为什么走进那家宠物店。

——换了我就一定会跟你翻脸,你肯定是不要我了,才会走进那家宠物店的。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那可说不准,哪天跟博士一样,你玩腻了呢。
——我说了多少遍了,那是我妈妈养的狗!再说了,你就不能像加菲一样,大度点?
——那是加菲猫,我可是英短蓝猫啊,这两者有可比性么?再说了,公猫才需要大度,我可是姑娘呐。

杨猫可爱、幽默。有着出其不意的好人缘,直到有一天哭丧着脸来见小Y。

——怎么了?
——杰克欺负我?
——杰克是谁?
——5号楼603那户的美短。
——它怎么欺负你了?
——闻我的屁眼结果还踢我。
——这是耍流氓了还赖帐啊!不行,我找它算账去。
——它主人练跆拳道的。
——那算了。
——孬!

后来小Y才知道,杨猫因为那次坠楼摔坏了子宫,从此以后失去了生育能力。而对于宠物来说,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不是看脸的动物,失去了生殖能力的母猫,会自然而然受到公猫的排斥。不光杰克不再理会杨猫,院子里好多以前的朋友都渐渐疏远了杨猫,每次它一个人坐在边上看着远处的同伴发呆,小Y都会心疼的把它抱回家。

——你别难过。杨猫说
——这话,是我对你说的吧。
——没事儿,我还有你。

小Y心里暖暖的,就是这样,哪怕受到伤害的是杨猫自己,它还会源源不断给小Y温暖,和被需要。

——你喜欢杰克么?
——喜欢呀。
——你才几岁,就早恋?
——猫一岁,就相当于人活了15岁,所以我早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呀。
——真可惜。
——是可惜呀,你想,一只母猫一窝能生1到8个小猫,每年最多能生2到3窝,理论上,一对精力旺盛的猫夫妇和他们的子女可以在7年内生四十二万只小猫。
——我去,一不小心,失去了创造一个民族的机会。
——我不高兴了。
——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开玩笑。
——没事儿,你开心就好。
——杨猫啊,我希望,你也能一直开开心心的。

小Y在南京住了四年,而猫陪伴了他绝大多数一个人生活的时间。14年夏天刚来的时候,晚风还吹不出暖流。小Y决定离开南京,离开那个守了四年的空空荡荡的大房子,去能给他更多机会的北方。无预兆般的,当别离降临,当一切似乎都循着以前的轨迹发生,猫盆里的粮食会在次日清晨添加,黄昏里的小Y会给它带来一瓶牛奶,它已经习惯了在每个周末的午后在浴缸里洗澡,它也会接受在皇家K36送不到的时候吃上一口韦嘉,小Y的妈妈会时不时带来新鲜的牛肉饼干,胖嘟嘟的博士也没有想象中因为争宠而显得讨厌。它还是习惯性爬上小Y的床边,在呼——吸,呼——吸的睡梦降临前,等小Y摸摸它脑袋上的毛发。

——能带我一起走么?
其实早就意识了一切,就好像看穿了这场倒数计时的离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需要多大勇气,仿佛因为害怕质问亲密的爱人而用尽浑身力气。
——别哭,你回答我好么?

——如果蜗居的舍友不喜欢你我该怎么办,如果把你关在不到五平米的房间里我该怎么办,如果飞机不愿意带你去远方我该怎么办,如果你受不了冬天的冷风我该怎么办,妈妈说她会替我好好照顾你,等到冬天第一场雪降下来的时候我就回来看你,要知道等待不会太长,就好像你在无数个慵懒的午后睡上一个长觉,醒来的时候我就回家抱你。听话吧我亲爱的小朋友,我只是暂时去一趟北方,那里有光有梦有我要实现的理想。而你只需要花上那么一点时间,等我回来接你。

——决定要离开了么?那里的冬天冷么?那里有电话可以打么?那里的工资会比现在高吧?那里的男孩子会愿意跟你踢球吧?那里的姑娘是不是长得比你还高?那里的电视台不会也逼着让你加班吧?那里的皇家可以寄到南京么?那里的猫咪会不会比我还漂亮?

一个月后小Y离开南京,杨猫跟着小Y的妈妈回去老家。妈妈笑着对小Y说:你看人家小P,给他妈抱个孙子,你倒好,偏偏给我一只猫。

——照顾好它,半年后我就回来取。

然而小Y失约了,一年后他回到老家,杨猫已经变成一只胖而无神的懒猫,它似乎完全认不出小Y,在他蹲下来想抱抱它的时候,本能地躲开了。小Y看着那副本不该老态龙钟的模样,突然难过的要掉出眼泪来。

小Y多想告诉杨猫,某天,他在北京的小区楼下看到一只漂亮的白猫,他给它喂牛奶。它说,主人,你可以带我回家么?

——抱歉,虽然我很喜欢你,但这一次,恐怕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怕有人知道了会伤心。

他知道,它再也不会跟他说话了。

而缘分这东西终究不是逢到了就要把握的,情是债,辜负是债,离别是债,思念也是债。我说小Y啊,你要做好准备,某一天你拥有的都会失去,在那些猝不及防的一瞬间里,心痛的不知所以。

你还记得最后一次别离前杨猫的话么?

——你看过少年派么?我偷偷看的,我敢肯定那是一只母老虎,因为我确定它爱上了小派。

你我皆是渡船,曾在汪洋的大海里孤独漂浮,而上岸的人终究要忘记酸楚,不要忍不住往回想不要忍不住回头看。

离开的时候耳机里在唱:

忽然就流出泪来,忽然想到听到它的声音,而我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是谁在温暖你,有谁会让我觉得这夜晚还有期盼,我就会跟着它去远行。

可是你在哪里,可是明天醒来的第一脸阳光,是否会像梦里一样明亮。
幻想朝西的生活,幻想着你被害怕定格的角落,最后我一个人越走越孤单。

————李志《忽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