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北京杂记之二:金台路的十字路口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陈秀月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八月31日

我生活的区域被金台路的四个方向明显地划分开。西边是住处,东边是休闲的场所,南边是紧张的工作,北边是被意识封闭的路口。

我对于北边的路口一直耿耿于怀。

金台路西:住处

我住在朝阳区金台路西的一个以老人和狗为主要住户的小区里。

租的房子窝在一楼楼道深处。过道里,无论白天黑夜始终是漆黑一片。每一次打开房门都是一次冒险。首先是冲破长达3分钟的黑暗,有时候还会踩到狗狗撒的无数泡尿。然后,一定要义无反顾地撞上一面镜子,才能快速而准确地碰触到房门。

房内的光线并没有比过道好到哪里去。对于这样的环境,我应该感到庆幸。比起传说中四面是墙没有光亮的地下室,我睡的房间至少有几束阳光照射进来。

然而,房间没有网络、没有新鲜的空气、没有安全感。于是,我大部分时间都待在404办公室。

金台路南:404办公室。

404是我们的办公地点,采访、写稿、编辑、校对全在这里进行。就在这间差不多能摆下两张双人床的屋子里,大约有7个同学在这里办公。虽然拥挤,但自由的空间非常宽阔。就好比是,我所能投的版面只有一个,而且每周仅有一次,但是那儿的舞台是巨大的。只要有一把钥匙在手,404就像7-11一样全年24小时全天候开放。楼下,还有武警哥哥保护着。来这实习后,我才发现,越到高处,自由度越高。活动空间如此,思想活跃的空间亦是如此。很多时候,感叹的不是有人束缚着你,而是思想限制了表达。

金台路东:路边摊的

晚上十点多,正是金台路东热闹的时候。

而这时,我们往往刚忙完一天的工作,走在回去的路上。

金台路东的路边摊往往吸引着马路对面的我们,振奋疲惫的身躯,穿过车流,奔到五花八门的商品前。

除了逛逛之外,与小贩们边聊天边观察周遭的一切也是件乐事。卖瓷器的老板已经不再介意我们会买几个杯子了,我们的话题已经由“一个几块钱”深入到“你家住哪里”的隐私问题了。那位年龄与我们相仿的女生为何总是请其他男性小贩抽烟,而自己却不抽?难道是为了要维护和其他小贩的友好关系?这里的小贩彼此之间相亲又相怨,卖水果的总不忘把烂苹果削一削分给卖臭豆腐的吃,买书的总是不满卖臭豆腐的占了前边的有利位置……

我总喜欢混迹人群,倒不是因为爱热闹。而是因为,只有越多的人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衍生在层出不穷的表情、语言和动作,才有可能产生离奇的情节。对于旁观者而言,等候的就是一部故事性强的戏。

金台路北:通往朝阳公园的路口

每次离开金台路东,穿过的大都是延伸到金台路北的斑马线,但仅仅停留在斑马线。我们一步也没有再往金台路北的方向走。而是左转,再穿过通过金台路西的斑马线,朝家里走去。

因为金台路北里没有我们生活的轨迹,于是无迹可寻。在匆忙的一天里,若没有特殊的原因,我们很少去开发陌生或看上去与我们生活无关的领地。

直到有一天,我从朝阳公园坐车回到金台路西时,才发现沿着金台路北的方向到达我一直找的朝阳公园不过两站地。而那天,我愣是千里迢迢地从金台路北的方向途径十几站,才到朝阳。

标签:, , ,

已有2条评论 »

  1. 我也在金台西路2号院,从去年阳光普照的夏天,住到飘雪的冬天。

    sea 回复:

    @武玉洁, 嘿嘿。这次去,住双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