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大眾傳媒中的觀點與事實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波铷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八月31日

——兼論當前新聞學的教育

我一直都反感那種自以為深刻和尖刻的人。我也不想自己成為那樣的人。所以我除了聊天的時候偶爾興之所至,從來不寫評論性文字。當然,我自己也缺乏這方面的能力,或者說我從來沒有試圖去發掘和培養自己這方面的能力。在大學與一群媒體人攪和四年,貫穿始終,卻終究放棄傳媒的道路,大抵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但是媒体從業者不一樣。如果有人決心要在新聞和傳媒的道路上走下去,那么他就必須要學會磨礪自己的思想和言辭,讓它變得鋒銳有力,讓他的觀眾和讀者覺得He really know something,盡管或許他的觀點和他的言辭事實上根本是一通胡言亂語。

今日新聞學院的學術,在学了新闻以后不断感觉证据的重要性,空口无凭,很多观点是需要东西支撑的。新聞系教導學生用事实说话,说话人是藏在背后的,但事实已经有力地说明了一切。

這一切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是事實是怎樣的呢?學術的新聞是需要證據來支撐的,但是世俗的新聞未必需要。尤其是,你能否成功,與你是否按照學術的觀點來做新聞,幾乎可說是背道而馳。

目前大眾傳播中所出現的所謂“淺閱讀”的趨勢,其最集中的表述就是:讀者需要的是簡單明了直接的觀點,而不是證據和分析。媒體給他們觀點,他們接受。大眾傳播漸漸變得如此簡單和膚淺。最為觸目驚心的是,這樣的趨勢看上去似乎是不可逆的。

新周刊就是这样一個理念的典型范例,它不斷提出新銳的觀點,這些觀點不一定需要很多的證據,不一定要很有邏輯性,不一定要非常嚴密,它最重要的是,這些觀點被提出并且被廣為傳播。這樣的做法,在正統的新聞人眼里,往往覺得十分不踏實,但是新周刊在市場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這樣的成功出乎意料,卻也在情理之中,放眼現今的中國社會,究竟有多少東西是值得觀察和評論的?政治已經被嚴實而緊密地堵上了,經濟是永遠的不明朗和自說自話,文化則是混亂和喧囂的。每一個領域都漸漸變得泛娛樂化。各種不值一提的觀點,被無數人從無數不同的角度去辯論。社會科學,很大程度上是精彩的口水戰。

“我不爱看评论现在”,廈門大學新聞學院的一名學生說:“南周的评论版几乎都不看,那帮人吵吵闹闹没啥意思。事实最吸引人。”

當我們的新聞教育在告訴我們的學生“事實最吸引人”的時候,他們看到了什么事實呢?每天都有無盡的事實被遍及社會各個領域的大眾媒體傳播出來。然而,事實并不是一個孤立的東西,選擇怎樣的事實,用怎樣的方式陳述事實,一切都取決於事實背後傳媒所秉持的觀點和立場。在任何的新聞報道中,或者在任何的大眾傳媒中,乃至于在任何的社會科學中,真正重要的,是你對事實的解讀,而不是事實本身。

事實如果未經解讀,那它就沒有任何意義。這句話堪可比擬那句新聞工作者耳熟能詳的話:一件事如果沒有經過媒體,那么它就沒有發生過。

新闻和纪录片的巧妙之处在于:事实可以用另一些事实来解读,观点是暗藏其中的,这是新聞系學生一直在学的方法。傳媒一直竭力讓自己披上客觀公正的面紗,但是有用么?!每個人都知道,媒體是有傾向性的,媒體永遠是表達意見的工具。因此所有新聞系學生所學的,就是怎樣用一種規范,用一種神圣的面孔將它掩飾起來。

但是我們的新聞教育并沒有告知學生這一事實。新聞系學生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是在学怎么样给读者提供客观公允的报道,這说白了是一种技术:不可以有自己的观点,需要的是去调查,去询问,去求证,再去质疑。

然而有人忽略了這樣一個問題:為什么他們要學習提供客觀公允的報道?它的潛臺詞就是:因為新聞報道從來就不是客觀公允的,新聞工作者也永遠不要奢望做到客觀公允。

事實上,傳媒的生命力正是在于它的觀點和傾向性。每一個成功的大眾傳媒,都是建立在獨到精準的觀點的表達和傳播之上。單純報道事實的媒體是沒有價值的媒體,當我們將視線投向幾乎將我們淹沒的城市小報時,你便會明白這一點。幾乎所有成功的人或群體,都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詮釋:他/她/它所提出、堅持并傳播的觀點,受到了大眾或至少一群人的認可。

如果一個新聞工作者不懂發出自己的聲音,那么他無疑是在自掘墳墓;如果一家媒體放棄了自己的觀點,那么它必將碌碌無為。沒有看到這一點,你的新聞之路就是一條布滿荊棘的謬誤之路。

當然,你要明白,我所強調的是傳媒,是“道”的部分、“知”的部分,不是“行”的部分,也不是“術”的部分。

新聞系目前的教育認為:过多强调观点会让报道带有偏见,媒介的作用在于沟通,一個優秀的新聞工作者應當告诉读者他的被采访人的观点,而不是他自己的。因此事實上它一直只是在一个纯技术的层面上對學生进行训练,只在乎怎样呈现观点,而不在乎观点究竟是什么,這其實只涉及到了新聞報道的“術”的部分,而回避了新聞中“道”的內容。

新聞系應當正視在傳媒中觀點的重要性,除了傳授他們現在已經在學的給意志和意見披上面紗的技術,更要培養它的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和表達思想的方式和技巧——如何將你的觀點,用最真實的事實來佐證,用最恰當的方式來表達。如果一再否定自主思想在新聞報道中的存在和作用,那么在這樣的教育中成長起來的學生,恐怕在成為一個成熟的媒體工作者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本文整理自2007年某夜與Dawson Zheng的爭論,有刪節)

後記:思正而行無邪

新聞的作用在于什么?我剛剛一直在說,是提出你的觀點,傳播你的觀點。而事實上新聞學所倡導的價值是,為受眾提供事實,將思考的權利和空間還給大眾。

所以我剛剛提出的邪派觀點是:從功利主義的角度出發,你要提出、堅持并傳播你的觀點,從而使你個人的成就得以體現。

而一個頭腦清醒的媒體人,應該從正派的觀點來抨擊我:大眾需要的是簡單的事實,思考的權利屬于他們自身,而不是媒體。

媒體要恪守自己的職責,就要做到“思無邪”,從而堅守這一新聞的終極價值。只有在這公正的價值觀支撐下,才能夠將事實以公正無偏的狀態呈現。

新聞學院一直力圖教給學生的,就是這樣正統的觀念,所以他們沒錯,秉承了這一觀念的學生沒錯,新聞也沒錯,傳媒也沒錯。但是這樣正統的理念在這個社會注定行不通。那么是誰的錯呢?制度的錯、現實的錯、CCP的錯,歸根到底人性的錯。

只要有人,就有表達自己觀點的愿望;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傳播自己觀點和壓制反對者觀點的行為。只要有傳媒,就會有通過傳媒擴大自己聲音的意愿;只要有傳媒的地方,就會有控制傳媒的現象出現。這種狀況,在我們所身處的這“五千年來空前的盛世”,恐怕尤為嚴重。

經濟學中,理想的市場狀態永遠不可能達到,但是經濟學家構建了眾多的經濟理論,來規范市場,通過制度、行為等多方面的配合,來使市場最大限度地接近理想市場。因此,新聞學派要做的事情,是通過建立制度的保障和規范自身的行為,來抗擊這一切,從而最大限度地接近客觀公允。

中國傳媒業的發展方向,或許就取決於與“觀點”與“事實”這二者之間的抉擇。

(本文亦整理自2007年某夜與Dawson Zheng的爭論,有刪節)

2009年8月20日

作於鵬城荔園大廈

附笑話一則:

某网站面试某新聞系學生,负责人事的人问:“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該生回答:“新闻。”负责人说:“對不起,你不符合我們的要求。我们希望招聘学企业管理一类的学生。你们学新闻的太有正义感,学企业管理的都没底线。

标签:, , ,

已有4条评论 »

  1. 同意你的观点。我觉得,我自认为比较成功的媒体,都有自己的立场,都在发出自己的声音。至于客观和事实,几乎都是相对的。有没有理解错你的意思?

  2. 我也認可,新聞價值體現在解讀。

  3. 「新聞的作用在于什么?我剛剛一直在說,是提出你的觀點,傳播你的觀點。而事實上新聞學所倡導的價值是,為受眾提供事實,將思考的權利和空間還給大眾。」

    ----我覺得,目前需要還給大眾的是對新聞觀點、解讀的自我辨別與篩選的權力。

    強調事實導致的惡劣後果是政策者以「事實」為藉口,對新聞業打壓,提高新聞行業的政策準入門檻,和自我審核。使得這一行業成為壟斷競爭,排斥了草根媒體,獨斷了話語權。

    而新聞的價值是事實還是觀點解讀的問題,在新聞行業獲得接近經濟學中的那個理想市場以後,自然能通過市場體現出來。

    無論如何,以「事實」為標榜的新聞業就會受到以「事實」名義的政策打壓,受到打壓的媒體被剝奪自由之後更不可能做到呈現事實。

  4. 我弱弱的问一句。。。能转到个人空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