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判断力,两难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莫兰塔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八月31日

这几周我正在经历判断力上的考验。这是一个新人面对茫茫的商业世界和与之暧昧不清的政治世界时,几乎无法掩藏的态度。忽然想到孙燕姿的一首歌里唱的“未完成的我,一出现就要有表现。”这也便是我现在的痛苦——我希望自己能凌厉地杀将出来,别人也需要我这么做,然而面对从未见过的复杂时,我又不由得小心地收起自己的判断力。

几周前的那篇稿子——《打败孟山都》,其实最该被人们了解的真不是卖棉种的渠道该怎么做,而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农业扶持政策导致种业腐败、挤压优秀企业生存空间的故事,一个拥有最先进转基因技术的跨国公司陷入本地保护不可自拔,七年碌碌的故事和年收入不到2000的农民面对极度不成熟的市场,面对混乱的货架,拿起一包种子,赌上一年收成的故事。我相信,这些是比渠道远远来得重要的商业故事。在这些事实中,也没有谁去打败谁,因为很显然,大家都是失败的。对于那个标题,孟山都公司很较真,而我却没有跟编辑足够的较真,尽管我是最清楚它并不是打败不打败那么一回事的人。

会随风而逝的是观点,而事实则不朽。但在我们这一行业里,比比皆是的却是两三周的突击就要形成观点,来不及咀嚼就要吐出自己的判断。而大部分人却全然没有自信去支撑这些判断(那些拥有这种自信的人,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底蕴,就是浮躁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我们不是主动地在向读者传递错误的信息,而是根本就不清楚自己传递出的信息是否正确。就连“正确”本身,也是此一时彼一时的。这也就是不为自己所相信的去争执、表现得过于安静甚至是柔顺的状态,也会发生在我这样一个人身上的原因。

说来,我们与华尔街日报的差距,也就是被放大过度的个人商业判断和被缩小甚至缺位的对“人”的关怀。含有大量细节只是为了生动、好看、拴得住读者,并不意味着对人的真正的关心。细节里不一定有最重要的故事,整个故事的架构里也未必出现了那些最需要引导的人的身影。比如最近这周的那一篇基金专题,通篇不见一个基民的身影,当我们不停地在写各家基金公司如何玩尽花招地做销售、银行券商是如何强势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他们才是最烦的、最迷茫的和面对自己财富的流失最无奈的。而且,为了故事的典型性,几家靠业绩说话、销售上略显简单和保守的大基金的采访资料被放弃了,在导向上便很难让读者明白我们所真正倡导的“理性投资”究竟是怎么样的?是要去和基金经理一起吃一顿华而不实到谄媚地步的早餐吗?他可不是巴菲特,谢天谢地。

这的确是一篇读起来很带劲的文章,编辑“基金已基本上成为一种快速消费品”的判断本身也是有智慧的,但我依然祝福基民们可以透过这浓雾看清市场。因为就这方面而言,该文对他们来说,意义确实不大。

不可否认的是,判断力像我们的兵器,不磨是不行的,总是不用它也会失去锋芒。在这艰难困苦的磨刀过程中,我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慢慢来,不要急。然而发稿压力当前,冥冥之中在诱导你:理念之争不必要,玩好手中的文字游戏吧!殊不知,判断力就死于收支平衡,更不论大部分人实际是在透支自己的知识,而非积累。但我们也许可以骂制度,骂它导致了记者们的责任心缺位,提供信息的高效准确的要求当前,似乎没有谁有更好的办法。

以上是我最近思维活动的一小部分,混乱无序且显得急于求成,不知该如何结尾,或许它就不需要一个结尾。我会继续的。就这样。

标签:, ,

只有1条评论 »

  1. 闻颖哲乃犀利之女子,字里行间果然有此风。很期待你的新篇章。哪怕只是为我们的“判断”提供一个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