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乞丐,妓女,维权人士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范否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八月31日

一个国家的病态和我们的挣扎

(一)

街边的乞丐,是靠着人的恻隐生存的。老弱病残,携儿带女,卖身葬父……人们往往从他们身上看出些世相百态来。他们的所有行止和故事,往往都勾起我心里的恻隐而让我有极强的冲动想把口袋里的钱放进他们的碗里。

丐帮之说古而有之。金庸武侠小说里的丐帮应属一种行业协会,是同行之间为了维护整个行业(门派)的利益而团结在一起的NGO。对这样的丐帮,我颇有好感。直到近些年我才知道,现实中的丐帮,并非如此。丐帮,是靠着街边的靠人恻隐生存的乞丐生存的。在很多城市,丐帮都有严密的组织,他们布下天罗地网,把所有乞讨散户强制纳入组织管理,然后将他们进行精心包装一番,让老的更老,弱的更弱,病的必绝,残的必残到让人揪心……基层乞丐乞讨所获收入则尽数上缴,组织上再发点仅够活口的工资。

那么,我们放在他们碗里的钱,是帮助弱者,还是支持无耻的剥削?

(二)

一直以来,各地“小姐”被杀、被强奸的消息高频率地见诸于各种媒体,鲜有中断。来自多个研究者和NGO的调查也证明:性工作者的生命安全正在受到暴力威胁。南方周末在2007年对性工作者生存安全状态做过调查,得出结论:社会应该有一种责任感——生命权高于社会风化。

妓女的生存安全,是所有国民和这个国家的尴尬。对于国民而言,是生命权和社会风化的尴尬;对于国家而言,是法律和制度上的尴尬。国民的尴尬尚容易解决,即便心存鄙夷,但大多数人还是会同意要保护生命权的。但国家的尴尬,因法律和制度权威性的限制,而变得无可调和。

按照我国的法律,妓女是非法的,但从国家保护国民安全的职能和义务上说,理应涵盖到任一职业。自然,出了安全事件后,警方会给妓女讨回公道。但保护公民安全需要靠的是提前的立法、规范制度、部署工作,而非仅仅被动处理。

那么,当妓女安全受到侵害越来越普遍时,国家是应该搁置工作性质的合法性而保护妓女生命权,还是该以工作性质非法为由任其自生自灭?

(备注:以上是从体制现状角度出发,试图说明尴尬之处。而本人一贯立场为性服务工作当合法化,从道德上也无可厚非,毕竟靠自己的辛苦赚钱,都是高尚的。)

(三)

2009年7月14日,北京公盟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接到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同时送到的《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告知书称,将于7月24日之前对“公盟”实施行政处罚,地税拟处罚30多万元,国税拟追缴18万多元所得税并处93万多元罚款,两项合计142万 多元。“公盟”负责人XZY随即在自己的博客发表了“苍天在上——公盟要被处罚142万多元”一文,对政府迫害民间公益组织表达了强烈抗议。

2009年7月29日早5点左右,XZY被警方带走。8月3日,公盟决定接受社会捐款缴纳罚款。

随后的几天twitter一直有讨论,是否应该捐款缴纳罚款。网民的尴尬在于,要解救XZY解救公盟,就必须缴纳罚款,但缴纳了罚款就等于接受了这个荒唐的处理决定。

那么,是该为保护一位公民话语的代言勇士而放弃他平日所坚持公民常识,还是要坚持常识而不惜放弃一个生命?

几点尴尬,雪泥鸿爪。这个国家让我们和它自己时刻挣扎于保护生命权的基本常识与不尽人情的法律、制度、政治之间。我不得不承认,为了生存,我们常常要无奈地放弃原则和真理。

我们依旧会把钱放在乞丐的碗里,即便违背了自己的原则而支持了无耻的剥削。因为就算是被剥削剩下的那一丁点,也可能是乞丐们的救命稻草。

国家依旧在保护妓女的安全,尽管法律、制度上死撑着不为这个职业而让步,然而在自掌嘴巴自相矛盾中,警察还是被部署在了非法红灯区的周围。

公盟依旧发出了接受捐款的公告,网友们依旧把钱汇到了那个账号,即便知道罚款和罪名是何等的“莫须有”。

我只是举了生命权做例子,而在现实中,我们分秒不在矛盾中生存。我们痛恨当局的腐败、极权和专制,但我们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而依旧要为这个被它控制着的国家思考。

我身在一个党报,我常常被要求做一些正面的宣传文章,尽管也有新闻所在,却大多不痛不痒。但,这些正面文章只是保证了这个报纸的生存而已,生存以外,我一样可以做很多真正带来公共利益的文章。

在这样一个时刻需要弯着腰过活的国度,“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往往并不通用,至少对于一个有公共抱负的记者而言,饿死了,你保住了你的气节坚持了你的真理证明了你的常识,却放弃了更多为苍生命笔的机会;而委屈了若能求全,也不失为大丈夫的一种气节,当然,底线是你的“委屈”不会有损于公共利益。

附:工作以来的一些负面报道:

福州电梯年检两陷提价之困  被指民意缺席导致合法悖理

南平“医闹”事件显示政府“一闹就给钱”的解决路子已走到头

福州户外广告洗牌重拍  有关部门被指与民争利

视点调查——疑云难散 闽侯“组织替考”事件了犹未了

“控辍”一票否决制逼出“组织替考”?

标签:, , , ,

只有1条评论 »

  1. 但我们因是这个国家的公民而依旧要为这个被它控制着的国家思考。----這點就不對了。因為公民這個身分是權力的來源。你們顯然不是權力的來源,所以稱不上是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