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手记:两周以来的思考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张俊杰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八月31日

工作第二周了,开始逐渐适应这样的节奏,并且开始学习从这样的节奏中挤出自己的生活。星期一第三次开了部门的例会,我谈了三点感受,分别是关于新闻写法、采访技巧和媒体环境的。

第一点是关于要如何写新闻的。有一天跑部门回来,在车上,我的老师陈大叔突然转身对我说,我们现在应该多尝试用创新的手法写新闻。(大意)不得不说,当时这一句话对我的震动还是很大的。即使作为都市报的新人,稍微跑一段时间新闻,基本上也就熟悉了都市报大部份新闻的写作模式。一但习惯了模式,就难免在面对某一个新闻素材的时候,自觉不自觉地套用这些熟悉的模式,把一条新闻写死。从某个角度来说,把一条新闻写死,也就把一条新闻看死了,自己就很难再尝试从不同地角度去挖掘新闻背后的东西。一条新闻总是要有至少一个新闻点,那么学着挖出一个点来,还是很重要的。

第二点是关于采访的突破问题。在跑现场的时候,我遇到的一个麻烦就是如何突破现场的僵局。在突发事件中,面对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时常束手无策,要花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介入事件,融入现场。那么,也许我需要提升的是,如何才能高效地融入一个现场呢。

比如7月30日,我采了一条“14岁小孩溺水身亡”的事件,在现场,遇难者家属泣不成声,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我的采访。在犹豫了很久之后,我开始向现场的围观群众发问……最终我虽然采到了这条新闻的大部份信息,不过还是深感自己采访效率较低。

同城的东X早报也派一记者一摄影一实习生到现场。这个记者到现场后效率很高,直截了当地就开始向受害者家属及围观群众提问。虽然他提问的方式让我觉得带有不小的攻击性。不过不得不承认,他的效率确实很高的。

可能是我缺少这种直截了当做事的勇气,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还不敢迅速地下手,当然这种技巧也许在不断地训练过程当中,还是会逐渐提高的。

洪老大也说到一点,也许我们应该明确,我们到现场采访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并不是抱着看热闹的动机进行,介入它也许是为了更好地促进事件的解决,也许是为了让这个事件变成一个警示—-当然,要用恰当的办法去沟通。

关于这个突破问题,在泉州还有一个麻烦,因为我几乎一点闽南话也不会说,所以面对一个都是本地人的现场的时候,该如何介入他们,我也束手无策—-既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要如何跟他们说起。也许在这一点上,我应该多向那些同样也不会闽南话的记者们学一学。

第三点是同城媒体的竞争问题。由于之前对泉州的媒体不是很了解,也没有来泉州实习过,所以对泉州的媒体环境完全没有体验,顶多只听一些人谈过。这一次算是亲身体验了一下泉州的媒体环境。在采访“14岁小孩游泳溺死”事件时,由于东X早报的记者比我们来得迟,他们到的时候,我已经差不多采完了,正准备找遇难者的一个亲戚带我们去看看遇难者落水的地方。不过派车的东X早报还是快了一步,直接把该亲戚接走,我们只好打了一个摩的跟在他们后面,没想到还是摩的灵活一点,我们居然先到达了现场。

虽然这件事最终没有影响到我对整个事件的采访,不过结合到东X早报的那个记者来时对我颇不友好的眼神,多少还是有点不爽。也许是之前在厦门实习的时候,见惯了厦门的海X导报、厦X日报和厦X晚报等媒体记者之前差不多一团和气的场面,这种场面一时还无法适应。

不同地域的文化生态也许决定了不同地点的媒体环境,这点也许只能慢慢适应了。

标签:, , ,

已有2条评论 »

  1. 怎样的记者才是一个好记者。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杜涌涛是我很喜欢的报人。他曾说,好的新闻,不能少了“人性、人道、人情味”。
    若有一天,你可以无视受访人情绪,为了挖出吸引人眼球的内容不惜揭开对方的伤疤再洒把盐,次次圆满高效的完成采访任务,那你会是一个优秀的新闻民工,但绝不是一个好记者。
    个人愚见。

    ewine 回复:

    @丹羽 颖哲与你有同感,她在本期的文章这样写:“说来,我们与华尔街日报的差距,也就是被放大过度的个人商业判断和被缩小甚至缺位的对“人”的关怀。含有大量细节只是为了生动、好看、拴得住读者,并不意味着对人的真正的关心。”
    这一点,从事新闻操作后会深刻地感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