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G8的姿态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拱卒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七月30日

第35届G8峰会收获的批评比肯定要多,不过它所昭示的象征意义或许要比实际成果更重要:世界经济格局经历了几十年的推演,正处于变换的临界点。而不少国家的领导人们还处于对未来的眩晕中,他们现在要做的是适应,然后着手建立起一种合理的沟通机制。

顶级俱乐部的衰落

G8还未开局,一系列的问题就似乎预示了此次会议的不顺利。

会址设在属于震区的拉奎拉,本身组织很混乱,不过主办方意大利为成员国领导人准备的地震逃生指南倒是值得称许。直到会议开始前不久,意大利还没有确定本届峰会主题,突然曝出的丑闻却让贝卢斯科尼抢了不少峰会的风头。另外,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因新疆骚乱而缺席也成为了峰会的一个遗憾。

这届峰会在相对安静的舆论中开始和落幕。面对经济危机、H1N1流感、朝核问题,本来应该有所作为的峰会,媒体对它的关注却不可与往届同日而语,取得的成果也乏善可陈,就连一贯的示威游行都消失了。

G8前身是成立于1975年的G6,为了对付肇始于1973年的“石油冲击”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重振西方经济,由法国和联邦德国联合当时全球最强的经济体美、英、日、意在巴黎郊区举办会议。次年加拿大的加入使之成为“七国首脑会议”,1997年俄罗斯加入后G8正式形成。

我们还是应该肯定这届峰会在温室气体减排上所取得的成就,虽然具体措施模糊不清,长达30余年的长期目标变数重重,但持续了三年的议题终于有了突破,各方达成共识:到2050年八个成员国将温室气体排放量较1990年标准至少减少80%,而世界各国也应参照此标准减少50%,以期达到将全球整体平均温度降低2摄氏度的目标。

另外,峰会宣布将投入200亿美元巨资,促进穷国、尤其非洲国家的粮食生产。不过值得人们担心的是,四年前的苏格兰峰会上G8成员国承诺过的援助也还有23亿美元未曾到账。

在应对经济衰退和加强金融监管问题上,峰会没有提出任何实质性的建议;就朝核问题,峰会拿出了一份“强烈谴责”的联合公报;而伊朗问题索性被忽略不谈。

G8成立之初就是协调最强经济国之间的利益,然而随着新兴经济体尤其是金砖四国的崛起,全球经济权力得到稀释,由几个精英国家关起门来定规则主宰世界经济格局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闭幕式上奥巴马坦言,撇开新兴国家,由G8独立应对全球性问题,是“错误的念头”。G8似乎成了鸡肋,再也不是那个当年俄罗斯强烈希望它接纳自己的“顶级俱乐部”。

新格局

《纽约时报》曾经就今年四月在伦敦举办的G20峰会发表社论:“未来的历史学家可能把前苏联的解体作为二十世纪的结束,把当前的经济危机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开始……国际社会目前可以做的并且必须做的是显示出彻底重建的意愿。除制定可信的经济和金融措施外,如果G20峰会能实现这一点,那么峰会将取得巨大成功。”

而现实是,非但彻底重建的意愿没有显示出来,不少国家尤其那些曾经是绝对经济权威的国家还没能从经济格局变换的必然中适应过来,新崛起的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家的声音也仅仅是刚开始发出来而已。

“金砖四国” 是高盛经济学家为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创造的词汇,四国的首字母正好组成BRIC(砖头)一词。金砖四国的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的15%,人口占世界人口的40%,而中国又占到四国经济总量的49.2%。相比于将世界拖入经济危机中的美国,“金砖四国”正充当重振全球经济的领头羊,地位不断上升。

今年6月,胡锦涛参加了在叶卡捷琳堡举办的“金砖四国”领导人首次峰会,有专家解读此次峰会为新兴经济体正试图发出自己的声音,重新构建世界货币体系。

而更有人预测,将来包括G8、金砖四国、以及南非、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等国,GDP占全世界85%的G20将取代G8成为新的全球经济对话平台。实际上,此次G8峰会就邀请了发展中五国及埃及共同对话,并有意将G8发展为G14或者G20。

世界经济格局马上面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最深刻的改革,尽管东方不一定如亨廷顿预言的那般取代西方成为新的世界中心,但至少多个经济体之间平起平坐的局面已经可以预见,世界经济规则的制定不再只由老牌发达经济体说了算。

G8的象征意义

曾经,世界经济看似是由美国领导着走在通往繁荣新大陆的征途中,美国的声音放大到全世界,美国的价值观也随着麦当劳、肯德基涌入他国,可悲的是去年的经济危机证明了这只是美梦一场。二战后建立起来的全球框架已经被质疑,但很明显指望美国马上转过弯来是不可能的。同样,指望拥有了很长优越感的其它老牌发达经济体主动承认他们正慢慢失去自己故有的地位也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G8还是G20,由于缺乏成熟必要的机制和职能,只能把各国间的共识和分歧、要求和观点一股脑抛出来,甚至连实质性的讨论都还没有真正展开,更何谈真正去解决。我们可以感到欣慰的是,在老牌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对话已经开始。

4月在伦敦举办的G20峰会将在9月的匹兹堡再次召开,G8更适合被看做一个中间的节点。指望G8来解决所有问题尤其是经济危机是不实际的,但它所表明的对话的姿态以及经济格局变换的象征意义却是意义重大的。这是一个进步,各国已经开始在新的经济格局中寻求对话的可能;这是一个不够好的进步,有着不同动机的各国对于原则性问题尚未达成共识,要形成有效的沟通机制恐怕任重而道远。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世界经济格局都已经以经济危机为转折点开始偏转,G8扩容或者被取代是毋庸置疑的。9月即将举办的G20必须尽可能在各国自私动机之下求得对话的可能,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否则仍将落入G8的窠臼,流于表面。毕竟,展示姿态、昭示象征意义几次就够了。如果一直展示下去,只怕各类峰会都沦为了各国作秀的舞台。

标签:,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