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北京杂记(三)回到南方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陈秀月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九月30日

9月21日上午,从宁波飞往北京,走出首都机场,立刻被迎面的凉风给冷醒了。我穿着在厦门新买的短袖,站在路边,重重地吐了两个字:“真冷!”

——我还真想浑浑噩噩一回,还非得让人冷得清醒么?

坐上机场大巴,我特意找了靠窗的位置,主要是想晒太阳取暖。阳光,暖洋洋的阳光——只有在九月的北方,我才会如此积极地主动靠近。

贴着窗户,我再一次以游人的姿态,看着飞快倒退的街景。那是些我不曾亲自走过的路段:树与树紧紧挨着,遮住了树背后的风景。我猜想,那是一望无际的田野还是破败不堪的平房区。这一长段树群就像北京,看上去很美,但靠近后是否能探到美景,就不一定了。但是,正是因为这个城市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与可能性,才吸引着我追寻至此。

我发短信告诉齐老师,“我还是喜欢北京的气息。”

齐老师的一句回复“你中毒太深了!”,让我忍不住兀自笑了。

但之后,这句话就一直萦绕在我心头,让我情不自禁地揣度个中的意味哦~

我中毒太深了?

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在和这个城市谈恋爱。他一直在吸引着我前去,然而,我并没有在此定居的打算。

我没有一丝的念头想在厦门之外的城市长久居住。所以,当有人好心提醒我北京难落户时,我不太以为然。我只不过是短暂停留。走走停停,一下子北京,一下子厦门,一下子宁波,一下子广州了。而这兴许是作为在校大学生才能拥有的心态和想法。或许,毕业了,我就失去这么多“一下子”的权利了。

我希望自己能够到处学习。在“在校大学生”这个名义的庇护下,尽可能多地到不同报社杂志社实习。我明白,这是种不负责任的想法。转眼十月将至,找工作的黄金时间又到了。而我的心思却不在找工作上面。

工作,听起来就不温情。实习,至少还有回旋的余地。当实习时,想推迟交稿的时间,我还能笑呵呵地和老师讨价还价。倘若换做是工作状态,那应该只有“完成”和“不完成”两种结果,难以有商量的空间。一旦工作,似乎就意味着必须长久地坚持一个人的战斗,而且不能轻易投降。

前几天独自到宁波出差,连日奔波,加上缺乏安全感,精神紧张,导致我对记者行业心生畏惧情绪。这是一个注定离不开劳累的职业。这也是个各种危险皆有可能出现的职业。正因为如此,我深刻地意识到,这必须是个不断受到支持和鼓励的职业。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

我希望,辛苦工作完之后,能和家人在一起吃晚饭。

或许最终,我会回到厦门工作。之前,为了外出工作与家人所做的抗争,将只是徒劳。

生活让我妥协了。

家人的百般说服都不及生活的当头棒喝效果大。实习,作为学校与工作之间的过渡站,确实将我的价值观一步一步往社会拉近。实习,作为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试金石,确实证明了曾经的想法有多么的幼稚可笑。

我并没有中毒太深。

回到南方

我现在可谓是身在北方,心在南方。我期盼着赶紧完成这一段的工作,回到南方厦门休整片刻。再冲到真正的南方——对厦门而言——广州,踏上新的土地,在不一样的土壤里汲取新鲜的土壤。

那必定也是段刻苦铭心的经历。虽然由北方再撤回南方纯属偶然——我在机场无聊时,投了封简历——但是我必然将它过成美好的生活。辛苦肯定会有的,抱怨也会有的,但是只要有成长和收获,就足够美好了。

我要去的那个南方是学长嘴里念念叨叨、一直记挂在心的“南方”。我曾经也幻想过,在暑假,也能和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在珠江畔大声说话,畅谈理想与未来。但是,七八月的时光告诉我,大学里的最后一个暑假早已被北京拥有。

如今,北方的夏天已经过去了。我要到南方去寻找炎热的感觉。

听说,九月份,南方的第二个夏天才刚开始不久。

标签:, , , , ,

已有2条评论 »

  1. 秀月加油!

    sea 回复:

    @daosen, 我想我会的,因为这是一个坎。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