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公盟谜局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拱卒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九月30日

我不是当事人,甚至算不上外围人士,只认识几位NGO工作人员。在这场热闹的口水战中,我仅以一名局外人的身份添几滴唾沫,分析一下有些混乱的局面,发表几点不成熟的看法,仅作参考。

公盟(以下简称GM)案还没有最后的定论,在经历了一场沸沸扬扬的口水战以及被宣称是以“推动公民意识”为主要目的的募捐之后,这次波折似乎已经过去。它留下了什么呢?除了公盟的公益努力广为人知,许律师的知名度上升以外,这个社会收获了“公民意识”了吗?人们真的知道了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了吗?

相对于募捐的简单,人们显然懒得去理解公民到底有着怎样的含义。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也乐于在这时候贡献出点钱,救出许律师,让他继续为“奶粉婴儿”,为邓玉娇工作,这样我也算间接地为社会公正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良心上过得去了。至于以后,哪想那么多!

设想一下,这次波折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被渐渐淡忘,在某些人身上可以看到的公民意识的一点点觉醒也消失殆尽。

各种各样的慈善活动、赈灾捐款其实都为人们提供了证明自己善良的机会,而公盟案,对于社会的作用,大抵也不过如此。至于公民意识,你问问大家,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公民?对民间社会来说,这不过是一次毫无意义的被折腾,远没有当初为GM募捐时所标榜的“推动公民意识”那么伟大和崇高。

当然我并不是在非议GM最后接受募捐,即使我的确认为许律师应该坚持自己被逮捕前的宣言,不向政府屈服,但这是GM的决定,我连外围人员都算不上,没有资格指手画脚。如果许律师坚持坐牢,我肯定是支持他的;他不愿意坐牢,我也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

有人认为许在GM案中收获了巨大的声望,那他本人就该对得起人们给予他的荣誉,不应该背弃自己不会妥协的声明。当然这都是个人观点,事情没有降到自己头上,即使你言之凿凿如果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不会妥协,那也还是无法阻止有人说“到那时候你就不会这么干了”。

总之GM这些年来为社会、为弱势群体做了很多事情,许律师即使不坐牢也值得人们感佩,如果他没有说出“以后要低调再低调,妥协再妥协”之类的昏话的话,那应该就更完美了。

可惜后来郭玉闪又出来说了几句,刚被塑造成“甘地第二”的许律师一下子就跌下了神坛。这大概让很多人失望了。

郭玉闪都说了什么呢?“志永数次公开发言,声称为庄璐担当计而狱中认罪,言下之意不仅GM有罪,且罪在庄璐。以庄璐之无辜,受如此之责难,令人震惊;此中细节,不得不辨。”

这段话所指的是许律师在被释放后未同GM协商私自发表的两份声明,其中除了对关心他的人表示感谢外,均有涉及到庄璐的话,并自称为替庄璐顶罪所以承认了是他指使庄璐将两笔账目漏记:“最担心的是庄璐,如果定了罪真不知道她以后的生活会怎样,我希望她能在逮捕之前获得自由,所以承担了所有指控的责任。我承认了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几笔赞助没有记账(进看守所之前我一直以为记账了)是因为我指示庄璐不记账”;“我发现警方总能抓住每个人的弱点,把庄璐抓进来就是我的软肋。从单位犯罪的法律讲,如果人家非要给GM定罪,而我作为法定代表人又确实不知情,庄璐无论作为财务主管人员还是直接责任人一定会作为替罪羊。我太懒确实记不得财务的事情,为了让庄璐尽快出去,承认了一些根本不知道的(也许是忘了)事情,后来,也是由于希望庄璐尽快出去,认可了“偷税罪”(其实现行刑法已经没有此罪名)。记得最后一天我对预审说,我能为庄璐做的只能这些了,要怎么判随你们吧。”

试问,天下有这等替人顶罪的方法吗?且不说许是律师,即使普通人也应该明白,如果庄璐有漏记账目之错,许承认指使庄璐漏记账目就可以免除庄璐的罪则了吗?如果庄璐无错,许主动承认自己指使他人漏记账目,如此应对岂不是将GM陷入被动?再则,难道许律师认为警察都是吃干饭的,不会看到您的公开声明吗?

另外一个疑点在于,许提到他根本不知道漏记账目之事,但是郭玉闪在之后澄清称:“当地税突击检查之后,作为GM七人决策委员会成员之一,在得知GM可能有数笔收入未被会计入账后,我即致电提醒志永立即联系会计公司交涉核实此事,志永却未予处置,反于同日关机赴京郊静养。”如果郭玉闪所言属实,那么许律师明显是在说谎。郭是在许的声明之后为庄璐澄清的,而许一直没有反驳。

中国人爱搞内讧,此痼疾之深以至于到了国外处于人数劣势的时候也改不掉。这是被很多先贤骂过的毛病了,现在中国人似乎已经很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当郭玉闪出来为庄璐说几句话的时候,右派里面就开始传出了“搞内讧”、“不合时宜”的批评,认为郭玉闪此时站出来说话未免有分化右派队伍、瓦解GM的危险。

郭玉闪作为多年从事NGO工作的专业人士,与许是多年的同事、朋友,不可能不了解这个道理,但是他选择出来为庄璐说话,我想并不是因为他的不识时务,而是出于最基本的是非公义之心,不希望庄璐承担不应该承担的指责。在漏记账目这件事上,GM的确是有错的,让ZF抓到了把柄,而具体到GM中谁该为此承担责任,承担多大的责任,则应该就事论事,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更没有必要公开暗示自己是替别人顶罪的(做了好事这样高调地说出来让人觉得有点恶心了)。那些批评GM不团结的人们,难道说为了一时的团结可以牺牲GM一贯标榜的社会公义吗?如此下去,某个民间组织壮大了,难免不会沦为下一个“斧头帮”。

NGO组织本身生存环境就严酷,需要慎之又慎,出现问题了公益之人须有谋略、有担当,一句我不懂财务岂足以搪塞之?我想许律师大可不必因为民间突然涌起的敬仰而让自己顺应这股热情,成为人们供奉的英雄。人皆有缺点,会犯错误,承认并不可耻。错误不可怕,被人推至不胜寒的高处也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都把自己当做了英雄而下不来台。而民间,以后也大可不必这样大造英雄。

有人说,中国没有历史,只有循环。中国的历史当然有进步,但是太多的进步无法累积,在进步了一段之后就停滞不前,没有反思,没有建设,没有成为制度和习惯,最后跌回离出发点不远的地方。GM案不应该仅仅是一次被折腾,民间组织的自律、NGO如何与政府互动交往、民间需要怎样的声音、公民意识如何培养这类更有意义的讨论并没有出现,除了单纯表达谴责与支持,我们听到的其它声音很少。

标签:, , , , ,

已有5条评论 »

  1. 记得看某纪录片时两次情绪失控
    一是跪呈请愿书,一是学生内讧。
    内斗痼疾,何时方休?

    以局外人的身份来看,自不能要求许博士如何如何,一声长叹吧。

    吴丽 回复:

    @栋梁,
    这篇文章可能看起来比较乱,许和GM的选择外人没有资格评说,但是许在面对事情时的没有担当以及应对失当实在让人感到失望。我想说的是,民间给与了他太多的声望,以至于被塑造为一个英雄,我认为完全不必这样去造神,让某一个超越常人一样的圣人做圣事,而公民却隐遁其而去。再者,我认为郭所作所为并非内讧,而实在是出于他的公义之心,才出来为受到非议的庄璐小姑娘说几句话。是非公益还是应该超越派系之争的,不能为了达到目的而使用不当的手段。

  2. 已转发到我常去的两个googlegroup: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pli=1 ,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keepngofresh 。都是可以公开访问的。

    写得不错。

    几天前我在邮件组讨论郭玉闪文章的时候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许志永本人在造神?

    这么说也许有点残酷。不过为了深入思考,姑且这么看吧。我打算稍后写点东西回应你的文章。

    保持联系多交流。

    吴丽 回复:

    @jin,
    真的很高兴,最近发现了好几个青年自发聚合成的沙龙,规模虽小,但是如果这样的小沙龙多了,势必会聚沙成塔。同样希望我们能多交流。
    关于造神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你残酷,许的确是有些英雄主义情节(这个结论是他的朋友说的),并非是出于恶意的揣测,我也觉得许自己把自己摆得太高,以至于下不来台了。

    Kirikou 回复:

    @jin, 你也在Lihlii的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