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四期导言:写在记者节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郑道森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月31日

11月8日是记者节,记者是中国转型社会中“理想”的代表,又是“现实”最好的观察人。这个职业之所以让从业者感到光荣,赢得民众的尊敬,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新闻媒体已经逐渐成为一支独立的社会力量,对社会事件进行客观公正的观察和记录。正是这种独立、客观、公正,让人们看到希望。

对于南墙来说,大家愿意聚集,并且每月一篇文章,是因为我们对媒体的热情,对社会、对国家、对世界的关注。南墙既像一个媒体为我们提供发声的平台,又少了媒体在现实中的种种束缚,让我们更能保持观察者的独立、记录者的坚贞。

《南墙》第四期,与之前的几期相比,少了大而空的宏观叙事,多了言之有物的记录与思考,最难能可贵的是大家独立的观察、犀利的笔触、并通过各自的视角,把握趋势、看见未来。除此之外,本期出现了更多反观自身的散文,在这个浮躁的时代,似乎每个人都在拼命往前奔,这时候能停下脚步,静下心来反省生活,这种生活态度让人尊敬。

对于不少的国内媒体来说,《财经》团队的集体出走,仅仅被就事论事地解读为某一个杂志社的变局,而郭颖哲的分析让人感受到《财经》背后的整个新闻界的命运。《财经》曾以其独特体制背景和操作手段,一次又一次地试探中国的新闻自由底线,《财经》“忠诚反对派”的话语模式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媒体认识并效仿,而此次胡舒立的率队出走,是否意味着《财经》所代表的这种体制模式和操作手段的式微,乃至失效?我们都将拭目以待。

记者作为新闻事件的贴身记录者,可以零距离地观察事件的真相,接触事件最核心的当事人,这种接近常常让我们看到这样或那样的黑暗,范否的“纸背”系列,将记录下主流媒体上无法言说的种种,诸如“务虚的党性、苟且的政性和污浊的人性”。

郑语的文章将闫德利事件与孙志刚事件相比较,并提醒大家,闫德利事件很可能被利用,成为政府推动“网络实名制”的武器。对于闫德利,网络上先是骂声一片,被证实为谣言后,则有相当多的人对其报以同情的目光,如果闫德利再次成为被利用的砝码,那真是情何以堪!

张彦钦的文章《真相!真相!》让我很是佩服,文章指出,大多数人探寻真相,只不过是消费一下惊悚的消息罢了,顶多回头再上网骂骂街,发泄一下胸中的不平,却没有更深层次的思考。只是在这个国家,对于国家、民族、历史等问题的“深层次思考”几乎从来不被鼓励,人们的社会科学常识也太过匮乏,以至于缺乏“深层次思考”的基本能力。

陈秀月的文章写到对于乞丐的观感,想必很多人有此共鸣,再谈上海的“钓鱼案”,我突然恍然大悟,这些“鱼钩”就是些高级的假乞丐,那些假乞丐不过是些低级的“鱼钩”。秀月谈到自己曾获得陌生人的信任,得以留宿泉州,我不得不说是秀月MM运气实在太好了,或是在开元寺结下了佛缘,下次在泉州遇上无家可归者,我或许可以建议他们去开元寺附近碰碰运气。

黄丽香的《台湾初体验》,让我想到自己曾经初到台湾时的感受,很高兴看到丽香有放弃过去的思维框架,进行独立思考的勇气,丽香同学在台湾课堂上搜集到的两岸同学不同的政治意见更给人带来一些思考。不过,很多时候,答案并不硬币的两面——非正即反,即便是很多台湾人,投票时究竟投给谁,家庭成员之间也要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与心理挣扎。我在台湾时,很多台大老师都非常避讳透露自己的统独观点,以免让人产生非蓝即绿的刻板印象。作为一位初到台湾的大陆交流生,对于统独问题轻易就张扬地发表观点可能是比较冒险的做法。

拜读了林纯的《想法的缘分》,让我对她很是景仰,这篇文章谈得都是相当抽象的内容,从“想法”的诞生讲到读书的无用与趣味,再到阅读的寂寞与虚无,最后谈到自己与梁文道的共鸣,以及“作家最后被作品抛弃”。每一个抽象的概念、命题,她竟然都可以诠释地如此通俗易懂、浑然天成,不禁佩服这人的思维和语言能力。

董云峰的两篇文章写的或许是他自己内心思考和挣扎,对文字,也对自己的理想与生涯。看董云峰的文字就像听他坐在对面说话一样亲切。“才气是靠不住的。只有才华,才足以安身立命。”这句话,当与南墙的诸位共勉。

马军的《四海为家》前半部分充满了对于城市的睿智观察,叙述方式让人忍俊不禁,而文章越到结尾处越让人感觉惆怅,尤其是那句:“我被海河水塑造出了一张贫嘴,被地震塑造出了一颗柔弱的心,但脑海里却始终是孔子的仁,血管里始终是趵突泉的水。”也许,四海为家的漂泊恰恰给了我们感受多元城市文化的机会,不同的城市性格让我们对世界有更多的包容和理解。

《十月的肖翔》就像一幅写意的水彩画,让人感到一种生活之美。扑鼻的桂花香,在天冷的巷子里散漫,风很凉,夜好静。欣喜地看到,翔子正在扬弃矫情,享受成长,在复杂的世界里,唱着自己的歌。

张俊杰提到一条街的死亡与重生,他的那些关于一条街的图片唤起了我的不少回忆,想必南墙的每一位成员都与一条街也有着一段段不能不说的故事。在鼓浪听涛上,网友Osward曾将一张一条街的全景照贴到摄影版上,图片下的文字这样写道:“那时是和tortex一起爬后山,傍晚的时候一条街已是灯火通明了,于是就把她拍了下来,记得当时说过:‘以后会想念这里的。’”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