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谁让你做好事了?”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陈秀月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月31日

 11月伊始,广州一夜之间褪去夏日的炎热,赶着上班的人们穿着长长的风衣,被寒风刮起。

在进入杨箕村的最后一座桥上,一位老人携带着一个小孩,又一次出现在傍晚的桥面上。一起出场的还有两大张彩色的喷绘海报,文字间哭诉着凄惨的人生境遇。面前走过的匆匆人群,没有太多的脚步为此停住。风吹走了碗里仅有的几张纸币,老人伸长手臂,捡起来放进口袋里。

我已经站在一旁看他们很久了。这是我第二次从这里经过。

第一次经过的时候,我像对待所有的行乞者一样,无视地路过。没有看见老人和小孩的模样,也不知道海报上写了什么内容。

“没钱还能做广告!”那时,同行的李同学半开玩笑地感慨。

我才迅速扭头一看。在与他们第一次接触的时间,只有五步之久,感受到的是一场声势浩大、虚情假意的行乞活动。

第二次遇见他们,瞥见小孩呆滞地盯着路面,蜷缩成一团,倚靠着桥边的栏杆。这样的模样,这样的场景,很老套。电影导演在渲染穷人的悲惨程度时,作家在呈现穷人的可怜形象时,也喜欢让“小孩”“呆滞”和“蜷缩”。但是,老套的戏路常常能成功地让观众入戏,然后情感起伏紧扣情节。看到小孩的神情,作为观众的我,情感应该发展到了心生怜悯的地步。下一秒就算不是眼眶红润,也应该是掏钱救济。但是我没有。

就像我每次路过乞丐一样,我下意识地想起,某某人说过的“乞丐帮”住酒店的故事,刚掏出领钱的手又缩回口袋。

很早以前,看过毕淑敏写的一篇关于如何对待行乞者的文章,内容大意已经忘了。文章具体的题目也想不起,所以也打消了引用的念头。令人刻苦铭心的读后感是,与其把钱给“不知真假”的乞丐,还不如捐给慈善基金会。之后,从行乞者经过的时候,我养成了不去看他们一眼的习惯。硬着头皮走过的时候,我下意识地告诉自己,“他们都是假乞丐”。

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是不理会路上陌生人,除了行乞者,还不乏问路的人。迷魂药引起的拐卖人口事件不计其数地上演。我不敢以成为下一个失踪人口的代价,去冒险为他人指路。

但是,在后来的日子里,在我旅行在异地他乡的时候,每一次迷失方向的时候,总有人愿意冒险为我指路。甚至,还有人愿意收留我,让我寄宿在她们家中。

08年五一期间,我独自一人去泉州玩,途径开元寺时,与诵经的一位阿婆相聊甚欢。阿婆提议我可暂住她家几日,与她孙女同住。恰好,她孙女也在场,年龄与我相仿,我便答应。两天的相处,她们还带我夜逛西湖公园,为我准备丰盛的饭菜。“他们就不担心我是个骗子?”,至今,对照着她们的以诚相待,我不由得感慨自己对陌生人的冷漠。用某社的话说,我因为“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丧失了对整个社会的信心。

我轻而易举地在陌生的广州街道获得路人一次次地热心指引,但对于施予路边的行乞者,我内心却是百般犹豫。

我怕再次浪费了同情心,又成为别人眼里的傻子。我也曾热心地给与路人帮助,但换来的却是差一点受骗。在同学强行介入捅破骗局后,我久久无法相信那个坐在草坪跟我聊天的“新到辅导员”是专门骗人手机的老手。

每天总会发生一些事件,蚕食着人们对社会的信任。最近,18岁的孙中界刚到上海工作两天,因为好心载了一个拦不到车的人,成了“钓鱼者”的猎物。除了自认倒霉外,除了枉费了一番好心外,孙中界还遭到了他人的误会。起初百口莫辩,但又能怪谁?在这片土地上,做好事的下场,除了可能会被骗之外,还会遭人倒打一把。见义勇为者大汗淋漓地做完好事后,却莫名其妙地成为凶手了。这种情况在中国并不少见。孙中界还算幸运,剁了手指之后,换得真相大白的机会。可是,还有很多人,因为做了好事,却踏上了悲惨的命运,如窦娥一般,冤屈难申。

在深陷误会困局时,孙中界的大哥曾气愤地质问他,“谁让你做好事了?”这句话听起来非常耳熟。在你做了好事反而吃亏的时候,常常会有人用这句话挖苦你。你爱做好事,你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谁让你做好事了?”演化到最后是一种怕做好事的警惕心理。它已经逐渐取代“你应该做好事”的价值观,成为在这个社会安身立命的信条之一。

如果将雷锋过去做好事的事迹发生在如今的社会背景下,下雨天背着小学生淌过小河流时,或许会被紧随其后的家长怀疑和诬陷——“是不是想诱拐我们家小孩!”

在同情心无数次被利用,被误解,被践踏之后,爱做好事的雷锋会不会也变得麻木不仁,不敢将手伸向弱者?

雷锋还是后人学习的榜样吗?

标签:, , , ,

只有1条评论 »

  1. 让我想起妈妈一直唠叨的话:好事不要做,坏事呢也不能去做。就怕我的性格一个人在外吃亏被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