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四海为家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月30日

工作繁忙,生活琐碎,身心俱疲。再加上国内被一片和谐,国际也无大的风云际会,一眼望去尽是对奥巴马得诺奖的无聊争论,所以一直处于无字状态。这种状态让人恐慌,因为,学会写字之后几乎丧失了记忆能力,倘若生活无字,只怕日后回顾之时,搞不清来时路,也就乱了去时的方向。

生活无字便要自己去找,正所谓没字儿找字儿,正好搬家,收拾闲书,发现一套圣严法师的《学佛三书》少了一册《正信的佛教》,想必是回厦门时留在了厦门,回去寻恐怕没有时间,即便有,能否寻回也不好讲,算了,正好当当上有卖,就再买一本,和其他两本再凑一套,不知道书籍是否有灵,我硬凑的一套书是否会磨合如原装。

安心处安身,安身处安家,安家处安业,便是此书给我的智慧之一,想来,寥寥数字可能给人的力量大于一整堂的职业生涯规划课。再加上今晚磅礴大气的全运开幕式,顿时勾起了我对济南和亲人的思念,再加上正处于对漂泊为客的状态正处于一个感叹期,不如留下几个字,给明天点记忆,也安了自己因为无字而荒芜的心。

天津

天津以前是个大县城,现在是个大都市,这变化似乎是一瞬间的事情。可见心态变化的速度并不符合物理经典运动学定律,可以跳跃式变化。

至于我,心中对天津有着千言万语,却很少写,因为和朋友的看法不同,我自认自己是一个伪天津人:说着唐山口音,拿着130号码开头的身份证,不喜欢泰达队和女排,甚至对天津城市的熟悉程度还远不如北京。所以拿笔写天津时总觉得底气不足。

我的确是生在天津行政区内的,但是家在津唐交界处靠唐山一侧,于是生下来便是唐山户口,小学在唐山上了四年便转到了天津,听起来像是迁徙,实际上连迁移都不算。唐山的小学在家向东两公里,天津的学校在家向西一公里,一公里之差,我就变了天津人,户口也因为转学也运作成了天津的。

所以,小学的时候我就成为了高考移民。

第一次去天津是去天津电视台录像,这也是我第一次进城,立交桥大高楼水上公园南开大学的确弄得我晕头转向,所以,天津应该是我的第一个城市。

后来又稀稀拉拉的去过几次天津城区,每次去感受都一样,城市低调内敛、市民善于自嘲,相比其他城市的市民无理性的对自己城市的热爱,天津人仿佛恨透了自己所呵护的城市,再加上天津人与生俱来的幽默,这座城的唯一使命似乎就是作为这里生活的人自嘲的资料,想来应该与长期被北京压抑所致。

而近来,滨海让天津开始抬头,城市开始变成工地,居民也开始枪口对外,天津人似乎一夜之间牛了起来,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泰达球场里京津大战时满场的绿龟玩具。

这座城曾经很值得一读,而现在,味道越来越浓。

唐山

身份证上的1302和即便说英语时也改不掉的唐山腔,注定了我和这座城的缘。想来,唐山城区我只在初中时去过一次,06年7月再想去,确因胡总在场全线封路而告终。

父母都是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所以,每提到地震,或是遇到河北人的时候,我总想告诉别人我是唐山人,虽然有时也嘲笑唐山人那比我还诡异的口音。

这座城一直存在于我的主观世界,甚至每次遇到打击时也会想到三十几年前的灾难,一座城市能在废墟上站起,我也就没了害怕任何困难的必要。

我想,等看完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我还会为这个城留下文字。

凤凰涅槃,唐山飞翔。

济南

故乡,本是最该触摸的城市,然而因为各种原因,却疏远的不行。

然而,我的心还是在那里,我的祖辈在那,这似乎也能为什么当我看到今晚全运开幕式的时候,还会落泪的原因。

我的爷爷是从山东闯关东到沈阳,再入关在宁河扎根的,后来有了我的父亲,再后来有了我。现在,他和奶奶都回了老家,在章丘老家安顿了下来。大二回老家的时候看了山上马家的祖坟,风景天高山青,坟也是整整齐齐,给祖宗们磕了头之后,我知道,这个地方,也终会成为我埋骨的所在。

也好,如果一生注定流浪,身后能常伴故土,这样的一生也值了。

我被海河水塑造出了一张贫嘴,被地震塑造出了一颗柔弱的心,但脑海里却始终是孔子的仁,血管里始终是趵突泉的水。

厦门

这个是迄今为止,我最想定居的城市,原因只有一句话。

如果不能四海为家,就找一个四面海的地方为家

标签:, , ,

已有3条评论 »

  1. 我来顶一下。
    我的生活轨迹是:泰安——漳州——济南——厦门——北京——西安——上海……
    我喜欢济南,不仅仅是因为跟泰安相距一个小时的车程导致的故乡感,那个城市虽然很乱很脏,甚至落后,但是我还是喜欢。
    希望不用等到养老才回厦门

  2. 马鞍山-南京-漳州-厦门-杭州-上海-southampton-london

  3. 合肥-南京-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