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十月的肖翔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肖翔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月30日

只想把这个十月做成一个切片,腌藏起来,再回首,依稀可辨,当年的切痕。——前记

虔诚之旅

这是24岁的十月。

3日,我到衡山县城,随后坐公交车行驶16公里到南岳。南岳与衡山,在当地人语境中之不同的两个地方,前者是县城,后者是五岳之一,海拔1300米的山,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山脚泉流、水流交汇,水感冰凉,山间至山顶几无风景,惟从南天门遥望祝融峰,山势一览眼底,像极我印象中的Alps滑冰山。3日下午登上南岳最高峰祝融峰,“祝融”,传说中的火神。我在山顶庙中“有求必应”处许下自己心愿,并代一些新朋友许下心愿。

4日凌晨三、四点,从半山亭再次出发,再次攀顶,观日出。十月初,日出在六点半左右。观日出后,再到祝融大庙中还愿。返。

此次登山,与浙江张平平、江西江民节一路并行,并一起度过中秋节。惟难忘,3日晚夜宿半山腰谭家,认真对着竹林树梢边的圆月默默许愿的虔诚。这当是24岁的虔诚之旅吧。

再见

送一个朋友上火车,他是我们公司这一届招聘的大学生中第一个离开的,我们在火车站反复唱着张震岳《再见》,离伤中更多是洒脱。

假象

一早,扑鼻的桂花香,在天冷的巷子里散漫。我的脚步匆匆,要去见一个人。这个人,是我在这里的意义。

这是24岁的十月。夜色中,上天台,依稀望到,对面凤凰山。之前,我与另一个人做了断。风浪退掉后,自然会看到谁穿着裤子,谁光着屁股。幻影、假象消失时,你会看到各色的人心。万象如此,忧乐交加,我又何尝不能接受。

最后想说,知情者的意见,要用心去聆听。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原来

原来,本质上,我们都是慢热型的人。

13日晚,去了凤凰山,风很凉,夜好静,远处坟山的鬼火隐隐闪亮。静静地梳理一些思绪。感觉真独特。

有些话,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只能密封在心中,成为心中的绝密;有些痛苦,适合无声无息的忘记。当经历过,你成长了,自己知道就好。

你不够成功,表面上,是因为你不够复杂,实际上,是因为你不够单纯。

世界越变越复杂,反覆如汪洋,对一些人来说生活是艰苦的,但对更多人来说生活尽是迷惘,今天我们确实需要很多生命的坐标。

重拾严肃的阅读。

下山时,觉得自己以后会用一颗平静心面对一些人和事的。

当幸福来敲门

当遇到风华正茂的她的时候,我的爱情基因却刚刚激活,还没长成熟……当幸福来敲门时,有人正被关在门外。

前不久,抱着学习的心态观摩了威尔·斯密斯的《全民情敌》。现在,我在看他的《当幸福来敲门》。也许我更应该看尼古拉斯凯奇的《居家男人》。

最近开始持续读连岳。迫不及待想甩走顽石时态中的自己。浪荡子的心思开始转向:娶妻生子,饮食人间。渴望世俗的幸福。

为你,我愿意改变;为你,我在改变。更多时候,需要义无反顾。男人必须决绝。

唱自己的歌

十月,人仍在车间见习,心一直不定,一会天堂,一会地狱。快乐、悲伤、骄傲、气馁总是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歌曲是我的定心丸。一直在听胡德夫《美丽的稻穗》、《太平洋的风》,孙燕姿《直来直往》、《Tonight I Feel Close To You》,王若琳《迷宫》、《有你的快乐》。

关上门窗,大声唱着我的歌,so what,我还在微笑!在热电厂恐怖的烟云中,在变速箱复杂的组织中,在砂轮的亲吻中,在那社会文明的进行中,唱着自己的歌。

扬弃矫情。享受成长。积累实力。创造快乐。继续走着,Let’s Start From Here~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