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关于一条街的几个镜头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张俊杰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月30日

某杂志的一个编辑前几天加了我的QQ,向我索要几张一条街拆掉前的照片。不过那几天我实在太忙了,最后让他去找了鼓浪摄影版的几个朋友。之后想起来,也许这样做还是挺合适的。因为一条街之于我,并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当我真正开始生活在一条街附近时,它的拆迁工作不久就开始了。这个时候,一条街注定已经走向没落,而它的繁盛年代里,我这一代人还远在漳州大学。那时的我对于一条街,也只不过有一个肤浅的印象而已。

所以真正能拍出关于一条街的那照片的,肯定不是我。我对于一条街的记忆,也许是残破的,那些记忆里的画面,在我的镜头下,也显得粗糙。

不过,因为答应过那位编辑,要帮他找一些照片,我找到了部份以前刻的光盘,那些光盘里,还是有几张照片,部份记录了我眼中的一条街,从南门到KFC那段路上的一些东西。

出了大南门,另一边就是南普陀了,所以这里有总有南普陀的高僧们活动的痕迹。除此之外,卖电话卡的、卖报纸的、卖香的、卖各种手工艺品的。久而久之,也许他们的在孔已经颇为熟悉,对我们来说是这样,对南普陀的高僧们来讲,也是这样。

可能对我来讲,一条街上有三个常去吃的东西,KFC、MCD和MLT。所谓MLT,就是Ma la tang(麻辣烫),在一条街上某个路口向下延伸,在那条小路上,聚集着几家川菜和几家MLT。这里,有时被戏称为”一条沟”。

一条街要拆了,沿街的店铺一家一家关掉、清仓,之后,这股风吹到了一条沟。川菜馆也一家一家地关掉,最后坚守着的,就是这些MLT。它们,也成了一条沟里最后一个被围观的角色。

这张照片摄于某个周末的夜晚,照例,随着路灯亮起,一条街进入夜间的高峰,沿着店面的街上,已经拥挤到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站定,再举起相机找一个好的角度。不过换到靠着南普陀围墙的另一边,几乎没什么行人,结果我拍了这么一张什么都有的照片:深蓝色的天空、昏黄色的月光、被灯光照亮的路牌和满街的行人。

08年5月,一个废弃的模特。这时候许多店面已经人去楼空,在某棵树根边上,这些东西随意扔着,已经不需要了。

一条街KFC门口,08年5月的一个下午,街上几乎没人流连,镜头里能拍下的也只是行色匆匆。这间KFC被拆掉后,虽然在西村对面”重生”,人气也逐渐开始恢复。不过,就不久前我刚去那边看到的情景是,那里仍然比不上当年的一条街。

多年前某一期《厦大经纬》,曾在头版的倒头发了一篇《一条街的死亡与重生》,这个标题是我想出来的,现在看来,一条街还没有”重生”,这种模式是自发形成的,在厦大周围,也不再可能产生。至于西村,它就是西村。

标签:, , , ,

已有2条评论 »

  1. 虽然不是很熟这条路,但是看见她,还是开始想念。

  2. 我好像到过那里,很不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