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欲辨已忘言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莫兰塔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七月30日

上一期的《第一财经周刊》里,我的title终于从“实习记者”变为“记者”。所以尽管这期杂志里没有我的稿子,仍然是意义非凡的——我的职业财经记者生涯正式开始。对读者负责,从此更不可以偷一毫厘的懒。

来广州三个星期了,我还没有吃过南信双皮奶,还没有逛过上下九,也还没有在任何一家影院看过on档的大片,更无论长隆、从化。几乎所有的时间和思考空间都给了工作。本来预计的也不是如此,但是刚来的第一周听尽了同事的抱怨,这边的情绪不是那么积极,也就不容许我不急切了。华南这儿企业的生态与北京上海不同,民营公司占据了半壁江山,中国前五十名的富豪有70%在这里“大隐于市”,手里捏着的金砖操控着多个重要经济命线,这些草根派的老板们是聪明而执拗的,对信息公开的意识非常不足,加之当地的媒体原则性不强,长期下来也就形成了只在需要宣传和危机公关的时候才拿钱买版面的风气。

华为就是一家典型的绝对不理媒体的大公司。海内外业绩都颇为出众的华为科技,内部如何运作,始终给外界带来强烈的神秘感:老总任正飞坚持军事化管理,层级分明,各部门之间交流极少,员工上班不得上外网,所有电子邮件必须经过审查才能发出,工作压力巨大,年年有人因不堪忍受而自杀。从TCL工业设计总监略过一丝哀伤神色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个难以接近但事实上也许比富士康的“血汗工厂”更直接挖掘的黑洞(周刊的领导似乎是不太害怕官司的)。但《第一财经日报》当年对富士康的报道确实跟风《华尔街日报》跟得有些太紧,失去了自己的声音和判断,这是题外话了。

同事们说,华为难突破,华润也难突破。同理的还有销售渠道铺得极好的王老吉,亚运会赞助商、刚刚收购了皮尔卡丹的某服装公司。华南最大的装潢企业、与大小房地产高端酒店大型项目都牵涉很深的景龙装饰陈总在郊游的时候告诉我,有个凤凰卫视的记者约了他一年多,他始终在耐心地一次次拒绝着采访~Orz~估计这位兄弟到现在也没能见到过陈总的本尊吧。

“上市之前保持低调,我不希望在别人的目光中惴惴地发展自己的企业。”

“那你打算让景龙什么时候上市?”

“这个……四五年后吧……”

看来等我当上编辑了他老人家都未必会接受一个采访。

面对这些企业家,我们作为CBNWEEKLY的记者,必须坚持的原则有:不收红包不收车马费,不收小礼物,不参加带有宣传和贿赂性质的媒体见面会(附带晚宴还可以,但附带泡温泉做SPA沐足K歌就一率不得参加……),不参加由单个企业组织的多家媒体记者的联谊。作为一家财经类杂志,对报道的客观性保护到了这个程度,是CBNWEEKLY独有的,也是它被我所尊敬的原因,但也是它在华南开疆拓土近半年身影却依然显得有些孤独的重要原因。内容与广告完全分离;视觉上坚持轻松时尚,内容上坚持深度挖掘。我们试图将专业主义与趣味性结合起来,给它注入真正的大报性格,像WSJ那样的大报性格。那也就是说,作为“创业者”的广州站记者们,有责任带着周刊走过寒冷的冰河纪,一如去年它在北京创刊那时的开拓者所做的,先去赢得尊重,然后再赢得新闻,制造优秀的商业报道。

最近的几期,我们也写了力拓门(当然我们也一定会写的是黄健华收购NBA的球队),东莞制造业调查和平安帝国之困惑也正在准备之中……越来越多硬财经的选题进入编辑们选择的视野,但风格上人们依然会看到最“第一财经周刊”的一篇篇故事型的报道。它想证明的无非是,坚持新闻专业主义,关心社会,关心财富,并不需要与“有趣”相悖。不被理解,只是暂时的。

这也是我所相信的真意,此时欲辨已忘言,但时间总会说明一切的。

(2009年7月20日,于从合肥到广州的飞机上)

标签:, , , ,

已有2条评论 »

  1. 极具专业性的语言,是让专业人士看的。
    用白话写的,是大众看的。两者定位不同。如《明朝那些事儿》就是为了让大众领略历史的趣味,但若再深入挖掘,就未必有专业人士所想要的东西。
    另外作者的文字,思路可以再清晰些。

  2. 华为就是一家典型的绝对不理媒体的大公司。

    本來就有軍方背景。有很多遠親擬親在裡面做中層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