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发光很着急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言轻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一月30日

曼哈顿雄心原理告诉我们说,人性崇拜高度。

所以我们总是愿意仰视自己未来的生活,即使它未必会比现在更好。

前几日,我就被自己的九零后堂妹打倒。

初上大学的她,已经俨然处于一个对未来期待很高的鲜活时期,她爽快地跟我说,我要做我们家最伟大的女性。

我自然鼓足了当姐姐的温情,语重心长地跟她说,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加油。

而后我絮絮叨叨地跟堂妹说了很多,从生活态度到择偶标准。终于,将堂妹线上的彩色的头像说成了黑白。

这显然是告诉我,这位小姐,你很无趣哎。

电脑这边,我忍不住讪讪拿起镜子长吁短叹,不甘心又找女友诉苦,难道我们真的已经灰头土脸,迂腐呆板。

大一及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和堂妹一样,大多数人,都表现出了对成功的渴求。身在一个集体,谁也不愿意做木桶最短的那棵木板,而或者,谁都只是不喜欢输。因而大家都规划、努力,有了燕雀安知的志向,力力和环境抗争,咬紧了牙关像是要做给谁看。

而你到底做给谁看?

你也知道这到底不过是攀比心理和面子问题在作祟,你太想早日发光发热,好让周围的人对你刮目相看啧啧称奇。你抱怨给好友说你不快乐,说大学里人人勾心斗角,你努力想融入新集体,但你不自主地有了保护色,周围没有温情没有脉脉,没有你期待的归属感。这是不是精英的烦恼?

坦率说,周围太多人经历过这个阶段,有人历时长有人历时短,有人天性进取因而甘之如饴,有人只是人云亦云却忘记这是否是自己最想要,有人身经百战杀出一片天地换得一个光彩结局,有人终于挂上微笑面孔学会自嘲接受自己的炮灰命运。

我看见过很多人,他们聪明果断、上进又善于经营自己的人生,他们比我们少掉许多可笑的虚荣心,从来不介意公开自己的失败,当然,也比我们更看重自己的成功。在象牙塔里,他们已经比我们更加适应规则,知悉人情,弹性的人际关系让我等固步自封的呆板青年望尘莫及。

我想下一次大概就要接受堂妹的抱怨:不是我不够聪明漂亮和努力,是环境于我太过苛刻太过不自由,是周围的人们于我太过阴险太过不友好。

就算在社会里,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也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工程。条理清楚地获得答案,也是一件难度系数很高的事情。想清楚了想要什么,还要去想怎样得到。实在是累得很。

于是出现了捷径,比如需要他人献计献策,帮助自己发光发热。

就像成长中不可或缺的看书这件事,精英只求经典与精华,那些垃圾糟粕简直入不了他们的尊眼。有人跟我说“我只看经典,请推荐给我经典”“请告诉我看什么书才能让自己更有文采”“我时间真的有限,消遣自然也要有营养才能让我成长得更强大”……最近倡导有思想,精英们就要关心时政热衷民生;最近流行艺文腔,精英们肯定要看过《小团圆》知道岩井俊二;最近全民奥运会,精英们起码要了解奥委会的组织构架职能愿景否则该有多丢脸。

真是十分惭愧,我当年也看过郭敬明和流星花园,今日也还在孜孜不倦地追看欧美剧集,也会对虚拟帅哥偶犯花痴罪,我太庸俗了没有资格推荐所谓有助成长的好书好片。我惹尽了世间尘埃,哪里有资格做阳春白雪,哪里有资格充备精英智囊团。还是不要耽误大家进步了罢。

从小至大,我最抗拒的,就是被指导去看什么类型的书,或者做什么样子的人。所以相应的,也不喜欢成为那个动作发出者。

还是拿看书来说事儿——真正撼动我们灵魂,改变我们人生观,丰富我们智慧的书,是一定要自己去找出来的,在这个过程必然又臭又长,贯穿我们成长,骗取我们很多唏嘘嗟叹甚至眼泪,也带给我们很多恍然大悟或者灵光一现的瞬间。这是一个私人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像泥土里复杂难看的根基,只有它才能让你我有日茁壮长大开花落果。

若没有时间,也不要轻易问他人借时间,因为到最后你总是忘记与他人分享光芒。你发光很着急,这纯粹是你自己的事情。有规划自己的能力,也有抱怨环境的气力,这是日臻完善的社会青年角色。可以讲求效率飞速进步,我们也为昏暗社会大放异彩之志士伟人拍手叫好,贡献侧目与喝彩。

但唯独自我成长与丰富这件事,你得慢慢来。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