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D.剧本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二月31日

分場大綱

~~~~~~~~~~~~~~~~~~~~~~~~~~~~~~~~~~~~~~~~~~~~~~~~~~~~~~~~~~~~~~~~~~~~~~~~

第一場時間:2009年6月29日,畢展前一天   傍晚

地点:A大学 油画室

人物:丁寧(A大学 美术系 大四学生  女   )

淡入畫室有點昏暗,一束光從窗台射進來,剛好打在畫板和丁寧的左臉上。她正在專注地對畫作進行最後的修改。

畫中人物是一個中年男人。丁寧凝視著畫作,臉部肌肉輕微抽搐了下。她別開眼光,起身拿了一張貼紙,把畫的名稱貼上。退后一步,稍微躬下身,端详几秒。

然后转身从包包里拿出一盒泡面,打开泡面,把面饼拿出来丟進垃圾桶里。再从泡面盒里拿出调料包,撕开,连同包装袋一起放到盒子里。拿着泡面盒走到饮水机旁,按下热水键。调料包开始在水中打转,颜色慢慢晕开……

淡出,全黑

畫外獨白:我原本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畫他……

~~~~~~~~~~~~~~~~~~~~~~~~~~~~~~~~~~~~~~~~~~~~~~~~~~~~~~~~~~~~~~~~~~~~~~~~

片頭曲

配合人物的介紹、跑片頭曲

~~~~~~~~~~~~~~~~~~~~~~~~~~~~~~~~~~~~~~~~~~~~~~~~~~~~~~~~~~~~~~~~~~~~~~~~

第二場時間:2007年6月   上午

地點:A大學  普通教室

人物:系輔導員,A大學美術系大二B班全班同學(包括丁寧、班代林宇馳)

系輔導員(拿著一摞材料進來,邊走邊說):班代過來一下,幫忙把這些材料發下去。同學們,你們把這份材料填一下,交給班代,班代你到時候幫忙整理成電子版。林宇馳(走上講臺,拿了材料,邊發邊說):大家字要寫漂亮一點哦,不然我看不懂。

丁寧拿到那張表,開始一筆一劃地寫了起來。

“母親姓名”一欄,慢慢寫上:無。

“父親姓名”一欄,筆觸稍微猶豫了幾秒,后,慢慢寫上了“丁二土”。

寫完之後,丁寧想起早上和她爸爸的爭執。

回憶(畫面停留在“丁二土”三個字,聲音回到了早上):

丁寧(憤怒地):你今年還要去學校對不對?!對不對?!跟你說,你在學校一天,我就一天不去上油畫課!!!

“嘭!”奪門而出的聲音。畫面“丁二土”三個字跟著聲音晃了幾晃。

丁寧抬頭看了看正在和同學打鬧的林宇馳,恰巧林宇馳也往這邊看,兩人目光碰撞,丁寧趕緊低頭,猶豫了下,拿起筆,有點顫抖地,把“丁二土”慢慢改成“丁士生”。

畫外獨白:我從來不曾想過,“虛榮”有這麼可怕。可怕到有一天我會失去我的所有。那件事情之後,他們都安慰我說,不是我的錯,命運如此,逃也逃不過。可我不會原諒我自己,死都不原諒。拿“命運”當擋箭牌,(冷笑)這個藉口,很蹩腳。

~~~~~~~~~~~~~~~~~~~~~~~~~~~~~~~~~~~~~~~~~~~~~~~~~~~~~~~~~~~~~~~~~~~~~~~~

第三場時間:2007年7月   晚上

地點:丁寧房間

人物:丁寧

丁寧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的一張畫。畫上有一個笑得很陽光的男孩。是林宇馳。丁寧從抽屜里拿出一顆棒棒糖,很開心地看著它,把玩了一會兒,慢慢地撕開包裝紙,把棒棒糖塞進嘴裡。然後伸手從桌上拿了一本書,躺著翻看。突然,她把書從頭上拿開,從嘴巴里拿出棒棒糖,看著天花板上的畫,慢慢地眨了眨眼。然後坐起來,拿著書走到了窗臺,爬了上去。

窗戶外面黑黑一片,遠處有燈光,窗外靜謐,偶爾幾聲知了和青蛙叫。

丁寧坐在窗臺上,拿著書,開始朗讀: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佛你已死去

你聽起來像在悲歎,一隻如歌悲鳴的蝴蝶

你從遠處聽見我,我的聲音無法企及你

讓我在你的沉默中  安靜無聲

並且讓我借你的沉默  與你說話

你的沉默明亮如燈,簡單如指環

你就像黑夜,擁有寂靜與群星

你的沉默 即是星星的沉默

遙遠而明亮

……

畫外獨白:很多事情,你永遠只能一個人知道。放在內心最深處,在一個寂靜無人的夜裡,拿出來自己細細品味。我喜歡林宇馳,喜歡到幾近瘋狂。有那麼一段時間里,我整個世界都是他,無時無刻。可是,他並不知道。除了我,沒人知道。

~~~~~~~~~~~~~~~~~~~~~~~~~~~~~~~~~~~~~~~~~~~~~~~~~~~~~~~~~~~~~~~~~~~~~~~~

 第四場

時間:2007年7月

地點:A大學美術系系辦公室

人物:系輔導員,丁二土   中午

系輔:你爲什麽突然提出不幹呢?這份工作簡單,報酬又高。丁二土:我……我我覺得我做得不夠好,怕耽誤了那些孩子們。

系輔笑了,身子往背後一靠,笑眯眯地說:丁,二,土,我還以為是什麽原因呢!跟你說,你做得非常好,是做過的人裏面,做得最好的。

系輔從靠背椅上起身,走到丁二土前面,拍著他的肩膀:老師、學生們都非常喜歡你。

丁二土顯得有點局促,扭動著身子,努了努嘴,卻說不出話來。

系輔給他倒了一杯水,對他說:我知道你的家境不好,家裡還有孩子在上大學,你文化水平低,在現在這種社會,想出去找工作,根本就沒有競爭力。單單靠你收垃圾收廢品,怎麼供你孩子上學呢?我知道,這個工作是有點難為情,可是,你也做了兩年了,應該早都習慣了,不是嗎?

丁二土喝了口水,含糊地說:我倒不是覺得難為情,就是,我家孩子大了,不希望我……

丁二土停住了,眼光垂了下去,想起了那天丁寧對著他大喊:你今年還要去學校對不對?!對不對?!跟你說,你在學校一天,我就一天不去上油畫課!!!

系輔歎了口氣,說:我瞭解。現在孩子都愛面子,有誰願意自己的爸爸是個人體模特。可是,人體模特也不是什麽丟人的職業啊,你讓你家孩子從美學方面多想想。真不懂體諒家裡的難處。這樣吧,老丁,你可以先找工作,如果有比這個更好的,你到時候再辭。說實話,你在系裡口碑非常好,大家都很喜歡你。你回去好好想想,這週末再給我答覆。

丁二土點了點頭,欠了一下身,離開。

~~~~~~~~~~~~~~~~~~~~~~~~~~~~~~~~~~~~~~~~~~~~~~~~~~~~~~~~~~~~~~~~~~~~~~~~

第五場時間:2007年7月 晚上

地點:丁寧家裡

人物:丁寧、丁二土

晚上10點多,丁二土載著一大堆廢品回來。在門口慢慢地整理。丁寧從屋裡走出來,站在門口,看著爸爸彎著腰。突然眼眶有點濕。

她走到丁二土旁邊,說:爸,我來幫你吧。很晚了,你趕緊進去吃飯吧。

丁二土回頭看了看女兒,笑著說:沒事,爸不累。你回屋去吧。這裡髒兮兮的。

丁寧有點哽咽,說:爸,早上對不起……

丁二土停頓了一下,有點動容,說:回屋去吧。

丁寧回到房間里。

躺在床上,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上的林宇馳。

一會兒,她拿了一本書,又出來了。說:爸,我去海邊走走。

丁二土:這麼晚了,別呆久了,趕緊回來。

丁寧:嗯。

丁寧走到海邊,躺在沙灘上,用書蓋著臉。

海水一浪一浪地,和著浪潮聲,丁寧的聲音響起: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佛你消失了一樣

你從遠處聆聽我,我的聲音卻無法觸及你

好像你的雙眼  已飛離遠去

如同一個吻,封了你的嘴

如同所有的事物,充滿了我的靈魂

你從所有的事物中浮現,充滿我的靈魂

你像我的靈魂,一隻夢的蝴蝶

你如同憂鬱這個詞

……

我喜歡你是寂靜的,彷佛你消失了一樣

遙遠且哀傷,彷佛你已經死了

彼時,一個字、一個微笑,已經足夠

而我會覺得幸福,因為

那不是真的

~~~~~~~~~~~~~~~~~~~~~~~~~~~~~~~~~~~~~~~~~~~~~~~~~~~~~~~~~~~~~~~~~~~~~~~

第六場時間:2007年7月  晚上

地點:A大學校園裡

人物:丁寧,林宇馳

丁寧走在路上,手裡拽著一張紙條。紙條已經被丁寧揉得又爛又濕,上面寫著:

丁寧同學,

放學后,晚上9點,學校圖書館旁邊那棵大樹下,我有話要跟你說。

                                         林宇馳

丁寧突然慌亂地把眼光轉開,頭低了下來,呼吸急促。丁寧慢慢把頭抬起來,眼角隱約閃爍著淚花,她看著林宇馳,說:不對。我不喜歡你。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林宇馳痛苦地看著她的背影,愣在原地。

丁寧邊走邊哭。林宇馳,你知道剛剛你跟我表白的時候有多可愛嗎?你知道我多想說一聲,“我也喜歡你,很喜歡,喜歡你很久了”嗎?你知道我多想和你一起手牽手去上課,去畫畫嗎?可是,你知道嗎?丁二土就是我爸爸。你知道了你還會喜歡我嗎?不會了吧?

丁寧腳步越來越慢,手也開始發抖。她捂著自己的胸口,靠著牆壁,慢慢坐了下來。她看了看表,已經10點了。

內心獨白:他應該走了吧。即便我知道也許有什麽事情要發生,而這樣的事情是我幻想了幾千遍幾萬遍。可我還是不敢。我內心的自卑淹沒了一切。

丁寧就這樣攥著那張紙條,悵然若失地坐在地上。

“丁寧?你怎麼坐在這裡?”丁寧抬頭,是林宇馳。

林宇馳突然很開心地說:“我在圖書館那邊等了你好久,還以為你不來了。你怎麼坐在這裡?是不是記錯地方了?我應該寫的是圖書館吧?”

丁寧看著林宇馳,有點手足無措:我,我記錯了,我還以為是在這裡等。

說完,有點失神地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屁股,沖林宇馳尷尬地笑了笑:你找我什麽事?

這一問,同時把尷尬也甩給了林宇馳。

林宇馳抓了抓頭皮,結結巴巴地,說:我剛剛在圖書館那邊等你,等了一個小時,還以為你不來了。……我……我,我想,我想跟你說……

林宇馳看著丁寧,清了清嗓子:咳,咳,那個,我,我想,我想跟你說,(停了兩秒),我喜歡你。很喜歡。喜歡你很久了。你也喜歡我的,對不對?

畫外獨白:那一刻,我是如此地痛恨我爸爸。痛恨他的職業給我帶來的恥辱和自卑。我不敢參加班裡的活動,我不敢和同學過密地交往,因為我怕他們會知道原來系上鼎鼎大名的人體模特丁二土是我爸爸。那一天,我放棄了我期盼了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愛情。我心痛得彷佛將要死去。我以為這將會是我最難過的一天,但是,這不是。

~~~~~~~~~~~~~~~~~~~~~~~~~~~~~~~~~~~~~~~~~~~~~~~~~~~~~~~~~~~~~~~~~~~~~~~~

第七場時間:2007年7月   晚上

地點:丁寧家裡的餐桌上

人物:丁寧、丁二土

餐桌上,兩盒泡麵,旁邊還有一個小碗。電視開著,新聞正在報導今天的颱風。

丁寧和丁二土分別把各自的方便麵調料擠進盒子里,倒上開水,把蓋子合上。

丁二土把丁寧桌前的兩個已經擠過的調料包拿過去,和他面前的兩個一起放到一個小碗裡,拿起開水壺,往裏面沖熱水。裏面調料包開始打轉,顏色慢慢暈開。然後他把這碗湯推到丁寧面前,說,喝吧。

丁寧沒喝。兩人默默地看著電視,氣氛有點詭異。

一會兒,丁寧拿過其中一盒,開始吃麵。

丁二土看到丁寧開吃了,他也拿起另一碗泡麵,低頭吃了起來。

一陣吃麵的聲響中,突然,丁寧停了下來,盯著她的父親。

丁二土抬起頭,嘴巴里含著半截麵條,半截還在外面。他用力一吸,全都吸進嘴裡,含糊地問:怎麼了?

丁寧皺了皺眉頭,問:你到底有沒有辭職?

丁二土又低頭吃了一口面,說:前天早上我有去學校找老師啦。

丁寧說:然後呢?是不是以後都不去了?

丁二土仰頭喝湯,然後,說:還不確定,我又沒有新的工作。

丁寧突然站起來,眼淚嘩啦啦就下來了:不確定?那就是還要去咯?!你是想怎樣?同學們知道了會怎樣看我?你知道這兩年來我都是怎樣過的嗎?你有沒有站在我的角度想過?因為你我不敢交朋友,我不敢參加活動,甚至,甚至,連談戀愛都覺得奢侈……所有人都認識你,都知道系上有一個人體模特叫“丁二土”,知道他的身材比例,甚至知道他的……

“啪!”丁二土甩了丁寧一巴掌,大睜著雙眼,顫顫巍巍地說:“還知道什麽,知道我雞巴有多長是不是?”

丁寧捂著臉,冷笑著,說:不是嗎?難道是藝術?當了兩年人體模特,你真把自己當藝術品看了??你真下流。你有沒有想過,今年我也要上油畫課,讓我對著你,怎麼畫怎麼畫怎麼畫怎麼畫??!!!你說啊!!!你說啊說啊!!!!

丁二土呼吸開始變重。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手還停留在半空中,他慢慢地把手收回來。眼睛看著碗裡的調料包,張了張嘴巴,沒說出話。

僵持了幾秒,丁寧哭著跑了出去。

丁二土看著她的背影,一動不動地。好一會兒,他慢慢地坐下來,吃了一口面,嚼了兩口,又吐出來。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皺巴巴的香煙,從裏面拿出一根,顫抖著點上火。煙霧開始繚繞,淚水從丁二土的眼睛滾落下來。

淡出,全黑。

畫外獨白:你懂那種感受嗎?如果是你,你會怎樣?那是我曾經無比厭惡的生活,現在回想,卻是無比厭惡當時的我。因為失去了一場愛情,我把所有痛苦都發洩在爸爸身上。那一刻,我突然忘了他是怎樣辛苦地把我養大,忘了他是如何克服所有心裡障礙,在人前一件件地把衣服脫掉……成長需要付出代價,只是,我沒想到我為我的成長付出的代價竟然如此之大。是我自編自導了一場悲劇。如果,那天我沒有說出那麼爛那麼傷人的話,如果,那天我沒有跑出去,如果那天沒有刮颱風……

~~~~~~~~~~~~~~~~~~~~~~~~~~~~~~~~~~~~~~~~~~~~~~~~~~~~~~~~~~~~~~~~~~~~~~~~

第八場時間:2007年7月   晚上

地點:

人物:丁寧、丁二土、丁二土鄰居

瓢潑大雨,丁寧就這樣跑了出來。風勢越來越大,丁寧在雨中走得越來越吃力。可她不知道該去哪裡。

丁二土家裡:

電視裏面,從主持人的表情看來,颱風似乎正在加劇。

丁二土突然回過神:幹!颱風!!

然後“噔”地從椅子上彈起,沖了出去。

一會兒又沖了回來,騎上摩托車,又沖了出去。

一會兒又沖了回來。跑進屋,手忙腳亂地撥電話,老是撥錯,大喊:幹!把電話往地上一摔。打了自己一巴掌,呼了一口氣,重新拿起電話,撥通了。手機來電鈴聲響起,丁二土回過頭,看到丁寧的手機放在桌子上。

他又沖了出去,跑進鄰居家,說:快點,快點,我家阿寧跑出去,手機沒帶,我找不到她,快幫我找找。

鄰居:你先別急別急,我去叫上阿山、阿林他們一起去找。

一群人兵分幾路地出去了。

~~~~~~~~~~~~~~~~~~~~~~~~~~~~~~~~~~~~~~~~~~~~~~~~~~~~~~~~~~~~~~~~~~~~~~~~

第九場:地點:林宇馳家   晚上

人物:丁寧,林宇馳

門鈴響了,林宇馳開了門,外面是全身濕漉漉的丁寧。林宇馳一驚:天啊,丁寧。你趕緊進來!

林宇馳拿了毛巾衣服,讓丁寧到浴室換洗。

……

丁寧從浴室出來。林宇馳正在幫她泡泡麵。

看到她,林宇馳抱歉地說:不好意思啊,家裡沒人在,我只會泡方便面。你凍壞了吧,你再等十分鐘,等面泡開了,趕緊喝一下湯,暖一暖。

丁寧坐了下來,看著桌面上的兩個擠過的調料包。對林宇馳說:給我一個小碗。

林宇馳困惑地從廚房拿出了一個碗,遞給丁寧。

丁寧把兩個調料包放進碗裡,往裏面沖了開水。拿著勺子攪了攪,然後,喝了一口。

笑著對林宇馳說:小時候,我很喜歡吃泡麵。可是,我總是等不及泡麵泡開,就吵著要吃。我爸爸沒辦法,只好把沒擠完的調料包放到碗裡沖上開水,讓我先喝。等我喝完了那碗湯,泡麵也就泡熟了。

林宇馳:哇,你爸好聰明。

丁寧若有所思地笑了笑,低頭喝湯,不語。

……

丁寧和林宇馳盤腿坐在電視機前,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泡麵。

電視裏面正在播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一部老電影,《搭錯車》。

丁寧一直盯著電視,腦中不停地閃著關於她爸爸的畫面。

當電視裏面女主角站在舞臺上,高唱著:

沒有天哪有地,沒有地哪有家,

沒有家哪有你,沒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養育我,給我溫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護我,我的命運將會是什麽

是你撫養我長大,陪我說第一句話

是你給我一個家,讓我與你共同擁有它

丁寧的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她回過頭,對林宇馳說,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說完馬上起身跑了出去。

林宇馳:外面,外面在下雨,丁寧,丁寧

林宇馳也起身跟著跑了出去。

林宇馳騎上機車,追上丁寧,說:上車,我送你回去。

丁寧哭著上了車。機車在暴雨中艱難前行。

 畫外獨白:我想那就是所謂的親情感應吧,那種血濃於水的感覺。那天我心裡突然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一定要回去見爸爸,我要回去跟他道歉。那種感覺強烈到我無法控制,一秒都不能耽擱。我只知道,回去,馬上。可是,我還是晚了……

~~~~~~~~~~~~~~~~~~~~~~~~~~~~~~~~~~~~~~~~~~~~~~~~~~~~~~~~~~~~~~~~~~~~~~~

第十場時間:2009年6月x日,畢展   上午

地點:學校

人物:整個系所有同學、老師。包括丁寧。

現場熱鬧十分。主持人說:最後,讓我請出本次“全場最優秀作品”獲得者,丁寧同學。丁寧走上講臺。把她的畫掛在場上,慢慢地揭開了蓋在上面的幕布。

全場一片譁然。有人議論:“那不是丁二土嗎?”“對啊,他不是已經去世了?”“她什麽時候畫的?”……

丁寧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我想,給大家講個故事。

說完回頭,把畫上面的白色貼紙撕掉。上面赫然寫著兩個字:父親。

全場突然一片寂靜……

淡出,全黑。

~~~~~~~~~~~~~~~~~~~~~~~~~~~~~~~~~~~~~~~~~~~~~~~~~~~~~~~~~~~~~~~~~~~~~~~~~~~

第十一場時間:2007年7月  傍晚

地點:丁寧家裡   

人物:丁寧,鄰居嬸嬸

“多么熟悉的聲音,陪我多少年風和雨,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丁寧頭上綁著白頭巾,抱著雙腿蹲在角落里。

“阿寧啊,你在嗎?阿寧啊。”鄰居嬸嬸推開門,手裡端著一碗面,走了進來。

她走到丁寧面前,把面放下來,摸了摸丁寧的頭,哭著說:傻孩子,好幾天了,你再這樣下去怎麼行。

丁寧,慢慢地低下頭,看著嬸嬸端來的那碗面。顫抖著把它端起來。她突然想起了爸爸死去的那天,她和爸爸在家裡吃泡麵的情景。

丁寧一邊吃著面一邊哽咽。音樂響起:

雖然你不能開口說一句話,

卻更能明白人世間的黑白和真假

雖然你不會表達你的真情

卻付出了熱忱的生命

遠處傳來你多么熟悉的聲音

讓我想起你多么慈祥的心靈

什麽時候你再回到我身旁

讓我再和你一起唱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多么熟悉的聲音陪我多少年風和雨

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

沒有天哪有地,沒有地哪有家,

沒有家哪有你,沒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養育我,給我溫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護我,我的命運將會是什麽

是你撫養我長大,陪我說第一句話

是你給我一個家,讓我與你共同擁有它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酒矸倘賣無酒矸倘賣無

淡出。

配合著片尾曲《酒矸倘賣無》,跑職員表、演員表。

全劇終。

本故事取材:

1、父亲节·《鲁豫有约》

 2、搭错车·酒矸倘卖无

 3、聂鲁达·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标签:,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