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两个堕胎故事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言轻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十二月31日

Juno

“The best thing you can do is to find somebody who loves you for exactly what you are, good mood, bad mood; beautiful, ugly.”

在一个对人性失望的夜晚,Juno的爸爸跟她说这样一段话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部电影真的值得一看。以前看太多油腻腻的青春片,哀愁,伤感,替别人唏嘘不已,浪费自己的生活情操,动辄歌颂青春,并且相信青春总带着遗憾。这部片却把真实坚挺的青春说给你看。但是,同样美好。

十六岁怀孕的女孩子,还带着极大的孩子痕迹,口无遮拦,无所顾忌,我行我素,连怎样是喜欢一个人都不大了解。直至遇见成人世界里的冲撞离合,在失望欣喜和被告诫后,她终于明白什么是该做的事情。包括生下一个不属于她的孩子,包括相信,以后她会以自己的名义生下孩子。

我们长到大,都遇见了些什么人呢。爱我们的,美若天仙的,潇洒落拓的,丑不拉几的,温柔的,不善解人意的。可是,并不鼓励有太多幻想,过于虚妄。真正的年轻,是踏踏实实地找一个同样的也还有着孩子气的人,一起经历,一起长大,除了荷尔蒙性激素,更重要的,是对这个世界以及对自己的理解。然后,什么才是最好的爱呢。

“他爱你纯粹是因为你这个人,心情好坏,丑不拉几,不管你是怎样。”

这部片的主题并不是说爱情,但是爱情是一个符号,也是人性的一部分。我这里,不讨论母性,家庭的宽容和女孩的果敢,但是这些都是片里所拥有的。

我喜欢这样描述成长的片,它没有虚无的彷徨,没有同性恋情,没有支离破碎,没有声嘶力竭,也没有上演任何催泪桥段,它甚至嬉笑,机敏,诙谐和粗鲁。但是,它是最好的青春。

“那个你找对的人,始终会从你的屁股上看到阳光。那便是你值得去粘一辈子的人。”

说得多好。

四月,三周,两天

这是一个设定发生在我出生那一年(一九八七年)的故事,罗马尼亚。一个阴沉的抑郁的冬天。琐屑困顿的街道。沉静冷漠的人群。 

和《Juno》不同,这部电影的故事发生在短短一日之内。

大学生Ottila出场,以快捷冷漠的表情,演绎寻常的生活:在昏暗的宿舍楼里买走私的进口香烟、食品、香皂 。同样快捷冷漠地,帮好朋友Gabita收拾东西。

她们要做一件非法的事情,当时的罗马尼亚禁止的事情——堕胎。

Gabita 怀孕。她们找到了一个小医生帮忙堕胎。

他们在逼仄肮脏的小旅馆里讨价还价,被索取金钱和身体。Ottila满足了男人的要求,并且亲手处置了胎儿的尸体。

电影末尾,两个女孩,坐在一个餐厅等待晚餐,十几米外,是一场喜悦的堂皇的婚宴。

而那些关于甜蜜的梦幻,似乎与她们无关。

导演Cristian Mungiu说,这是一部关于友情,责任和爱的电影。而这发生在一个政治背景下。

对于那个时期的罗马尼亚,堕胎,关乎于国家制度甚于道德伦理。这是强硬的大环境。

这部电影塑造了两个人物。Gabita懦弱自私。Ottila坚韧果敢。她没有面临着不可面对的困境,但是她出于友谊和一种有些温吞的责任心,来毫无退路地帮助着Gabita。 

两个电影里胎儿的下场不同,《Juno》里,最后胎儿变成了婴儿,Juno和孩子的父亲,两个年轻的孩子,期待着有一天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父母。而《四月三周两天》里,胎儿被

Ottila装在书包,带出旅馆,镜头跟她一起摇晃,在那些黑暗的街道里穿梭,后来她矗立在一个垃圾桶里,里面是她丢弃的,还带着血的四个多月大的胎儿。

触目吗?这部电影比《Juno》更冷酷,或者说《Juno》一点都不冷酷。

残忍是环境没有宽容,是背景充满惊慌,是社会本身的逼仄。

这就导致了两个结局。

人性在《四》里,是残忍和惊悚的。一个惶惶不安的年代,和一个宽容大度的年代,差异是那样大。大到,前者里面看起来连爱都是奢侈的和可笑的。它同时,必须是惊悚的。

标签:,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