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七期导言:梦想照进现实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董云峰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一月31日

凌晨2:14,我在网易微博上兴奋地发出这样一行字:未来中国最优秀的记者、社会活动家、艺术家一定会有人来自南墙。

大家都成熟了很多,是走向强大而非衰老的成熟,是青春的静水流深。我将这一期的文字从头到尾扫了三遍,越看越感动,越喜悦。大家都在成长,我很开心。

我有太多理由感到惭愧和不安。半年来读书寥寥,没写过多少让自己满意的文字,没有让自己的工作变得更有价值,更未亲身参与任何公共事件。半年前是初进京时的紧张与局促,如今却是站稳脚跟后对更确定未来的犹疑。

当我发现自己可以轻松保证工作不犯错,可以驾轻就熟地写出其实意思不大的稿件,经验已经足以支撑我不用太较真即可完成任务拿到薪水奖金。也许是我对工作本身期许太高,毕竟对大多数人而言,工作仅是取得收入消耗生命的手段。但我不满足。

可是幻灭感充盈在每一个角落,在悲天悯人之外,我得承认我更是一个现实的人。却又扔不掉那些残留的古典情结,即便是看上去很美很崇高的事物,当我想到背后的消费主义和商业游戏,就很难热爱。

无论如何,我一直在关注,在思考。或许“关注”和“思考”这两个词份量太轻。我的天性倾向于一开始把事情全部确定清楚,然后全力投入进去。这种完美主义或精神洁癖带来的副作用是优柔寡断乃至懒惰拖沓。毕竟人是脆弱的,没有明确的目标,太容易松懈下来。

我知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知道活在当下脚踏实地是最佳选项,知道专注与克制的重要性。但我更清楚的是,我必须倾听来自内心的呼喊,尽可能地摒除我的浮躁与怯懦,尽力把在做的做到极致,尽早放弃确定不想做的,尽快接近想做的,尽力做愿意成为的那个自己。

从第一期到第七期,是我初涉职场的半年,北漂的半年,梦想照进现实的半年。生活依然平淡,习惯了朝七晚七的作息,工作波澜不惊。唯一最好最重要的事情是遇见了我的爱人,我们彼此相爱,并且愿意携手走进围城。

想到南墙里还有这么多义士豪杰,我感觉到力量,尽管微弱但是切实。而各位女士们的文字,温暖却又丝毫不乏沉思。对,就是力量,思想的力量,行动的力量,年轻的力量!谢谢大家。

向所有像陈佳裕先生一样的老新闻人致敬!愿前辈安息。

我愿意将《网瘾战争》这部伟大的片子推荐给我的每一位朋友:岂因声音微小而不呐喊!

接下来,我想以最直接的引用方式,分享我在诸君字里行间收获的感动:

记者未必非得去揭露黑幕才叫正义勇敢。有一种更难的任务需要记者去做,那就是挖掘这个时代中的一些深刻的感动,平和却能给予人光明和温暖,昭示着曙光。——邱靖

出声,也许是获得参与感的第一步。V不清楚自己能走多远,不过他已经上路了。生命也许还是没有终极意义的,但是脚踏在大地之上,这种为人的感觉,已弥足珍贵。——林纯

尽管这样的希望那样微弱,但我们依旧相信奇迹会发生,只要我们持续不断地推动,持续不断地输出力量与温暖,不断地提醒这个国家:如果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么再绚烂的奥运开幕式、再坚挺的经济、再重要的国际地位都无法掩盖你的羞耻、挽回你的尊严。——传贵

我记得他说起媒体,说起南方周末的方舟评论,说起凤凰台的一些栏目,言语间颇有见地。那一次,我突然觉得,虽然平时大叔做社会新闻,冲锋陷阵,打打杀杀,颇有大将的气慨。但这一次,却也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点知识份子的情怀。——俊杰

只是我们对头顶树枝下散落的斑斑阳光不经意的一瞥,便知道了此生的意义„„但是,阳光实在是太诱人了,很多人横向奔走,逃离树荫,享受树荫以外的阳光。而我们,却选择留在这里,一是出于无奈,而更大的原因,则是那些死在半路上的蚍蜉,都是我们的父辈,只有我们撼倒大树,他们才能晒到阳光。——马军

我并不强硬,因为我觉得比“软弱”更可怕的是轻狂。智慧是自己的,双手是自己的,智慧是可以超越双手的,是被捆绑着,环境也让人泄气,但是智慧可以和知识一样,无涯。——颜钦

标签:, ,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