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栈道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邱靖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一月31日

卢安克说得好,“理解。”

那些戾气和抱怨的存在,霎时间都成了一种客观存在。学会理解这种存在,但不必给自己徒增新的戾气和抱怨。

就如同面对高峡急流,人人皆欲离蜀,却抱怨旁人不去修栈道,却不见自己身体力行。对于那些随处可见的“理所当然的句式”,我开始一目十行。

对于一个具体的事情,需要定位好自己的角色。要么全程、全面地跟踪到底;如若做不到护航,那么便从旁策应;要么取其中一个自己能够承担的阶段或方面;要么为这个事情寻找一个切实可以托付的人。若不然,大可不必徒然在原地抱怨某些角色没有人承担,因你与袖手亦无甚分别。学会理解之外,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记得过去医生和教师这两个职业都曾被当作白衣天使和辛勤园丁敬仰,现在却沦为普通的岗位了。若称谓前头不打上类似于“支教”这种标签,仿佛也难以提气。

而现在,我由衷地意识到在这个国度有两个职业多么不容易。黑白混淆、阴阳失调的世界里,需要这两个职业去还原黑白、和谐阴阳。记者揭黑,律师辩白。记者把隐藏于“白昼”之中的黑幕掀起,让世人瞧个真切;或是在黑夜中寻找那些给人以希望的闪光点,让人们守候黎明。而律师则须把深陷于黑沼的真相打捞出来,在各种漩涡和暗流中决不沉溺。只是,这两个本该秉持客观理性的职业,却在这个国度被迫承担了更多本不该属于他们的角色。“各打五十大板”本是记者的金科,倾向性本是大忌;“有奶便是娘”本是律师的玉律,忠于当事人才是天职。可以用道德谴责违背良知的人和事,却不该用道德去绑架天职。

我不得不承认,不论是记者队伍还是律师队伍都是良莠不齐,为虎作伥者大有人在。现在,我能理解并接受他们的沉默,万马齐喑中的一马亦不配有指责其他马的道德制高点。我甚至能理解同流合污者,但不会宽恕;只有真正的受害者才有权宽恕。如若我亦是造孽者的一份子,又什么权利去宽恕那自己也有一份罪的孽呢?就如同我从不曾在街道办或市辖区作为选民选举过人大代表,亦不曾去竞选,法律和程序尚且保留了些许渠道的权利我都不曾认真行使。还去片面的释放戾气抱怨司法不公?立法时我参与了吗?你我既早已在事实上默许了“被代表”,又何必在此间辱骂云云?这便是,人在做,天在看;人不做,天也在看。

即便积重难返,亦可从权,至少暗渡陈仓还是容易懂的。而那些依旧闪光的,我会倍加珍惜。

就像栈道,会有人修,会有人烧,会有人隔岸观火,会有人逡巡畏缩,会有人等吃现成的。只是各自的选择种下的因,各自承受日后的业报。至于徒然的悔恨,大可不必,只要此时明了什么是选择。

标签:,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