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印象三亚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老特专栏 • 发表时间:2009年七月30日

三亚是一个美丽的城市,一个不知所措的乡村。

我从一开篇就告诉自己说,不要介绍风土人情,名胜古迹,特色小吃,一介绍就忘了自己是干嘛的了。所以我选择这样两个形容词来介绍这个城市。

海南省和台湾——我权衡了是不是应该出现省字,发现平时说多了,不习惯带省字,又怕惹上麻烦,所以决定改成这样说——海南和台湾是中国的两个睾丸。捏哪一个大陆都会蛋疼。这样把海南和台湾相提并论,是很让海南有面子的。

三亚与海南不一样。三亚从一开始,就放眼世界。三亚的城市广告里称自己为世界的三亚。这大概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心安理得,或者不如说是迫不及待的一次土地割让。三亚是中国唯一的一个热带城市——这是不是一种误解呢,三亚是中国唯一的热带城市,但是热带城市并不只是中国有,这样就把三亚自诩为东方夏威夷的想象给打破了。世界人民并不会因为三亚是中国唯一的热带城市而到三亚来旅游——对他们来说,中国比热带更具有吸引力,可惜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早上伴随着一阵阵三十摄氏度的暖风,三亚醒来了。天依然是无比放肆的蓝,树是令人发指的绿——因为这两种美好事物的副产品就是台风都改变不了的湿热高温。经过一夜的洗礼,世界的三亚的大街脏乱不堪,到处是水果皮和槟榔水——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东西,青色的果子配上白色的石灰放进嘴里大嚼然后吐出血一样红的口水,而且这口水吐在地上像血一样擦不掉。大概这里的人是不生肺痨的,因为从症状上看不出来。街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南腔北调,都是游客,脖子上挂着一堆东西,项链,手机,相机,摄像机,还有海螺纪念品。这副打扮去逛街,就像是禽肉中市场被锁在笼子里的鸡一般,伸着脖子挨宰。如果再配上一件花花绿绿的三亚版山寨夏威夷衫,嘿!

不过这些与我关系不大,我不是游客,也不是本地人,属于暂住人口。

公车是一如所有中国一线城市的挤,也一如所有中国城镇的破。车上既有无人售票车的投币箱,也有有人售票车的售票员,所以上车是先投币,然后售票员递给你一张车票。这样做大概不仅可以解决就业问题,也免去驾驶员一边开车还得老瞅着钱箱的问题,简直还能在开车乏味时有人聊天解闷。相比之下,大城市整洁的车厢和一脸木然的驾驶员,倒显得死板了似的。

沿着海滨大道,一眼望过去全都是小区,连公交站名字都是由小区的名字组成的。它们读起来如此相似以致于一个不小心就会做错站。清一色某某田园,登场频率最高的字词是蓝天,碧海,绿海,海岸等。占据着三亚市最为美丽的海滩的房子里住的绝对不是三亚人。他们来自祖国内陆和腹地,像候居的小燕子一样,穿花衣,年年冬天来这里。其余时间,这些房子就空荡荡的,或者变成了旅馆。稀缺的资源应该用来挣更多的钱,这样即便房子空了,也不是浪费,至少卖房子的人并不吃亏。所以,三亚湾不是三亚的,是中国大陆的,是世界的。卖房子的人告诉你,来买我的房子吧,做三亚湾海的主人。祖祖辈辈在这海湾里打渔,靠大海哺育的渔民们倒好象成了不速之客。他们看着海岸上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一辆辆飞驰而过的汽车,一群群跑来观看他们打渔并且惊喜万分指指点点然后饶有兴趣的体验一把的游客,大概在想,这世界变化真快,党的政策好。

我在这海边的城市走过,海风吹过我的脸庞,好像妈妈的手,刚洗完衣服湿乎乎的,拂的我一阵阵出汗,惺忪的睡眼还在回忆昨晚的美梦,双脚载着我走向了公交车站。三亚的一天又开始了。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