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亡天下读后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五楼房客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二月28日

一天看完《亡天下》,书的副标题为南明痛史,的确读来让人无限哀痛。

满清固然是“女真不过万,满万则无敌于天下”,但以汉人两亿之数量,却被不过二十数万人的满人占据了天下,究其原因,多半还是咎由自取的。

满清入关时,长江以南依然在明朝手中,中原之地为农民军与满清胶着之所。而当时多尔衮所想,至多也不过是能与明朝划江而治,成南北朝之局。

顾炎武有亡国与亡天下之辨,他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

满清入关,跑马圈地,剃发易服,于今日大湿们固然有民族融合之精辟结论,于当时说,却是亡天下无疑。

与邱靖曾谈及南明与南宋之区别,何以南宋之羸弱仓惶,尚能抵抗百余年,而南明大好局势,却二十年间便土崩瓦解。邱靖说,宋室南逃,所依仗者,为百劫余生之人,经得起考验。而我们论及南明,常常说优势为南京有一套完整的班子,但就是这一整套完整的班子,未经战事洗礼,犹自留存晚明党争恶习。故此大兵压境之时,尚自相互攻击疲于内斗,如史可法守扬州竟落得无兵可用,而之前嗷嗷乱叫恨不得进兵逼宫的大将们却纷纷对清廷望风而降。

哀哉,清军入关之后八旗腐朽的极快,想来已经出乎多尔衮预料,故此征伐南明的主力,多半是明朝降军。不知自古中国人就有这样的品性,自相残杀,总有无穷的动力。无论是运筹帷幄的洪承畴,还是前线打手的几大藩王,对自己人之残忍,对夷狄之恭谨,都让今人看来无法理解。而那些一溃千里的明军,在城头变幻大王旗之后,也变得骁勇善战起来。有如后来投共之国军,是否也是因为深刻感受到了这是为自己打仗,亦是土地革命之功?而“留发不留头”的规定,多尔衮当初也是拿不准的,偏偏一个明朝降臣拼命鼓动,最后成了国策。书中有一句话说得极好,他们是怕自己的叛逃引得他人的审问,故此只有斩尽杀绝,才能保留一点心理的尊严。

亡秦者秦也,非六国也。由此来看,用在明末清初之时也妥当,而所谓的天下大势,自作孽而已。

有几个想法,不吐不快。

满清屠城之人,多为明朝降军。而所杀为自己同胞,杀的也是痛快淋漓。

南明一堆将领,为了推戴之功,不惜大敌当前,立了几个朝廷。岂不知若是国家都已不在,这点功劳又算的了什么呢?文人们党争不断,纵使屁 大点地方,也能把名分争得有如大势已定。说到头来也只是排除异己罢了。故此我们应放弃对那些官吏的遐想,因为国家有难可让他们团结精诚,即便国家亡了,他 们也不会在意的。

朱元璋乞丐出身,拿到了天下之后,生怕自己的子孙再受苦。于是立下规矩,自己的子孙不得工作,由国家供养。到了明朝末年,朱家子孙是几 十万的造粪机器,由于不能工作,有许多远房只能饿死家中。那些有钱点的,有短视的要死,真是没把国家当成自己的,死都不肯拿钱犒赏军队。到了清朝夺取天 下,又说八旗子弟不能工作,由国家供养。历史真是难得让人吸取教训,八旗子弟后来的德性我们都看到了。对我们的教训是,父母固然不愿让我们受他们吃过的 苦,而有些苦是一定要吃的。

两亿汉人忍气吞声,被各自杀掉,却偏偏不能同仇敌忾。故是因为看到别人死,以为总不会轮到自己身上。或者总会到自己身上,晚死也比早死好。所以往往绝对的优势,竟成一人死而众人围观,乃至众人皆死的状况。此事放之今天,尤请诸君多思多想。

忠臣固然名垂千古,但一些孔孟之道读来,毫无定国安邦之策,却只有敢死之心。其实于国于家无大用。

能写千古文章的人,如钱谦益侯方域之流,做人却未必出彩。一个在殉国无胆开城投降,一个用锦绣文章做了满清入侵的战略性文件。文人于乱世,纵使赋到沧桑,却多半身不由己。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