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人来人往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董云峰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二月28日

因为翻译一本拖了近一年的书,还要坐牢两月,周末几乎要全部贡献出去。

昨日赶了5000余字,久违的记录。外面烟花炮竹声四起,提醒我这是异乡的元宵,顿觉愧疚。入夜,拉宝宝一起出去吃饭,方觉漫天白雪,回屋加衣。

我的确高估了自己,或者完全低估了工作对人的损耗,连每天2000字也无法保证,拖沓2月仅完成3万字不到。但我真觉得这是一本有意义的书,我不会放弃。

有时会妄想,如果每年可以翻一本好书,到老的时候,就有好几十本,那这辈子也算没白活。

不管生活是步入田野,还是堕入深渊,我依然希望能够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一同事离职,我们叫她雁子,在这个春天里要南飞了。昨晚我们一群去年7月进公司的应届生朋友聚餐送别。气氛很伤感,八卦和苦水,甜蜜和悲情,祝福与鼓励。

我们这伙人因为入职培训在同一个队而成为朋友,后来我们建立了自己的泡泡群,边上班边灌水,还时不时一道吃饭打牌出游杀人。从校园到职场的这段过渡期里,这个小圈子是我们逃避压力与疲惫的角落,也总能在那里找到些乐子。

雁子的工位已经空了。上午她在群里发了告别信,写的很长,其余15人她一一点评并祝福了。有人开始在电脑前哭了;我用百宝袋广播小虎队《再见》,一片潸然。仿佛回到了中学时代。

我们过早地开始怀念了,又总忍不住放大自己的伤感。我们使劲怀念使劲伤感,只因害怕未来无处安放。

大年初六深夜,汉口火车站,去往站台的通道上人潮拥挤。每个人都神色匆匆往前赶,背、提、扛、拖着大包小包,脸上写满了坚毅与隐忍。接下来,我们还要面对近20小时的临客之旅,以及新一年的北漂生涯。

有那么一刻,我怔在人群中,人来人往,嘈杂喧嚣,望着窗外的工地和更远处的烟火,一股悲怆涌上心头。

有人说,旅行是以家为圆心不断需找新的半径的过程;如果不能确认圆心在哪里,那不是旅行,是漂泊。

还有人说,北京是把所有有梦想的年轻人吸引来,然后磨灭所有锐气,一脚踢开的城市。

那又怎样,谁让我们年轻呢。

标签:, ,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