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我们决定他们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三月31日

2001年10月7号,于根伟在五里河一脚踢破了阿曼的球门。中国队有史以来第一次冲进世界杯。记得当时我还跑到家前面的空地,点燃了早已准备好的“大地红”。同楼的球迷们纷纷下了楼一起庆祝这值得记忆的时刻。

02年的世界杯,我初三,中国队小组赛的时候,正是中考前最最较劲的时候。当时的班上男生几乎一人一个小小的收音机,中国队比赛的那三个九十分钟,男生全部趴到在桌子上听着转播,讲台上的老师估计也是无心讲课,于是彼此心照不宣。女生们听球的不多,倒是能够从全班男生的集体的叹息中总结出比赛的最终比分。

那一年,早些时候,让我们狂热的还有《流星花园》和F4,只是这种狂热还没有持续很久,《流星花园》就被禁播了。

相比于狂热于《流星花园》的“现世报”,我们对足球的狂热也终于迎来了报复。上任伊始的韦迪,正式提出了国奥打中超,国青打中甲的施政纲领。天朝将再次上演我们无法想象的人间奇景。

然而仔细听听韦迪的话,我们倒没什么太多的道理可以反驳:举国体制是中国的优势,我们依靠举国体制夺得了奥运金牌榜的第一名,我们无数的弱项也因为举国体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别的项目可以用,足球为什么不行?

是啊,足球为什么不行?每次奥运会后,我们都为自己金牌榜上的数字骄傲的不行;每当国歌奏起的时候,我们都禁不住热泪盈眶;我们的电视台里翻来覆去播放着冠军的笑脸和眼泪,我想这并没有其他深层的原因,只是我们爱看而已。

当我们输给韩国,输给日本,输给沙特,输给伊朗的时候,我们喊着下课,甭管教练是不是刚上来的。当我们赢了泰国,赢了阿曼,赢了香港,赢了马尔代夫的时候,我们也喊下课,因为我们觉得赢得不漂亮。我们的足球是弱项,所以我们就认为我们可以大肆嘲笑阎世铎的“杀无赦”,可以肆意讥讽谢亚龙的“叉腰肌”,可以拼命笑话南勇的“大快人心”……却忘了,我们做的一切,都让他们和他们的继任者变得更加恐惧,更加急功近利。

只要我们还是一群急功近利的暴徒,他们就不会成为韬光养晦的明君。

之前一直以为,在集权体制之下,他们的决定只对他们自己负责,和我们是没什么关系的。然而最近,我越来越感觉之前的认为是错误的。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我们决定的。

标签:,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