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这算不算是腻了?——3-19马尾归来随笔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邱靖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三月31日

福州终究算是我老家,前前后后来过二三十回,熟悉又不熟悉。昨天重回三坊七巷,心疼死了,面目全非。我不得不说我很恨何疯子,三坊七巷是他拆的,三年前因为PX的事在厦门还干过一仗,或许以后他还要拆天津的九国租界,总之我讨厌什么他就干什么。那时我还小,不会想太多,觉得不对的事就反对,哥几个三年前的六一谁不曾热血沸腾?可现在,心早长茧子了,心硬了;除非有更颠覆的事情,否则很难再疼。

半年来,三次潜入榕城,竟都和闽案有关。只是这次再也没有什么辣烈的炸裂感,似乎平淡如水。昨晚五蚍蜉四缺一,哥几个在风波庄一坐,竟然无多少要说的话。上回来时,五蚍蜉茶酒饭后,甜言蜜语、豪言壮语、胡言乱语,这回竟都不言不语。

广隶说,是大家都默契了,多少话,不必多说也晓得,又何必再重复?眼中所见的,虽未麻木,却早已习惯。这便是我们的国,而我们还要好好生活。夜间,从开元寺出来,榕树下一小伙子弹吉他卖唱,我和老范都往吉他袋里放了点钱。广隶说,他唱得一般;我说,在福建这样的很少,不容易。

就在往马尾的车上,我还跟广隶说,很可能马尾这边判三缓二,然后福州中院判无罪或减刑,好给官家台阶下也好和稀泥。然而我们千算万算还是高估了司法机关的靠谱程度。无语,还是无语。无耻,还是无耻。

他们的脑子不仅是进水的问题,似乎还进了硫酸,腐蚀得不知道还剩下些什么。脏,还是脏。我再也不会去瞎琢磨什么从某某衙门或某某大员的角度出发,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靠谱手段平息事态,因为这都是伪命题。你看那个姓李的湖北省长是个什么货色,就晓得原来他们也就这点水平。所以也不必太高看福建这头的王八能比湖北的能爬。

我害怕我某一天会在某个行当变得过度职业化,以至于不是现在的自己了。可是,我想得很明白,有的事,已经腻了。理想从未破灭,反而更近了。

我不得不承认这三个家庭的遭遇对我的触动很大,尤其是游精佑,他本来可以安然地过着小康甚至富足的生活。于是我觉得,“主守,后战”是对的。要先懂得保护自己,才谈得上有机会帮别人。面对那些连遮羞都不讲究的脑残衙门,他们对我们做出什么不靠谱的事都可能发生。我本就不是什么天性纯良的人,但是出来混,自然很难什么事都做得对,但伤天害理的事绝对不能干。所以对于今天我见到的一些生物,我很难以人类视之。

不让在乎你的人为你担心,还有就是活着心不累不愧,若能做到这两点,本身就很幸福。

虽然我早就发现自己的这种变化。但今天还是自问一句,这算不算是腻了?

2010年3月19日于福州

标签:, ,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