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请予我免于恐惧的自由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范否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三月31日

2010年3月23日早上,福建南平市延平区实验小学门口发生特大凶杀事件,死亡人数上升至9人、4人受伤,伤亡人员均为南平实验小学学生。据悉犯罪嫌疑人郑民生有疑似精神病史,已被警方批捕。(综合新闻)

事件发生后,媒体纷纷评论:“为教育部门对学校安全保障工作和关于学生相关逃生技巧普及,以及对社会闲散人员树立良好的心理辅导教育工作敲响了警钟。”从中央到地方,一轮又一轮的校园安全大检查、大预防也紧跟着铺开。

然而,正如有媒体评论,“前后只有55秒怎能让学校负责?”的确,教育系统这次是成冤大头了。郑民生报复的是“社会”,而不是校园,校园只是一个凶案现场而已,就像很多凶案发生的公园一样。

“郑民生曾经是一个好人。”邻居的这句话是多么值得被注意。它告诉我们该检讨的是这个让曾经的好人变坏的“社会”,郑民生在被制服后喊的那句:“他们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他们活!”正是社会深层矛盾爆发的一个标志。

《孔子》中有一段对话,鲁君称赞孔子治理领地有方,说他的领地上人民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正是评价一个领导者的最基本的,也是最高的标准。不让郑民生活的“他们”、根本上导致那些幼小生命逝去的元凶,不是王姓领导,不是那些抛弃他的女孩子,也不是把房价炒高的地产商,而是管理这片国土的那个团体,那群人。

郑民生挥刀报复社会,选择了这个社会上最弱的人群下手,原因大概有二:一,糟糕的人生、失败的事业和悲惨的爱情已经让他自卑到了极致,只有最弱的孩子,他才有自信制服,才能百分之百地免于失败的羞辱;二,当没有一个机制能够让他发泄他对人生与社会的不满,他只能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而在自焚、杀人等手法都已经成为这个社会的抗体,政府和人民都变得麻木不仁的现实背景下,他只有选择小学生这个具有特殊意义的群体下手,因为,他们能吸引来更多的注意——既然要同归于尽,他宁愿因轰动而有更多的人来关注他,解读他,咒骂他,痛恨他……他供认,他原计划要杀30个小孩。

是的,会做出如此举动,郑民生的神经肯定有问题。但“曾经是一个好人”的他,是后天形成的精神病,是生活不能安居乐业所导致的,是因为生活在一个不能安居乐业的“社会”导致的——试问,举国多少人不是至少处在这种“后天精神病”的亚健康状态呢?

而郑民生,既是这个“社会”造出来的可怜虫,也是这个“社会”放出来的魔鬼,来制造更多的可怜虫,正如那些孩子,那些父母,还有不得安居乐业的所有人。

时时要提防着是否有危险正向自己袭来,是否自己的私人财产会被共产,是否头上的屋顶会在瞬间被挖掘机打翻,是否有精神病人持刀在路上乱砍,这种不能免于恐惧的生活所构成的“社会”,正是一个再病态不过的“社会”。

1941年,佛兰克林·罗斯福在美国国会大厦发表演说时提出,公民应享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

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并颁布《世界人权宣言》,重申了这四大自由:“鉴于对人权的无视和侮蔑已发展为野蛮暴行,这些暴行玷污了人类的良心,而一个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并免予恐惧和匮乏的世界的来临,已被宣布为普通人民的最高愿望。”

免于恐惧的自由应该是这个“最高愿望”中的最低标准。

所谓免于恐惧的自由,即通常所说的生存权,包括住宅不受侵犯,包括拒绝不确定未来的自由,包括拒绝无理搜查,拒绝有罪推定,拒绝侮辱和诽谤。再简单点说,就是鲁君称赞孔子的那句:人人安居乐业。

作为一个中国公民,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普通的人,所求并不多,最基本的,不过免于恐惧而已。

2010.4.1 厦门

标签:, ,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