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第十期導言:交響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本期导言, 言轻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四月30日

四月初有個春假,我們一路從北部玩下去,到南部,又從東海岸玩上來。路上看到不少競選廣告,製作精良,口號直接簡單,人物拍出來也神采飛揚躊躇滿志。身邊的朋友感歎說,這真的是一個年輕人只要有真才實幹就可以出頭的社會。

大家說,在我們的社會里,草根的年輕人能夠出頭,比有真才實幹還要難。

而即便不能出頭,我們也都努力抬起自己的頭睜眼看世界不是嗎。看來看去,總是在嘗試用自己的言論去爭取這個社會多一點的更好。

也其實是,這個國家多一點的更好。

這個四月,南牆走到第十期,我試圖在為南牆們表象里的失望憤怒和不滿找理由。

傳貴這個月就很火大,他對禁電摩的政策「感到難以息咽的氣憤」。是的,「以任何借口為由的擠壓老百姓生存空間的政策和行為」我們當然都要反對,這關係到大多數人的利益,而我們始終要關懷的,就是這樣的大多數人。

喬治.肖伯納說「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痴形式。愛國主義就是讓你確信這個國家比所有其他的國家都要出色,只因為你生在這裡。」

也因為你要求這個國家比其他國家都要出色,所以你總是嫌它不夠好。

這或許就是我找到的理由。所以在這個四月,我理解到了南牆,也看到了表象下的南牆。

鼎琪的文章里,我就看到了南牆們隱性的柔軟的社會關懷。「生靈」二字,何其沉重,所以我們沉痛極了。我們都是龐大社會里的微末個人,所以我們應該珍惜每一個善良的生命。

「原來我非不快樂,得我一人未發覺」,讀到雲峰四月的文章,我想起這首歌。我覺得很欣慰,信息時代我們越來越容易瞭解這個世界的大小事件,我們懷著悲憫的心去看待災難,懷著憤怒的心去聲討不平等,可是「活著的人們去往何處取決於腳下的每一步,取決於每時每刻的自省程度,取決於我們的勇氣與智慧能否占據上風,而不是苟且與愚蠢」,我們的渴望是,這個社會成長與健全,但是我們首先是要學會珍惜,自我成長得健碩與完全。

與此同時,南牆們所努力使自己獲得的,不僅是一種對於弱勢的悲憫,和對於強勢的抗爭,也是一種對於自己所藏匿的局限性的反思。常遠的文章讓我不禁問自己這樣一個問題,你在意過地域之爭嗎?你用這樣的眼光看待過別人嗎?

他反思了現在這個社會里,人與人之間潛在的地域觀念,狹隘的偏見,道聼塗説的「常識」和莫名其妙的歧視。要保持理性看世界真的很難,但是我們在努力遠離偏差。

這樣子認真走好腳下的路,我們就一直在進步。

久違的肖翔在沉寂了這麼久之後,在四月的文章里,也說明了這一點。「最好的狀態只存在於此時此地而已。」

純姐這次寫了友情,「友情,這溫柔的真理,這真實的真理……就算我不理睬,就算我大發雷霆,就算我消失,請你相信,情緒是瞬間,理解是永恆。」看完了純姐的文章,我陷入了一種很個人的情緒裏面,我們的原則性和固執還有那微弱的不起眼的「面子」,讓我們失去了多少知己,我們關注大世界卻往往忘記身邊的人,我們珍視腳下的路,可是我們忘了照顧一路扶植我們的人。我高興南牆們也會這樣孱弱,在最真誠的友情面前,在愛面前。

軍哥說我們是守望者,我們目睹,我們經歷,我們和這個國家一起成長,所以其實,我們從來沒有氣餒過吧。南牆們一直在從不同的行業,用不同的視角,採用不同的方法看這個社會,我們之間也會出現分歧但我們都善於互相理解,我們這個群體時常也有會謬誤,可是我們勇於承認並且改正。也許我們成為不了這個國家的「把關人」,但是我們會一直做「守望者」。而「守望者」三個字的背後,是不離不棄。

「南牆諸君」裏面其實有六位女性。麗香自嘲自己是「悍女」,我看我們都差不多。在正義與真理面前,繞指柔簡直是小概率事件,百煉鋼才是我們常見的出現形式。我們的悍來自于社會的催化,而我們怎樣才能變得真正更強?我們都還在路上。

走到第十期,東陽學長的新書《林毅夫——跌宕人生路》也出版在即,他說「也許我們有微博,有即時通訊工具,有博客、校內、豆瓣,但是還是會把南牆當做一些文章的首發處」,所以他把新書的序發在第十期的南牆里。南牆一直在孜孜不倦地用自己微薄之力發聲。東陽學長為「南牆聲音」提高了力量,也給了我們鼓舞。

是的,「讓南牆發聲」,是我們這一小撮青年人的一直在努力的事情。南牆們也都摔摸滾打,跟社會的外力撕扯,解決自己的小問題,努力學會安身立命。可是我們保持交流和自省,重視學習和思考,熱愛生命與國家。這都是至重要的大事。我們聲音有不同,力量有大小,可是南牆們的交響始終在給我們自己信念——用自我成長所帶來的收穫,向周圍發出南牆的最強音。

而我們相信,下一個十期,會有更強音。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南牆們和關注南牆的青年人們,節日快樂。

2010年5月4日 於台北

标签:, , ,

已有3条评论 »

  1. 为什么要用繁体字??

    马军 回复:

    @左脚, 在台北写的

  2. @左脚, 因為我在這裡一般都用正體字 後來討論過寫導言要不要換 最後我決定不換 個人很喜歡正體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