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混搭的泉州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郑道森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五月31日

来泉州,第一印象并不好,到处拥挤的街道,效率低下的公交,城市被成千上万的小工厂包围,街上不是农民,就是暴发户,要不就是外来工。但生活快一年,总有一些令人惊喜的发现,泉州这个地方,基本上颠覆了我对于“城市”这个概念的想象。它是“城市”与“农村”的混合体,“传统”与“现代”的在这里兼而有之。

同学来泉州,如果要去看都市风光,我还真有些为难,这里的都市景观,跟临近的厦门\福州相比,实在没法比,但如果去看泉州特色的小街小巷,甚至城市边缘的农村,我倒是觉得自信满满,乐意作为向导。

我一直津津乐道的一个休闲项目,是坐公交车去泉州湾看滩涂。坐上803路公交车,越过后渚大桥,在大桥后的沙场站下车,这里是泉州湾,晋江和洛阳江在此交汇之后,流入海中。因此,这里形成了大片的湿地滩涂。车还在桥上,你就可以看见滩涂上成片的水草,还有仿佛是在海滩上“蔓延生长”的大片淤泥。

好几次去惠安或是泉港采访,从这里经过,都被窗外令人惊艳的美景打动,于是下定决心要自己坐公交车来一次。还记得那是一个周六,当我们下了公交车,沿着沿海大通道一路行走,意外地发现,原来这里名为“泉州湾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眺望远处,还有水鸟在滩涂上走来走去,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想到厦门白城海滩上的人造沙滩,觉得泉州海边的美,才是真的自然的美。

除了湿地滩涂,岸上的风景也颇为有趣。过了后渚大桥,再往惠安崇武方向走不远,就会到惠安安百崎回族自治乡,沿路看过去,还真能看见几座伊斯兰风格的建筑,尽管这些建筑大多都是为了招商引资才盖成的,但还是给人无限遐想。

说到伊斯兰教,泉州同样会是一个让人惊喜的地方。如果你在这个季节来泉州,你会发现,伊斯兰教在泉州是“活的”。上周四的清晨,我无意中从圣墓一带路过,意外中看见几辆大巴车载着近百名穆斯林,就停在圣墓景区门前,穆斯林们正坐在路边休息。上前和他们搭讪,这才知道,原来他们都从甘肃来,是专程乘车来泉州的“圣墓”上坟的。

原来,在很多国内穆斯林的意识中,泉州的圣墓是穆斯林先贤埋葬的地方,来泉州的圣墓“上坟”,则是先贤崇拜的一种。这些回民告诉我,他们几乎每年都会来泉州,用他们特有的方式进行祭拜——捧一本《古兰经》站在墓前诵读、不放炮,也不烧纸。原本以为,泉州的伊斯兰教遗迹都只是遗迹,没想到,他们其实实实在在存在,他们还“活着”。

泉州年年“禁炮”,但讽刺的是,每年从年头到年尾,都有老百姓放炮,政府似乎连管都懒得管。记得有一天夜晚,距离报社不远处持续燃放鞭炮将近两个小时,有记者出去采访,回来告诉我们说,原来是附近的“村民”在进行“民俗活动”。

我们报社所在位置,不说是在城市最中心,至少也是在中心市区的范围之内,但这里的居民

即使拆迁了,也一定要保留祠堂和庙宇,并保持传统的祭祀习惯,这一点恐怕在全国都很少见。那次的“鞭炮齐鸣”,就是在已经“城市化”的“村落”里举办的“民俗活动”。

无论怎么城市化,泉州人好像总喜欢守着自己的宗祠,让宗族领袖决定这决定那,这也让泉州成为到处都是熟人的地方,在这里,已经有了城市的外壳,却依然有着农村的内核,不少泉州人仍然习惯经常性的祭拜,或是由抽签来帮自己做决定。

泉州人的祖屋,大门的门匾上大多题上XX衍派、XX传芳的字样,人们由此可知这家是何姓氏,从何迁来,祖上有何遗风。这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千百年沿袭下来,成为泉州的一个习俗。一次,我看到“九牧传芳”的字样,这才恍然大悟,那个名叫“九牧王”的品牌,应该就是从这里衍生出来,如果真是这样,足可见泉州人家族观念之重,即使做了企业,也不忘光宗耀祖。

在报社附近的一个小区,一次我偶然发现,一楼的一户人家,在这座现代化公寓房的门上,也刻上了“XX衍派”的字样,在那个环境中,“XX衍派”显得有些怪异,而如果换一种角度,你有会觉得,泉州这个地方,全球化与在地化,结合得如此完美。

还记得在台湾的时候,“全球化”与“在地化”的博弈,“全球化的价值反省”,这些是文化学者们挂在嘴边的话题,台湾人似乎对全球化充满了戒备,生怕全球化的声浪,毁了台湾的在地的文化多样化。

不过,在中国大陆,对于“全球化”、“现代化”,几乎一切照单全收,但泉州绝对不会这样。闽南文化的力量如此之强大,以至于它仿佛深深刻在泉州人的生活里,大家固然向往现代生活,但那种对于传统的文化的敬畏,是中国很多地方所没有的。

标签:

已有3条评论 »

  1. 1.禁炮重点是机场净空范围,泉州市区确实抓得不严。
    2.那种牌匾叫“姓氏郡望”,小时候好奇特地查过,就算同一姓氏不同来源,也会有不同的堂号。九牧传芳说明主人家姓林,九牧王确实是林氏产业。
    3.对传统文化是保留得相对好,但随之而来莫名其妙的自大和封闭也让人郁闷。不是兼容并蓄就能称之为混搭的,也可能是互相不融合的拼盘……

  2. 我爸爸是泉州人,可是小学毕业后我都没再去过泉州了,看了之后好想回去瞧瞧,或者在泉州住一段时间:)

  3. 我是泉州人,感觉泉州人就是又保守又开放,中原人的后裔,曾经的世界大港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