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有墙的世界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康广隶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六月30日

我叫做根正苗红天朝满赛勇敢的翻墙少年思密达,我有些与众不同,我已经察觉到了,我察觉到自己其实是一个墙里的人物。这个次元话说也并非算是一个不毛之地,至少四周有一堵墙,上面画着很多大字报,写着墙外是怎样的不毛之地水深火热之类的话。墙内的世界只有一种颜色,也就是被外面的人称为“土共”的一种屎红色,当然这也是我摸出墙以后才知道的事情。我还有一个妈妈。虽然她出场的时候,我一直念叨“我了个去,这货不是妈妈,这货不是妈妈,这货不是妈妈……”然而根据这故事的尿性来看,这货还真是妈妈啊,没跑了!而且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的话,也觉得似乎变得有点儿和蔼了呢。说到妈妈,她毕竟是个没经我们同意就来跟我们搭戏职业演员,表面上演技很好对我们都不错,但是实际上呢,唉。我们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肉山大魔王!然而灭那货的任务,也隐约成为了这个故事的主线,变得逐渐清晰起来了。

这个次元,貌似是因墙而出名的。甚至有一句令那些撞到墙的人十分自豪的名言,叫做“不到长城非好汉”。不难看出,墙是伟大的,其的地方在于长,长到无处不在。什么?你没撞过墙?不勒个是吧!这跟说“我没有见过鸡蛋”一样荒唐。倘若你有机会看到这段文字(然而我知道它是永远不可能被闲人们打印出来贴在路边或者编进万恶的书里面,所以你一定是在某个叫做网络的地方用一种叫做鼠标的东西阅读它),你就一定撞过墙。

作为一名好汉,我十分热爱墙。我了解这个故事的剧情也是从墙开始的。当然,对这个近乎于专有名词的“墙”的热爱,与对“南墙”的热爱,有那么些差别。

如果没有墙,我大概不会太在意“墙外”是个什么样子。也许我从小就会熟悉那些“墙外”的风景吧,可那样的话,墙外对于我又有什么吸引力呢?一旦失去了“墙”这样一个实质的界限,墙内和墙外也就没有区分的意义了。总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爬到墙头上朝外眺望吧?对于摸不到的东西,看看也是会有快感的。

如果没有墙,我兴许从来不会想要离家出走。因为四周都是旷野,就算是出走,也少了一个方向和一个目的地,也少了一个明确的标准会,即走多远妈妈才会生气。然而谢天谢地我们有了这样一堵墙,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目的地?管他哪呢,墙外呗!方向呢?四周都是墙,出去就是方向。妈妈不会生气么?我每天坐在墙头上往外扒着看,妈妈已经很生气了。兴许咱跑了,妈妈还能觉得省心些。然而之前不辞而别的很多孩子们,我知道他们也不是没有回来过,妈妈却从来都大骂着把他们轰走,不让我们见面。

如果没有墙,我的数学、体育和侦察能力不会这样好。我也许从来不会对404、405、89、64等等这些数字产生特别的感情,不会去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当然,休想从妈妈那里得到满意的答案,她总是说“不该问的别问”。然后,我们自然的知道了8的平方、4的立方是多少,这对我们数学的进步确实是有成效的。另外,想要看外面的世界,很悲剧的,必须学会爬墙,而且千万别被妈妈发现,发现了一定要快跑。妈妈当年是用蛮力把原来的地主赶跑的,浑身上下都是劲儿。尤其是偶尔不小心撞到墙的时候,她总是瞬间就能跑到我后面把我揪走,然后关在一个“连接被重置”的房间里,很久不放出来。然而我的速度似乎怎么也赶不上妈妈,有人说妈妈装备了一种叫做“公检法”的装备,可以发动“跨省”技能,速度直接+99999。她还有一种叫做“真理部”的神器,可以召唤河蟹剿灭墙内任何的思想。这着实让很多墙内默默练级的人十分胆寒。

如果没有墙,我也许从来不会看到妈妈不让我看的某些东西。如果不用翻墙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资源,我猜测大概直到现在,很多小伙子还在每天专心研究东瀛人体力学兼爱情动作研究大湿们的作品,坚持不懈地做着被称为“打飞机”的反冲运动,终此一生。那样的话,大家都不需要在墙上装一个叫做自由门的东西,偷偷摸摸出去在精神上密会艺术家们。然而自由门的使用竟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毕竟不是正规通道,一出去就有好多发传单的,以非常不靠谱的滑轮打滑名妃网和大妓院为首。在我们甚至不知道“大妓院”存在的时候,妈妈就呵斥我们说“不要去!”,这反而让人闹不住啊,想出去看看。尽管他们发的很多东西就像脑白金广告一样,在数字届和字母届都能排在亚军,可墙外的色彩还是很销魂。逐渐我们认识到,除了某些人民艺术家以外,墙外还有好多被称之为“真相”的更令人销魂的东西。这些“真相”在墙内的世界,有着一个非常统一的代号,叫做404。

所以,我们都得感谢墙,就像感谢那些让我们打怪升级的无聊任务们。我们每天在墙上练级,或许哪天就可以1V5了,灭肉山的任务也就指日可待了。所以,加勒个油!

标签:, ,

已有2条评论 »

  1. 我勒个去,不给力啊

  2. 世界本无墙 人欲而建之 蚯蚓不要把泥土留给自己的空间作为自己的身体 要还自己本来面目,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