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Yooki小传(一)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林纯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六月30日

纪念相伴三年。

Yooki, 原系漳州校区四狗帮成员之一。因长相乖巧,擅扮可怜,后被包养,遂脱离四狗帮,开始其家养狗的生涯。

据S君回忆,初见yooki,以为是条灰色的板凳。待走近,才发现此狗眼里有罕见的流光,直抵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引人怜爱无限。S君很绅士地请了它一同去北区食堂进餐。一来二去的,S君从此发现,它经常在傍晚五点大家下课刚走到食堂那会坐在北区食堂门口翘首,眼神游离中带着期待。S君见状,英雄情结勃发,不知不觉中被傍大款了。

当是时,S君还未称其“yooki”,窃以为他是它唯一的依靠。直至一日,他匆匆赶至食堂,却见它与一个男生相玩甚欢。那个男生声声唤“yooki”,它便兴奋地呜呜直向他扑去,大演小别重逢。S君心有失落,亦有疑惑。然绅士如他,定不会默默离去,而必上前几步,地大方和那个男生攀谈起来。原来这是H君,先于S君认识该狗,尝养它于宿舍数周,后因无良楼管干涉,只得撵走它。H君为它起名“Yooki”, 日文里便是“雪”之意。S君这才知道,原来她洗干净后,是白色的。不过H君和yooki之间的默契不如S君,所以yooki在往后的日子里还是和S君发展了更为深厚的感情。毕竟衣食父母最大。

传奇,在于处处有惊奇。

一日,S君惊讶地发现,在北区食堂门口等候的yooki真的成了白色的。他很快意识到,它还有人。于是,他做了一块小牌子挂在yooki脖上,上书:“嗨,我是S,是yooki的朋友,我在北区。电话是22222。”果不其然,当晚,S君就接到一通电话。Y君,生活在南区,也是yooki的衣食父母,话其每日定点坐在南区食堂门口等开饭。S君心里恨恨暗想,这家伙天天两头吃!很自然地,他们约见了。Y君的描述,让S君大开眼界,yooki的面貌越来越立体。

Y君早在一年前就认识yooki, 并唤它作“二傻”。同时,她还位叫做“二愣”的男友,也是通体白毛。Y君平日也就是碰见它俩的时候请它们吃饭。直到有一天,她发现yooki在她宿舍楼道下产子。不过孩子是黑白花的,说明不是二愣的(后经H君证实,是他宿舍对门家的小黑狗的)。Y君自小和狗打交道,于是轻车熟路地,就把yooki一家弄回宿舍安置下来。不过此狗母爱大发不两日,就撒手不管了。Y君只好代为当妈。

再后来yooki的小孩都被Y君抱回家养了。留下yooki在这边放养着,寒暑假跟着蹭车回家。S君感慨万分,自觉生活画面还不如yooki立体,甚为可惜。不过更可惜的是,S君和Y君竟没有成就一段浪漫情缘。电视剧编剧都是骗人的吗!

这年夏天,Y君无法将yooki带回家。照顾它的重担便落到了S君身上。S虽也一筹莫展,不过他自信,船到桥头自然直。果然,上帝眷顾乐观而自信的人。计划外地,他认识了D君。D君自幼和各种动物为伴,自诩通狗性。S君便认定她是可托付之人。于是,飘洋过海地,S和yooki从漳州来到了厦门。

D 君至今记忆犹新,初见S君和yooki的那个画面:男孩牵老狗。D君上前跟yooki打招呼,然而它并不买账,低着头,眼角稍微往上瞟,眼里尽是有漠视,也有哀伤。D被这个眼神震慑到了,脸上有点尴尬。S赶紧解释说,它晕船,刚吐。

Yooki就直接住进D君家。第一周,她没正眼瞧过谁。每次都草草吃两口饭,然后找个地方睡觉。时常默默地叹气,眼里满是水水的忧郁。D君囧坏了,心想它大概是以为自己被抛弃了,很伤心吧。

一周后的一天,D君无意地撇了一只拖鞋,未想,yooki一反常态,恶狮一般扑上去,撕咬开了,嘴里呜呜地低吼。这是典型的狗乐了。真是守得云开见明月。D君不敢怠慢,趁热打铁,给yooki端上来一大碗肥肉。Yooki豪气冲天地刷刷吃完。再慢悠悠地坐到D身边,打了个饱嗝。他们对视了一下,“伙计,我们算是熟了。”

To be continued….

只有1条评论 »

  1. 啊哈,真是只有故事的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