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穿山甲.高头马.风烛残年的老蚱蚂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郭隆兴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六月30日

备注:上班的缘故,厦门岛的公车,跟我关系最密切的莫过于旅游2线,80路,531。本人最大的弱点:在车上听不了音乐看不了书,于是,胡思乱想,作此文记之。

每天早上起来,都要赶旅游二线先杀到火车站,它的伟大在于,它是唯一能穿过怪坡山的公车。于是,我管它叫穿山甲。它让海边去火车站的距离缩短到12分钟。一旦到了火车站,去哪里都有合适的选择了。可爱的穿山甲,天天穿过风景如画的怪坡山,看风景的人,心情好极了。窗外总是郁郁葱葱,仿佛到了另一个没有喧嚣的国度,昨日上班的疲惫早已烟消云散。遗憾的是,穿山甲睡得早,晚上7点就歇菜了。于是,加班的日子,还得跟531扯上点关系。

到了火车站,就要上高大的80路败走华容了。这是两层楼的车,高峰时节,楼上楼下都站满了人,开起来摇摇晃晃,于是,我管它叫高头马。两层的高头马,依然站满了人,感觉自己好像被运往尼罗河畔的奴隶。因此不断地告诫自己,保持斗志,否则,将永远蜗居。

(ps:一段很囧的小插曲,某天,一网友看到我这句签名,问我是不是去埃及旅游了……)

高头马穿过密密匝匝的林荫,偶尔被车体斩飞的树叶打进车厢,仿佛忍者的飞镖一样犀利。今天还夹着雨点,我知道,15分钟后又要踏上新的征途了。走华荣路,下车后远远望去,高头马就像竖起来的黄油面包,貌似随时都有倒下的危险。不过在林荫道里穿梭的时候,那些树密得让你感觉,即便它翻了也没有机会倒下,O(∩_∩)O哈哈~

华荣道下,就是兴隆路了,话说世间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话还真不假,上班走的路就是我名字倒过来的。

有时候下班晚了,穿山甲睡了,就得上厦20,在博物馆转531。这辆车的个性在于,引擎启动时,摇摇晃晃,仿佛车身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于是,我管它叫老蚱蚂。拐弯的时候,车身吱吱作响,屁股后面黑烟滚滚,像极了风烛残年的老蚱蚂。

郭隆兴
2010.6.26

只有1条评论 »

  1. 生活中所存在过的某些片段和细节,多年后或许将成为记忆中最浅最容易泛开的涟漪。正如有一部香港电影中,女主角对哑巴的古天乐说:几十年后,或许我不会记得今天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但我一定会记得有一个哑巴在甲板上用矿泉水给我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