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一个上班族眼中的世界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老特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七月31日

早上起床的时候,左眼皮跳了几下,我想或许今天会交好运了。来到办公室上班,打开电脑看新闻,感觉到世界正在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无论是世界杯还是独唱团,世博会还是拆迁队,唐骏还是文强,都不断的产生出话题,供人们阅读和谈论。这大概是每天坐在办公室工作的人的一种幸福吧。

嘈杂的声音响在网络里,沿着金属的电路,从一个终端,传递到另外一个终端,人类第一次这样大范围大规模的交流私人想法,交流私生活,交流自以为是。通过QQ、博客、微薄、论坛、社区等等各种架设在网络上的符号,制造着一个个所谓的自媒体,敲着键盘,向全社会广播。这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似乎所发生的形形色色,都有一套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法则。文字流动在屏幕上,却正在失去它的色彩,信息冲击着人的脑袋,却正在走向高潮后海绵体的疲软。就好像是一夜之间,嫖妓不仅合法了,而且居然不花钱了,憋得难受和闲得发慌的人们出没在IP地址里,窥探着每一丝波动。

楼市依然坚挺,人民币的购买力依然一路走软。房地产商们在严厉的调控之中噤若寒蝉,在畸形的市场经济体系中左顾右盼。群众们义愤填膺,一片打声,房地产企业的领导者也可以成为全国人民最想胖揍一顿的人。买了房子的天天关心自己的投资又翻了几倍,可以像老婆孩子亲戚同事索取羡慕的眼光。没搭上通货膨胀这一班拥挤的班车的人,还在愤愤不平的从经济体制到无商不奸,从执政无能到国务院影帝等各个方面和因素,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房地产也依然在花费着高额的那低成本,或者贡献着名目繁多的政府公关经费、赞助经费、活动协办经费,替各级人民公仆埋单。地依旧是七十年就要归还国家,房价依然是由购买力不足人群的刚性需求苦苦支撑,由大量聚拢社会财富的权贵阶层自由享用。

唐骏还在做他的打工皇帝,方舟子也仍旧当着挑起口水大战的幕前策划。唐骏就像一位被揭露了真实年龄的青春偶像派演员,语无伦次的给自己辩白,各种媒体就像道德警察,不停的将一切上纲上线,用五千多年以来的华夏文化批判着这一堆摆在那里二十多年的成年老粪,炒热一盘盘干硬了几十年的冷饭,痛心疾首的拯救着社会的良知。社会舆论风起云涌的吞噬着事情的本来面目。被津津乐道的话题从作假变成了唐骏。这样一个充满光环的人物居然拥有假文凭,令人不禁慨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捶胸顿足间问天问地,还有什么信仰我们可以拥有?一边嚼着花生咸菜,施施然的喝着小酒,超脱在尘世之外,笑对自己的平庸和失败——至少,我很真。

六月的骄阳似火,煎熬着中国学生的精神世界。星火计划的研究课题也远没有语文考试的作文题目更受到中国人的关注。上千万的考试大军不能让这些作文题目显得乏味,全社会还要参加广泛深入而卓有成效的讨论。这些作文题目仿佛一组租密码,包含着从政治体制到社会道德,从经济生活到新文化运动的各种玄机,大家应当认真解读。这一场被称作决定未来命运的考试,如此的聚焦媒体的眼光,以至于得零蛋的考卷要被公诸于众。那个红色的零蛋,象征了受压迫的学生阶级向腐朽的选拔制度写下的讨伐檄文,是民主政治的争取者,是社会公权的维护者。能得零蛋这样优秀的人才,难道清华和北大不应该破格录取么。

Google重获牌照,百度还在卖搜索排名,富士康跳个没完,世博园人潮涌动,凤姐广告代言,苍井空转型成功。新闻每天发生,视角各不相同,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第一时间犯傻,我是欧阳修,再见。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