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选择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黄丽香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七月31日

有天中午,朋友又在qq上调侃我:大导演,我在跟室友描绘你的美好未来。

我贼兮兮地告诉他,屁导演!我离开那家公司了。知道我现在做什么吗?NGO!

对方在百度完“NGO”这个词之后,愣了,然后说了一句:你总是在出乎意料。

而这个选择何尝不是也出乎了我的意料。

此前,我给自己设想了很多种职业和未来,却从来没想过要全职从事NGO。

我想把我最有激情的一段时间用来做最需要激情的事。我喜欢有意思的事、有意思的生活。所以,尽管我不喜欢广告这行业,却仍然被广告人这个自由、新奇、充满创意和挑战的圈子所深深吸引。因此,当我满身疲惫地从深圳回来的时候,我一边忙着论文,一边还计划着要去上海国际4A广告公司混一混,我甚至忙论文期间都在不停地构思着我求职信的创意。现实总是有太多不完美。但不管什么样的境遇,我都能乐观地朝前看,并且继续幻想着未来的种种美好。

如果我把我自己四处折腾一心一意想要进入奥美,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拒之门外,看做是我和奥美的孽缘的话,那我和担当者的缘分又该如何衡量?

5月12日,我在图书馆准备我的论文,很急。胡迪打电话给我,让我陪他一起去一趟担当者办公室,说张老师来了。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我论文都快急死了,哪有时间。但胡迪不死心地一直在说服我。

如果那天中午胡迪没有坚持拉上我来担当者的办公室,如果那天我没有说我还没找到工作,如果那天……可是那天都发生了,我之前所有的计划在那一天全部动摇,直到两天后终于崩塌。

而在我最后进入担当者之后,我回头看我那几天的思考,我觉得我简直像个哲人,哈哈哈。

从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开始思考,到如何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我想过我的家庭,想过我要供我弟上大学,想过我理所当然的广告人生涯,想过我的电影导演梦想,甚至还想到,如果我做公益会不会因为工资太低而嫁不出去。是的,这也是我顾虑的。我问传贵学长,学长说他的工资并不比我高多少。我当下就放心了,他这样都能找到女朋友了,那我应该也能嫁出去。

我想了那么多,多到我已经忘了我还想了什么。

关键时刻,还是电影《练习曲》里的那句话: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都不会做了。于是就因为这句话,我最后放弃了那些纷繁杂乱的思考。
想做公益吗?想!那就做吧!

我希望自己的生活是丰富多彩,充满了故事性,我也一直按这样的要求在过自己的生活。有些人不管在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的人面前,说来说去可夸耀永远只有过去曾做过的某件事。他们的描述越来越娴熟,越来越有戏剧性。旁边的人不烦,自己都不恶心吗?

我只是害怕自己会变成这样,却总是被看成是不安分。其实我不是不安分,我只是想要经历更多事,我只是讨厌一成不变,我只是不喜欢活得不精彩。5月12日鬼使神差地来到了担当者的办公室后,张老师和文宾向我描绘了一种广度和深度兼具的生活。而那种生活是我多么认可和想要追求的呀。我知道他们俩不是在吹嘘,担当者确实能做到。

张老师是一个随性的人,而且充满了童心。文宾是一个永远激情四射,单纯简单的人。

我永远记得我刚从台湾回来到担当者办公室的情景。文宾激动地一一跟我介绍担当者这半年多来所取得的成就。当时文宾的神情把我震撼到了,不管什么时候,分开多久,他在谈到公益的时候总是激动得语无伦次手舞足蹈。在他打开给我看的视频中,张老师的一句话让我一直记到了今天,他说(大意):我们总是把问题指向外界,环境怎么不好,政府什么做不好,什么时候,我们指向过我们的内心?我们都要求别人去担当,自己却都不担当。

看着照片上他们飞扬的笑脸,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妈的,自己之前过的都什么狗屁生活啊?!是的,担当者的团队和担当者的理念深深吸引了我。而且我相信,只要有兴趣了解担当者的人,都会深受感染。

我在台湾的时候经常去寺庙去精舍礼佛。很多师父、居士会对我说:你真幸运,这么小就能接触佛法。而同样的,现在我总会对自己说,我真幸运,能够这么年轻就进入了NGO领域,和一群真正有理想的人共同奋斗。

从决定加入担当者以来,我对自己的决定一天比一天更坚定。就像文宾说的,不管我们在担当者待的时间有多长,只要我们在这里一天,就要投入自己全部的生命和热情,不能辜负这么一段青葱岁月!

嗯!我就是这么想的。

写在后面:

上文是应我们担当者行动发起的一个话题“我为什么一毕业就选择了NGO,选择了担当者”而写的。

我记得刚认识陈堃的时候,在他博客“守护与颠覆”里看到一句话,具体忘了,大意是:一手拿大刀,一手浇花。我的思想深度决定了我不能像南墙里那么多人那样拿大刀去披露社会种种不合理,但是我可以浇花!浇花是最简单的,人人都能够履行的社会责任。于是我很开心,我也是一个有担当的公民。

最后我想说,选择担当者是一件快乐而幸运的事。没有牺牲,没有高尚。我不要标签,不要帽子,不要定位。

只有1条评论 »

  1. 我依然记得某次招聘会上,某总经理的开场词,你们有什么资本?年轻?激情?梦想?白纸?其实你们什么都没有,早你们一两年毕业的人,不年轻么?不激情么?没有梦想吗?就算不是白纸也没有几道划痕吧?可他们比你们多了很多东西。其实,你们比别人多的,是选择,或者说,是轻松地选择。当身上背负了一些东西的时候,选择就要痛苦一些了。
    当丽香告诉我,她选择了担当者的时候,没有一点点惊讶,那是不可能的。只是,潜意识里,却有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我跟丽香,算不上太熟悉,或者说,我总是在以一个旁观者或者一个崇拜者的心态看待这个时时刻刻充满精力的女孩子。记得,我曾在一篇专门写丽香的文字里,说,丽香就仿佛有着光合作用般神奇的力量,再多的挫折打击,都是补药。有爱有梦有激情有行动,也会被伤害,也会难过掉泪,也会迷茫,然而印象里,那红扑扑的脸蛋,即使挂满泪珠,依然闪烁着希望。

    看到丽香的空间或者校内,很多人留言,膜拜香姐,哈哈。我所说的崇拜,与玩笑无关。谁都可以有梦想,有爱,有激情,然而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却总是没有行动。
    工作了两个月了,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更多的自由反而让人不自由,因为被束缚惯了,突然间有了个大大的空间,忽然不知道该从何做起了。于是,梦想很多,行动寥寥。
    亲爱的丽香丫头,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