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碎念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闫鑫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七月31日

一 影帝与地球一小时

有个每年都会折腾一下的活动,叫“地球一小时”,想必大家没有不知道的吧。其本意是为了呼唤起人们对于节能的重视。这种活动嘛,从直接效果上来讲,可以说几乎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还有人证明了一小时的集体熄灯行为在能源消耗上甚至是弊大于利的,因此,说它是“做秀”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做秀”不见得就是没有效益的,有影响力的人和组织或许就应当去“做秀”,因为相比去做事来说,其作秀带来的示范意义可能是更为重要和有效的。如果我们把这样的活动作为一种“符号”来理解的话,借助于这个活动极高的曝光率,它能把“节能”这一观念广泛的传播出去,而一种成形的观念对于一个事物的推广,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比如,按理说汽车和家电的高端用户相比普通用户应该是不在乎多一点的油费和电费支出的,但事实上,节能与环保恰恰是高端品牌所不可或缺的一项产品要素。我想这和那些环保主义者的“做秀”是分不开的吧。

同理,某个总是自称“来晚了”的高官“做秀”也不是没有意义的。至少,他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尸位素食者们:你们到底层去听取反馈,不应当是你们的施舍,而是义务。当上访的民众举着写有“公平和正义比太阳还要有光辉”字样的牌子时,至少不会再有官员敢质疑“你在替谁说话?”一个朋友说过,要是九个常委都爱做秀也没什么不好,可悲的是绝大多数连“秀”都懒得做。

二 流血与符号

我们有一个教《经典新闻作品选读》的老师,他的课会叫学生们自己搜寻纪录片《天安门》观看,然后在课上发表看法。由于最近功夫网升级,就有不少学弟学妹找我拷片,随便聊两句,观点各不相同,但都对片中的某玲同学深恶痛绝。原因无非就是柴同学的那句希望看到流血的表白。
在政治运动中,流血是一个非常显眼的标志性符号,流血意味着被同情,被铭记。即使失败了,也积累起了不菲的资本。所以谭嗣同和某玲都想要流血,不同的是一个流的是自己的另一个怕痛想流别人的罢了。就连一直舞弄笔杆子的兆铭先生不也忍受不了别人对他不流血的指责亲自去搞暗杀了吗?

从结果上看,这些“符号”也确实成了那些事件中最为显眼的标志之一。虽说是“去留肝胆两昆仑”,但大家记住更多的是谭吧。某玲,不说了,而兆铭同学的行刺也成了他一生最荣耀的政治资本。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某玲其实是说出了那些所谓的“领袖”心里的想法,康有为心里八成也是么想的,“高X联”的“领袖们”差不多也是这样想的吧,孙大炮则是自己搞钱,让别人卖命。说与不说,区别有这么大吗?还是有些事情就是做得说不得?

相比起那些伪君子,某玲倒像个真小人。李敖不是也报料过说,某个被民进党大肆纪念的“自焚者”其实是在搜查时自己放火烧毁材料,但来不及逃走而烧死的,而他的“同志”们却一个回头救他的都没有,这些“同志”们在追悼会上是哭的最凶的。

唐骏博士不是也说“能用真诚骗了全世界就是成功!”你看,玲姐就是早生了二十年没听到唐博士的教诲才落得如此名声的。

三 官员财产申报与地产调控

中央又出台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我为什么要说“又”哪?是因为出台的关于干部财产申报的规定不会比历史上出台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更少,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八十年代,最近的06年就有,效果哪?和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效果是一样的,甚至还不如。

人家房地产调控政策出台后还会象征性的跌一下哪,用任总的话说那叫“给政府个台阶下。”而这些党员干部们却连资本家的觉悟都没有,一点娘家的面子都不给,没有丝毫党性可言。

再看看这惩罚措施:“给予批评教育、限期改正、责令作出检查、诫勉谈话、通报批评或者调整工作岗位、免职等处理”。最严重的也就是个免职,其实我党的这个“免职”处分搞的那是相当有水平的,听起来挺吓人的,但毛用都没有。只是免去现任职务而已,甚至连原有级别都不会降的,换个职位就又上岗了。在公务员的六类处分:“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开除”中连个正式名分都没有。这比起一公布就锒铛入狱来说,该怎么做还用脑子想吗?

而这个报告是向谁报告?是公示还是内部?《规定》中也未说明,按我党的传统,没说明的肯定就是内部申报了呗。而这充其量只是增大纪检部门现在已经很大的寻租空间而已,还是那句话:“唐僧给孙猴子带紧箍咒不是为了保护妖精,是为了便于管理。”

只有1条评论 »

  1. 某玲的事有些观点不同,我想或许一个美国记者的一句评论最能解释问题,一个这么年轻的学生如何肩负中国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