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没有什么人是打不得的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闫鑫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八月29日

郭德纲的弟子李鹤彪打了人,郭德纲态度很强硬,放话出来说“有些记者不如妓女!”,还发表了一篇博文“有药也不给你吃”。相比其它艺人面对同类事情时息事宁人的态度,老郭显得颇有血性,也让我想起了另一个为女儿而打记者的李姓明星。

微博上的传媒人大多都是顶记者的,比如石述思“ 其实老郭也在卖,只是部位是嘴——都是出来卖的,谁也别瞧不起谁”,这就先是承认了自己的行当卖的本性,大有乌鸦别笑猪黑的意思。但仔细一想,这卖与卖之间还是有不同的,人家妓女卖是收钱让客户得到满足,记者卖却是收钱欺骗煽动自己的受众。 可见,同样是卖,妓女明显更有职业道德。老郭拿那些无良媒体与性工作者做比较,我倒觉得感到不忿的应该是后者。

连岳:“同样是危机公关,喜剧导演,相声艺人,一点小事,要么言语凶狠,要么动手打人,都喜欢把自己陷进去,自己的专长也要用到生活中啊。”连岳先生的意思大概是不管怎么说,打人是不对的。这种捣浆糊的说法其实是很眼熟的,比如不管怎么说,逃课是不对的,不管怎么说骂人是不对的,却全然不去考虑对象。我没记错的话连先生对杨大侠是抱有很深的同情的,但那时候怎么就没想过“不管怎么说,杀人是不对的——还连杀数人.” 可见真正对立场起作用的不是做了什么事,而是对什么人。至于事情小不小的提法,苍蝇也是小东西,照样能让人烦到抓狂。

现在的媒体从业人员在对受众眼球的把握上是挖空了心思。有人该说是竞争压力大,只能不断博出位。但话说回来,压力大是你自己的事情,人家奶粉业竞争压力还更大哪,投毒就该投的心安理得吗?

比如这条新闻陕西省政府发密函给最高人民法院:维持原判,后果很严重,相信是个正常人在看了标题后都会产生这陕西省政府真TMD牛B的想法。但读了具体内容后才发现,所谓的“后果很严重”指的是判决可能造成的社会后果,而非从标题中读出的那层“黎叔很生气”的威胁含义。在诉讼中,这样的抗辩理由实在是稀松平常,经常是企业赔几毛钱就哭着要破产,随便判个几年刑就是又“学习成绩优异,还是优秀运动员”之类的,但具体适用不适用是要由法院裁决的。其实这样的在抗辩理由上的挖空心思恰恰证明了审判方所处的强势地位。

我想这个记者在语法修养上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从报道内容上完全可以看出来),也因此,你要说他在拟标题的时候没有其它的想法,至少我是很难接受的。

这种选择性的报道,引导不单在各种日报、各种喉舌中能看到,在那些被认为“专业”“客观”的媒体中也不少见,这是可能方向不一样而已。譬如,最近,南都周刊的官方微博:“根据统计,40%的太空垃圾是中国制造的。美国的太空垃圾占27.5%,俄罗斯占25.5%,其他国家占7%——俄航天署官方网站周五发表的一篇文章说。”但后来经过考证,援引的同一篇文章一共列出了两个国家的统计,其中,根据美国宇航局负责监测太空碎片部门的数据,近地空间太空垃圾最多的属于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5833颗),美国排在第二,总共制造了4824个垃圾,而中国制造的太空垃圾超过3388个,排在第三位。出现在一起的有两个数据,引用了一个而对另外一个完全没有提及,作为《南都》这样的一家媒体,应该不至于这么不专业吧。

这又再次的印证了那句话——判断一个人的立场或是倾向,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而是没说什么。

回到郭德纲的事情上,大部分的媒体在处理这个新闻的时候,都把关注点放在了“打”上面,对于“打”的原因、程度提及很少,但“打”这个事情,是否恶劣,最重要的恰恰是在程度上而不是在这个动作上,正常生活中话不投机动动手脚是很正常的,人在心情特别不好或者心情特别好的时候都容易产生练手的想法,有些人天生就有一副惹人厌的秉性,有些人天生就容易冲动,我们讲起前者的时候都会冠之于“该打”,谈起后者的时候总是说“血气方刚”。这样并不是鼓吹暴力,当有些人就是抱着恶心你的态度来挑衅的时候,言语能解决问题吗?在媒体的报道中也更是突出郭“打了人又骂人上面”,其实骂这个词也很有讲究,平时的讽刺、揶揄、挖苦,讲别人的时候喜欢称之为“经典语录”总是为自己的一两个出彩的谐音,比喻欣赏不已,轮到自己招呼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就又不能忍受了。于是难免就搞出道德攻击了,比如这篇郭德纲流氓成性,身边10个女人全曝光,相信编辑和作者也不一定觉得“流氓”是在骂人,要不他们那妻妾成群的台领导该如何称呼?其实人家郭德纲在骂的时候也是有限定词“无良”的,不想引得整个媒体界群情激愤,连央视都能从对加内特的报道中扯到郭德纲并用了“糟粕、江湖气、私愤”的排比句,可见它们在对自己到底有没有“良”这一点上还是很清晰的嘛。

有时候也觉得挺有意思,记者被称为“无冕之王”,他们好像也一直以此为豪。但当他们肆意用起“王”的权利时,新闻报道的“客观”与“公正”又何存?

已有10条评论 »

  1. 没看懂您想说什么

    或者您没弄懂自己想说什么?

    或者您以为这种不懂想说什么就是您赖以生存的什么?

    或者这些什么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

    闫鑫 回复:

    @就你懂, 文章的意思说的是在处理新闻时先入为主的报道倾向对客观性的影响。

  2. 其实就是小区内部邻里之间的矛盾。那个小区连郭德纲一共有四户侵占了中央水景区近八分之一的绿地,郭的邻居还将小区通往中央水景区的小路给堵上了。对这样的行为物业不管,也管不了。业主委员会没有办法,只好向媒体爆料,并通过行政手段进行干预,网上有这段视频,但是没有打人的视频火,博主您可能没有看到。
    我看到业主的视频后,再看郭的言论,觉得郭根本就没有把侵占公共绿地这件事情当回事儿,他不但不承认自己侵占公共绿地,反而把责任推到开发商一边,还要为打人的弟子叫好,我不知道那些业主会怎么想。至少我是认为郭在这件事情上太蛮横不讲理了。
    至于媒体,起哄架秧子的居多,可是也有不少媒体人确实站在一个相对客观的角度来评论这件事,并没有肆意用起“王”的权力。

    不过最让我觉得气愤的还是大兴开发区政府的态度:打人事件前,业主向有关部门提交申请后得到的答复是一到两个月内给予回复判定这四户是否侵占了 公共绿地;打人事件后,该部门8月9日就下达了整改的通知,并于12日派警察监督执行整改过程。这充分说明,要想打赢官司,要么你有后台,要么就是哪个领导跟你的被告有仇,否则就是扯皮。

    闫鑫 回复:

    @一一, 讨论郭究竟有没有侵占绿地这是邻里间的纠纷,是私法调整的范围。 媒体通对事实进行选择性报道来达到某种效果是另外一个问题,而这也是我主要想说明的问题。

  3. 讨论舆论监督主体如何自律,并且维护新闻报道的客观与公正性时,其实可以滤过“无冕之王”的讨论,这个在中国目前看来,是无意义的讨论。

    记者没有“王”的权利,也没有被称之为“王”的传统,至少在内度法律保护的意义上,也没有他们的地位。

    关于记者的祛魅与赋魅,作者讨论的主题应该是这个吧,我觉得。

    闫鑫 回复:

    @icarian, 记者作为一个个体是不具备这种权力的,但作为媒介这样一个整体,其权力却很不一般,对事实进行选择性报道,引导舆论达到媒介审判的效果不是不可能,也不是没发生过,譬如李庄案中,中青报扮演的不光彩角色。

  4. 颇有点一棍子打死、一屁股坐歪的味道;又有点文革体的感觉,无限地上纲上线。若有兴趣愿与你交流下媒体这一行业。

    闫鑫 回复:

    @范否, 文中是有诛心之论,但,算不算是合理猜测的范围?毕竟不规范和不专业的地方是显而易见的。其实说的还是在处理新闻时倾向性过于明显导致的专业性和客观性不足。 有空确实可以一起交流下对传媒的看法。 哪里有问题还请具体指出来,“文革体”和“无限”这种想象空间比较大的词汇,朋友间的讨论还是少用为好。

  5. 中国媒体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步入了价值观溃烂。无冕之王,在该用“王权”的时候被“有关部门”控制得说不出话,也就只能以炒作些屁大点儿的小事为乐,惟恐天下不乱。无论是谁造成的,反正记者如今已经成了最缺德的职业之一了。

    闫鑫 回复:

    @T`Y, 媒体在社会冲突中总是难以避免称为“打手”的角色,不同的是西方媒体更多的是充当资本的“打手”,中国的媒体还经常要接受主管部门“打或者不打”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