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走,咱们消费环保去!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饮墨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八月29日

“环保”,近年来“公共领域”最热门的议题之一,因为它是一种“生活方式”,似乎体现了一个人的“道德觉悟”,矛盾的并生“热爱自然”、“拯救地球”的理念,成了一种最方便的吸引消费的噱头,成为消费社会的牺牲品,产生了更大的资源浪费,也将公众视野中这个话题的深度推向一个最最肤浅的层次。

前两天在尤伦斯艺术中心认识一个92年的小正太(欧!人们都知道伊牟热爱小正太!),他很认真的跟我聊欧盟国家的碳交易问题,然后开始责备PRC的政府部门都不动脑子,国内的环境都这么岌岌可危了,为什么还在使用愚蠢的方法保护环境。顿时,我对这小正太产生无限崇拜:一个90后的小孩知道批判政府,这个太不容易;另外,他竟然能知道国内有在保护环境,方法愚不愚蠢先放一边,但我完全不知道国内有在保护环境……

出于不能放走小正太的本能,我开始就我知道的一点皮毛,和小正太探讨接下来的问题:比如,国内也有个排放权交易所,在天津,成立的时候闹的老大,国际啥啥组织啥啥机构,只要前面带WORLD和INTERNATINOAL的又和ENVIRONMENT相关的,都被请去了,初期还是做了几笔交易,但是这出“示范”大戏唱完,它就似乎只剩了个不再更新的网站,据说这个组织已经被“全球变暖”热死了。

小正太听的甚是担心,但是年轻人总是喜欢闪烁着大眼睛往积极健康的方向看,接着又跟我说,好像听说国内现在也有银行在做绿色信贷,这个点好哇,接着说绿色信贷怎样怎样。然后又说NGO们做的也不错啊……

然后按照惯例,这是我脑子该飘走的HIGH TIME了。

国内的商界的确工程浩大的把“环保”“低碳”“绿色”等等词汇普及进了千家万户,这个是贡献,至少大家都知道了有这么回事。但是商业大佬们做一点企业社会责任的事情完全不能弥补他们带来的资源损失,比如想做全球最大的环保地产商的万科,他们小面积实验的绿色住房给社会节约的资源,相比他们每年在全国开发各种地产耗费的资源完全是九万牛一毛。不过王石还是挺值得敬佩的,至少他有这个意识,另外这人喜欢攀岩徒步,我对这类活动参与者普遍超级有好感。

然后小正太还提到了NGO。说到环保组织,大多数人第一反应是绿色和平,这个国际环保组织巨头在中国做的事情主要是“倡议”,是“环保运动”的一小部分,但是“倡议”是孕育社会意识的重要部分,在有了环境意识的氛围里,环境运动才能渐渐展开。现在比较通行的对环境运动的分类好像包括五个方面:拯救地球,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就是绿色和平,强调的是人类生活的可持续性;第二类是保护大自然,像WWF,强调的是拥抱自然和人是自然的一部分;第三类是保卫自己的空间,国内的环境NGO和一些紧急状况下的环境运动都属于此类,比如厦门绿十字,武汉绿色江城,当年反PX的散步也属于此类紧急活动之一;然后还有两类是离国内的环境比较遥远的,一类是深度生态主义,另一类是绿色政治,前者反对的是工业主义和技术统治论,后者反对的是当地政府,这一类我个人有点不能理解。

回到国内只有“倡议”的问题上,“倡议”之后,就没有以上种种运动的展开,更没有对祸源的监督,有些企业想参与环保,却缺乏绿化动力…… 绿色和平的海外经验告诉我们,“倡议”其实也可以做的很精彩,它们在国际上的作为有时候让政府和公司胆寒,但多数都收到不同程度的效果,例如这次BP出问题之后他们做的一系列跟踪呼吁;但是在国内,按照VSO的说法:“宪法太伟大,要政府把所有责任都承担了,任何一个按照国际惯例应该由NGO做的议题,都在法理上是政府职责,导致我们习惯了在“公民社会”里活动的组织没有了活动空间。”

但是,我要说的是,天哪我到底要说什么!

恩,想到了,我要说的是,NGO做的事情有很多远远比倡导一下环保来的有当下的意义,比如说扶贫,在这个大问题下面牵扯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贫困地区的教育,比如生态脆弱地区的持续发展,比如落后地区的反家暴工作和留守妇女儿童生计和自我进步……

但是对于刚刚登上自己人生舞台的年轻人来说,去做这些事情,要付出的远远比得到的多多了,不仅仅是肉身的辛苦,还有来自环境和周遭的压力。我认识一个特别有公益理想的哥们,在毕业的时候纠结的选择了去似乎还没从全球500强榜上落下去但是在中国发展策略有点失败的百安居,因为这份工作在上海,起始月薪8000,能给老来得子的父母一些安慰和体恤,稳定工作也能吸引漂亮姑娘…… 我挺支持他,因为如果他按照个人理想选择去Oxfam甘肃,在各种人口少于20人的村子里做项目,月薪2000,完全帮不上渐渐年迈的父母,更不可能找到漂亮姑娘。

这个似乎有点极端的例子是为了说明越来越多有公益之心的人选择“环保”的原因,毕竟这群人还是真的想为社会做事的。

但是公众视野里见到最多的“环保”提议,不是这些做事情的人提出来的,是被作为消费的媒体和消费品生产者提出来的。在他们倡导的理念里,“环保”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文化标签,是告诉别人你在内修外养上高人一等的符号指标。他们借此生产出来全套“绿色”商品,供消费者选择。看似这也是一件好事,但是消费和环保原本就是反向存在的东西:环保强调的是节能减耗、拥抱本真,消费倡导的是物的礼拜、形式浪费。例子不胜枚举,总之当我翻开时尚杂志欣赏美图大片的时候,“环保设计”“低碳生活”这些个词特别眼熟。

前两个月中国移动弄了个特能掰的平面广告在地铁上:一群骚锐的潮男潮女摆出各种pose以显得很酷,然后冷不丁,下面一行大字——携手中国移动争做潮流环保先锋(之类的);然后一行小字——发送XXX到XXXXX获取活动详情。我好奇的要命,中国移动要咋做这活动?后来听一个小哥说,详情有好多细则,其中一个似乎是每个月第五条彩信起,那个诺大的公司将捐赠通信费的十分之一(似乎是五分钱?)到一个什么绿色基金。“我勒个去”这句文明用语瞬间在脑海闪现,像我这种一年难用一次彩信功能的落后公民,已经失去为社会做贡献的资格了。

呃,我似乎忘记了前面那个小正太。Anyway,他最后赞同我的观点,还帮我举了个例证:上次他去三里屯参加一个中文名叫“牛奶”的香港潮流杂志弄的环保趴,真相是一群潮流圈里养眼的正太大叔萝莉御姐云集在那个布满闪光灯的场合(我眼神中已经心心闪烁),然后在一个写着“要环保(之类的)”大布上签名…… 接下来要引用小正太原话了:“主持人可能是为了活跃现场气氛,就拉住各个签完名的帅哥美女问‘你平时是怎么来做环保的呢?’,然后有个桃花眼大美女说‘你看我背的这个包,上面写着环保爱地球’;然后然后,更霹雳的是,大家都觉得最帅最帅的一个帅哥,被问到这个问题,低头指着自己的裤子说‘这条破洞的牛仔裤,破了我还穿,证明我很环保’,嗯,但是那条裤子后来被揭穿是售价2400的设计师限量磨破版。”

PS:最后,我郑重的向舟曲问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