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
payday loan

劫持事件——故事

本文作者: • 归属栏目: 马军专栏 • 发表时间:2010年九月27日

一 劫持行动

抢匪劫持了一家金店,打死了一个按铃的售货员。警察收到了报案,同时接到报案的,还有媒体。

张龙是重案组二级警官,这个案子由他负责。得知报案之后,他和他的兄弟,马达、飞虎和李驰第一时间赶到了事发地点。出发之前,张龙的上司胡伟告诉他,注意安全,注意媒体。

刘菲是电视台《每日新闻》的记者,知道这件事儿之后也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作为突发新闻记者,刘菲信奉“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就是离得不够近”的战地记者原则。

“大家好,我们现在是在中山路向大家直播突发新闻,今天早些时候一家金行遇到突发抢劫,劫匪已被警方包围,目前情况就是这样,镜头还给棚内主播。”面对镜头,刘菲专业的说道。

而另一边,张龙带的队伍正在逐步包围了劫匪。
“头儿,就他妈一个人。”马达说。
“瞅准了,一个人敢抢劫?”张龙回道。
“就一个人,上吧,头儿。”马达有些不耐烦了。
“睁眼看看,他劫着人质呢!”张龙喝道,“听命令!”
劫匪似乎也被吓傻了,用枪指着一个人质,不知道如何是好。

“马达,飞虎,你们俩在这吸引他出来。李驰,跟我去后面,悄悄的摸过去。”
“是!”

“有没有最新情况?”棚内导播问刘菲。
“还没有,我们离现场有点儿距离,警方不让我们过去。”
“尽量靠近点,有最新情况马上开机连线。”导播的声音有点儿气势。
“是!”刘菲答道。
“摸过去!”刘菲和摄像小赵说。
“他们有枪啊!”小赵看来有些胆怯。
“如果你拍的不够好,那就是拍的不够近,孬种,走!”说罢,刘菲带着小赵溜了过去。

“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出来投降!”飞虎冲着劫匪大声训斥!
“要不就打死你!”马达喊道。
“你们敢过来,我就一枪打死他,你信不信!”劫匪穷凶极恶的说。
这时,张龙和李驰已经摸到了劫匪的后面,劫匪没有发现他俩,他俩也没有发现刘菲和小赵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后边。

“赶紧放下武器,出来投降!”马达不耐烦了。

“大家好,我们已经有了最新消息,劫犯劫持了一名人质,正在和警方谈判。”刘菲让小赵架好机器,对镜头说道。

劫匪好像听见了后面的动静,小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张龙和李驰急忙撤身躲在了一辆汽车之后,没被劫匪发现,而劫匪发现了刘菲。

“他妈的,差点儿就被发现了。”张龙一边想,一边内心咒骂着这个女记者。
“你他妈闭嘴!我他妈毙了你信不信?”劫匪开始分心,并且向刘菲的方向慢慢移动。

“你跑不掉的,赶紧投降吧。”飞虎喊道。
“快给我一辆车,让我离开!不然我就杀了他!”劫匪把枪顶在人质头上,准备退到车的位置,伺机上车离开。

“劫匪已经准备上车,可能会逃跑,警方碍于人质,还未开枪射击。”刘菲躲在墙后边,小声的向棚内汇报,而小赵,已经抖得像个筛子了。

劫匪打开车门,准备上车,注意到车后面的张龙和李驰。刚要抬手瞄准张龙。
“铃………………”小赵的手机响了。

劫匪分了心,回头向发出响声的地方看了看,就是这一回头的时间,张龙飞起一脚踢飞了劫匪手上的手枪,李驰也起身,和张龙一起将歹徒制服。

“以后有任务把手机关了,专业一点。”刘菲瞪了一眼惊魂未定的小赵。

二 颁奖典礼

“我们决定,将张龙晋升为一级警官!”胡伟在颁奖典礼上说道。全场爆发热烈的掌声。
“恭喜你啊,头儿!”李驰和飞虎向张龙表示感谢。马达闷闷不乐。
“马达,怎么了啊?”张龙问道。
“你明明可以击毙他的啊,干嘛那么费事啊,你知道么,他手里有枪,他要是打死人质怎么办?要是打到你怎么办?要是打到我怎么办?”马达大叫。
“马达,一会儿我还要演讲,这事儿我们回头再说行不行,你别闹行不行?”张龙说道。

马达甩手扬长而去,张龙让李驰去追马达,自己整了整思绪,上台进行演讲。
“为民除害,是我们警察的责任;保障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警察的使命。我们做警察,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不被侵犯。”

“张警官,当初你为什么没有下令开枪击毙劫犯呢?”一名记者问道。
“当时劫犯手持着手枪劫持人质,开枪可能会对人质不利”说到这儿,张龙看了一眼胡伟,继续说“当时有媒体在场,我怕开枪之后会有血腥场面,影响社会观感。更何况,我们警察都是身经百战,制服劫匪,也不一定要用到枪啊。”

胡伟向张龙竖起了大拇指,张龙微笑回应。
“狗屁! ”在颁奖典礼外的马达,随手将花瓶砸向了电视。

“恭喜你啊,张警官。”典礼后,刘菲过来祝贺。
“头儿,这就是那天那个记者。”飞虎和张龙说道。
“我跟你说,以后这种事儿你们媒体躲远一点儿。”张龙收起笑脸,不高兴的说。
“媒体有责任向公众报道突发事件,我不知道你说的‘躲远一点儿’是什么意思。”刘菲摆出了一副要辩论的架势。
“我说躲远一点儿就是躲远一点儿,我不管你们的责任是什么,你们穿过了警戒线!”张龙说道。
“你可别忘了,事实上是我们救了你,要不是我同事手机那时候响了,你早就被毙了。要不是我们的报道,你能升官?”刘菲说道。
“要不是你,老子早把那个狗日的劫匪毙了,还他妈救了我,你们差点儿害了我们。”张龙说完,扬长而去。

三 会议争论

“张龙,这次典礼你表现的很好,看看这份报纸‘闹市区惊现危险一幕,警察一枪不发制服劫匪’,这个题目很好嘛。”胡伟笑着和张龙说。
“头儿,不是这样的,当时是……”
“我听说,典礼之后你对刘记者无礼了?”胡伟打断他。
“她差点儿……”
“差点儿什么,我跟你说,你必须控制自己的脾气,我们做警察的,尤其是想升职,你必须得跟媒体搞好关系。”胡伟说道。
“搞好关系?就是因为她,我被劫匪用枪指着头啊,就是因为她我差点儿被打死啊,头儿,你知道么?我已经三天没有睡好觉了,头儿,我被用枪指着头啊。”
“我们当警察的,不就是拿命拼么?没有她,能有你今天的地位么?”胡伟呵斥道。
“你他妈的说的是什么屁话啊,张头儿差点儿被打死,你就说这么冷血的话?”马达不知什么时候冲进办公室,大叫道。
“谁让你进来的,你他妈出去!”胡伟有点儿受到了惊吓。
“出去一下。”张龙对马达说。
“头儿!”
“出去!!”张龙对马达大喊道。
马达摔门而出,张龙有些尴尬。
“你先休假一个礼拜,我安排了刘恒警官给你做心理治疗。”胡伟对张龙说道。
“我没病,我不去!”张龙对心理医生很是排斥。
“我只是让你去和他聊聊,又不是真的治病。”胡伟笑着说。
“我没有精神病,我不去。”张龙再次否定。
“我已经说好了,你不去也得去,你要是不去,你就别干了。”胡伟收起笑脸,怒道。
张龙准备离开。“回来,休假先把枪交出来。”胡伟说道。

四 心理治疗

“你好,欢迎啊张警官。”刘恒笑着把张龙请进了心理治疗室。
“你好,我这还是第一次进这个地方啊,你这儿没有迷魂药吧。”张龙冷冷的说。
“你说什么?迷魂药?”刘恒说。
“你们不是会催眠什么的么,我跟你说,我不信那个邪,你最好别给我用迷魂药什么的。”张龙边坐边说。
“张警官,听说你最近睡不好啊,请问你最近都在做什么梦么?”刘恒见张龙冷冷的说话,直奔了主题。
“我睡得很好,用不着你管,我跟你说,我今天来是来例行公事的,马上就走,收起你那一套。”张龙说。
“好吧,那您可以走了。”刘恒说,“到时候我会向胡伟警官报告,说你不配合治疗的。我也是例行公事,张警官。”
“我制服了一个劫匪,又升职了,睡不着。”张龙没好气的说道。
“你为什么骗我?”刘恒问道。
“我他妈骗你干什么啊,我告诉你,我还有很多的事儿呢,没工夫跟你废话!”张龙说道,“别用质问的语气跟我说话,我不是三岁小孩儿。”
“我告诉你,张警官,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收拾个劫匪就能让你兴奋的睡不着觉的话,那么你这二十年做了多少案子收拾了多少坏蛋,你早就困死了,还能活到今天?”刘恒声音越说越大,“你也别用斥责的语气和我说话,我也不是三岁小孩儿,下面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睡不着觉。”
“我他妈告诉你了,我兴奋,你没听见么?”张龙生气了。
“张警官,恐惧并不丢人。”刘恒说道。
“你说什么?”张龙问道。
“张警官,我说恐惧并不丢人。相信我,告诉我你为什么睡不着觉。你到底做了哪些梦?”刘恒说。
“我梦见那个人拿枪指着我的头,我梦见那个王八蛋拿枪指着我的头,我可以用枪打死他的,但是我不行,就摄像机,有记者在。”张龙竟然有些要哭的感觉。
“好了,张警官,你可以走了,你可以睡着了。”刘恒说。
“什么,这就可以走了?”张龙问。
“是的,您可以走了,张警官,你破了案,升了职,风光了一把。你不敢把自己心理的恐惧说出来,才导致每天晚上做梦的。”刘恒说,“张警官,恐惧时每个人都有的,别藏着,不丢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恐惧的呢?”张龙问道。
“刘菲是我姐姐。”刘恒说道。
“你说什么?”张龙问?
“刘菲,那个女记者,是我姐姐。”刘恒说道。

五 逼白为黑

“我给张龙放了一个星期的假,你们同组的三个人,也放个假吧。”胡伟对着马达、飞虎和李驰说。
“胡头儿,为什么要给张头放假?为什么我们要放假?”李驰问。
“你们破案有功,上头嘉奖你们一周的假期,有没有意见。”胡伟严肃的问。
“没有,长官。”飞虎,李驰答道。
“有!”马达说,“胡头儿,为什么当时张头不开枪?是不是你跟他说的?”
“你说什么?”胡伟问。
“是不是你命令过不许开枪的?”马达大喊。
“注意你的身份和官阶。马达,你没资格这么跟我说话。”胡伟斥责道。
“去你妈的官阶,那个劫匪拿着枪,差点儿就打死张头了,他居然不开枪,你告诉我不是你命令,怎么可能他不开枪!”
“我跟你说不着这个,飞虎李驰,拉他出去。”胡伟说道。
“走吧,别闹了”飞虎李驰劝道。

“不问清楚,我就不走,我知道你胡伟,你就是为了升官出名连我们的死活你都不管,当时那个劫匪指着张头儿的头啊,你居然练枪都不让开,你还是不是个警察啊,你是不是想把我们都害死啊,你是不是和那个劫匪有勾结啊!”马达胡乱大叫。
“马达,我最后警告你,不要跟我大喊大叫,马上从这间办公室滚出去。”胡伟有些搂不住火儿。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让张头儿开枪!!!!”马达歇斯底里。
“你被解职了,把枪交出来,滚蛋!”胡伟伸手,要接他的枪。
“什么?”马达有些冷静了。
“把枪交出来,你被解职了。”胡伟重复道。
“交就交出来,你等着。”马达把枪扔到了桌子上,扭头走了。

六 决心一干

马达回到家,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自己灌了自己半瓶,目光扫到了墙上自己父亲的照片。想起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警察,因为执行任务时碍于人群不敢开枪才导致自己被劫匪杀死的,又想起自己被解职,再也无法当成警察,便从柜子里找出了自己收藏的手枪,上了街。

马达走到了一辆大巴车边上,以送外卖的名义让司机开了门,马达上了车,拿出了手枪,指着全车人说:“老实点儿,别动。”
然后马达打电话给胡伟“给老子复职,要不等着收尸吧。”

七 最终回合

“张头儿,马达劫持了一辆车。”飞虎给张龙打电话。
“什么?你再说一遍??”张龙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儿。
“张头儿,马达被解职了,然后他想不清楚,把一辆车给劫了,就在中山路,你来看看吧。”飞虎说。
“好,你等着。”张龙马上跑到车库,开车出门。

“马达,你疯了,赶紧出来,放下枪。”到了现场,张龙向马达大喊。
“你别问我,你让胡伟给我复职,我就出去。”马达在车内大喊。“要不我就杀了他们!”

“马达,你别冲动,一切好说。”张龙喊道。“我这就和胡头儿说。”
“把电视打开,”马达对司机说。
“中山路发生劫持大巴案,本台正在向您现场直播。”
“别杀我们,车上有孩子呢。”车内一名妇女说道。
“谁说话?”马达说。“孩子下车,我不杀小孩。”三个孩子下了车。

马达给胡伟打了电话:“头儿,跟他说复职的事儿吧。”
“绝不妥协,告诉他,没门儿。”胡伟斩钉截铁。
“马达,胡头儿答应了你的条件,你先出来吧。放下枪,一切都好谈。”张龙骗马达。
“张头儿,你别骗我了,胡伟说决不妥协,没门儿?”马达大喊。
“他怎么知道的,”张龙小声嘀咕。
“车上有车载电视。”逃出来的小孩子说道。
“他妈的,又是媒体。”张龙骂道,拨通了刘恒的电话:“把你姐姐的号码告诉我。”

一会儿短信发了过来,张龙打电话给刘菲。
“铃……”
“谁的手机响了,怎这么不专业啊!”直播中的刘菲大怒。
“菲姐,你的电话。”小赵说道。
“你谁啊?”刘菲没好气的说道。
“我他妈的跟你说,马上把你的电视台给老子撤掉,要不然搞砸了行动,老子跟你没完。”张龙大骂。
“你是谁啊,张嘴就骂人,你跟谁没完呐!”刘菲生气。
“老子是张龙,现在让你把你的电视转播撤掉!”张龙说道。
“我不认为警察有撤电视台的责任”刘菲说道,“我有报道的自由,我要保障民众知道真相的权利。”
“去你妈的权利!”张龙大怒。
“去你妈的。”刘菲关了手机。“把手机都关了!”刘菲对转播的人员大叫。

“怎么回事儿啊,张警官。”刘恒接到了张龙的电话,知道出了事儿,便赶来了。

“马达疯了,劫持了人质在车里,有枪。”张龙说。
“让我去吧,我去劝他”刘恒说:“我也是警察,而且懂心理,不是么?”刘恒说。
“好吧,你去吧,注意,他有枪。”张龙交代。

“马达,很晚了,车上人饿了,我派个人去送吃的,行不行?”张龙说道。
“少来,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带枪!”马达说道。
“马达!”张龙喊道。“相信我!你是我兄弟!”
“好的,只能来一个,别耍我!”马达喊道。
“注意安全!看到车内情况跟我们汇报。”胡伟对刘恒说。

刘恒带着食物走进了车,开始观察车内的情况,天开始黑了。
“车右边有灯,左边没有灯光,从左侧过来比较安全”“车内有13个人,7男6女,都活着”…… 一条条短信发出来。

“据车内人员消息,车内有13个人,7男6女”车内的电视开始播报新闻。
“你是警察!”马达拿出了枪对着刘恒。“过来!”
马达拿枪指着刘恒,带着他走到车门处,“龙哥,你他妈骗我,这小子是个警察,你他妈都骗我!!”
“他妈的,都是他妈电视台的事儿。”张龙骂道。“快去派人给我把电视台撤走。”

一些警察前去驱赶电视台,被记者以媒体自由为名斥回。

“你别伤害他,他是送盒饭的,我这就过去交换他,行不?”张龙喊道,“马达,我知道你的为人,你相信哥最后一回!”
“好的,你过来,要是有别的警察过来,我就打死他。”

张龙慢慢的走过去,马达稍稍放开了刘恒。这是嘣一声,狙击手射击,没打中马达。马达一愣,就是这一愣,刘恒冲过去抢马达的枪,被马达一枪打死。张龙想过去夺马达的枪,马达被狙击手二次射击击中。

刘菲的镜头捕捉到了一切,她跑到现场,趴在弟弟的尸体前大哭,后被拉开。这时她打开了手机,手机出现一条短信“姐姐,撤了电视直播,车内有电视,我能说服他。”

标签:, , ,

Comments are closed.